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张口,咬下,吃掉,反覆如此。不知道多久,她的嘴里不再是食物,而是他的唇。

  比起刚才如暴风雨的吻,此刻一股甜蜜的春风将他们包围,她靠在他的怀里,轻颤着羽睫,在他的唇下抖着双唇,他舔舐、轻咬、勾缠。

  她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的怀里,忘乎所以地迷失在他制造出来的粉色浪漫之中,直到胸口一阵阵地疼,她才睁开眼睛,失神地望着他柔柔地离开她。

  夏瑜张着小嘴,像小鱼似的呼吸着,眼眶微热,别扭地转过了头,真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放荡的时候,跟他在别人家的花园里互相喂食,甚至喂出了激情的火花。

  她心里欲哭无泪,面上平静如湖,“我要回去了。”

  “确定吗?!”程毅良伸手抚着她的嘴唇。

  他的暗示让她红了脸,她推开他的手,迳自往化妆室走,先用冷水浇熄脸上的温度,其他的她不想了,她的脑袋晕乎乎的。

  回去的路上,夏母没有发觉夏瑜的异常,叹息着说:“哎,我跟你程阿姨还是好朋友,就是因为彼此的老公是对手,平时都要避着,只能宴会的时候说说话、聊聊天。”

  “嗯。”夏瑜没想到夏母跟程毅良的妈妈是好朋友,这个事情太打击人了。

  “她的儿子也长得好看。”夏母欣赏地说:“我听你爸说过,他年纪轻轻就做了不少大企划,以后肯定前程似锦。”

  “妈。”夏瑜不想再听有关程毅良的事情,悠悠地开口,“我今天晚上想回公寓睡。”

  “怎么了?”夏母惊讶地看她。

  “我有点怕奶奶。”夏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找了一个孩子气的借口。

  夏母倒没有怀疑,笑着说:“你奶奶听到要骂死你了。”

  “呵呵。”她傻笑几声。

  最后,司机将车开到夏瑜的公寓楼下,她拿着手抓包包上了楼,她打开门,发现里面一片光亮,程毅良早已回来了。

  他身上穿着淡蓝色睡衣,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拿着书在看,她眯着眼睛扫了一眼,似乎是什么经济的书,没什么兴趣地转过了头。

  她回来,他一句话也没说,她有一种错觉,好像这里不是她的家,而是他的家,他的一举一动似乎跟她的公寓融合了,自在得宛若在他自己的家里一样。

  她很不爽,可她不多话,直接穿上拖鞋走回自己的卧室,门一打开,她顿时尖叫:“程毅良,你睡我的床!”

  她的公寓虽然小些,但有一个客房,她以为他会很自觉地去睡那个客房,结果他鸠占鹊巢,占领她的地盘,这个发现让她的分贝节节攀升。

  程毅良不说话,好像她是一个透明人,她恼怒地冲到他的面前,抽走他的书扔到了一边,“我在问你话,为什么你睡我的床?”

  他似是不耐地揉了揉他的额际,一言不发直接回了卧室,门没有关,所以她能清楚地看到他脱了拖鞋,躺在床上。噢,该死的!他躺在左边,她习惯睡左边。

  她脚下像是有风火轮似的冲过去,,把扯住他胸前的衣领,“我在跟你说话。”

  “嗯。”他懒洋洋地应了她一声。

  “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你去睡客房!”夏瑜霸道地下命令。

  他好整以暇,好像被人扯衣领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浅浅地笑,“我已经睡在这里了。”

  她一听,感觉有人在她的脑袋上放了一把火,她生气地捶着他的胸口,“你起来,以前不跟你计较,从现在开始,不准睡在这里!”

  她俯身的角度,露出了她胸前诱人的雪白,让程毅良一览无遗,视觉和手感一样的好,他大胆地欣赏着。

  她后知后觉被他吃了豆腐,头一低,看到自己裸露的肌肤,赶紧直起了身子,一只腿曲起应压他的床边,凶拫地威胁,“快点起来,否则我就……”

  “就怎么样?”他的眼睛滑过夏瑜纤细的腰肢,落在她裸露的大腿肌肤上,脑海里不禁播放着今晚她婀娜多姿走路时的性感曲线,开衩的裙摆时不时地露出她令人喷血的雪白大腿。

  想到今晚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他醋劲上来了,一个翻身,天旋地转,她被他压在了身下。

  她瞪他,用眼神示意他快快放开,否则就要他好看。他似没有察觉,她的裙摆因大幅度的动作掀起,堪堪到她的大腿处,他的手得寸进尺地直接摸了进去。

  她吓得夹紧了双腿,一脸的困窘,“你、你把手拿开。”她居然忘记了他是肉食动物,他们还曾经在这里激情一夜,天呐,她白痴地把她自己送上门就算了,还把她自己送上他的床,呃,之前是她的床。

  她不该为了争一口气就这么跟他杠上,结果弄得她自己不上不下,还被他揩油。

  他的手被她夹着,动弹不得,他也不恼,直直地看着她,薄唇微动,“夫妻睡一张床上很奇怪吗?”

  当然不奇怪,可问题是,她从来没把他当老公啊!夏瑜在心里狂喊,嘴上仍是好声好气地说:“我有点累了。”

  “哪里累了?我替你按摩。”程毅良笑着说。

  她怀念刚才一进门他一声不吭时的儒雅,她真恨自己没事去跟他争什么,就为争一口气,现在沉睡的老虎完全清醒了。

  对上他精神奕奕的眼,她拚命地摇头,“我只是想睡觉。”

  “可你刚才还很活泼。”他直接指出。

  夏瑜咬着唇,后悔不已,“现在累了。”

  他可惜地看着她,好一会才说:“我刚才想睡觉,你不让我睡,现在你想睡觉,我该让你睡吗?”

  她听得汗颜不止,可恶的男人!她用力地蠕动了几下,他如山般一动也不动,她气红了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程毅良不说话,直接沉下身子,紧紧贴着她,坚硬的男性直接贴着她柔软的肌肤,她脸红的模样在他眼底闪动着。

  他微微一笑,“你说怎么办好?”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给了他一记甜甜的笑容。

  他差点就笑了,“我喜欢享受,不喜欢自己动手。”

  她的脸已经红透了,在这个话题上绕得越久,她越是无地自容。

  他挑起她的下颚,“再给你一个机会。”

  她眼睛闪亮地看着他,他眼里带笑,面上冷清,“去洗澡,洗完乖乖到这里睡觉。”

  她一愣,“只是睡觉?”

  “如果你想睡我,我也不介意。”他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夏瑜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眼珠子不断地转呀转,狡黠的模样看得程毅良用力地掐了掐她白嫩的胸脯,恶劣地说:“敢耍我试看看。”

  被看穿了心思,她也不恼,反而伸手往他胸前的小红豆一捏,暴力地说:“我哪有耍你。”想想不行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