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程毅良挑了一下眉,随即大笑,他打赌,夏瑜绝对不是口是心非,她可是打得结结实实,她是真的一心要跟他离婚,撇清关系。

  想到她,他阴冷一笑,脸上的红印子早已消退,不过他是忘不了夏瑜掮他巴掌的事情。垂眸看了一眼腕表,程毅良站起来,拎起外套往外走,搭着专属电梯直接到地下停车场,打开车门坐上车,他缓缓地开出去。

  开了将近五分钟,他挑了一下眉,后视镜里有一辆似曾相识的车子在跟着他,他冷冷一笑,是她,夏瑜。

  他以为她要好几天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的胆子真的很大,居然还敢跟着他,脚下一用力,狠狠地踩着油门,车子迅速飞驰起来。

  跟在他后面的夏瑜轻轻咒骂一声,混蛋!夏瑜开车开得不错,但是她是女生,不敢开快车。

  眼看着他狂飙,就要被他甩开,夏瑜一咬牙,踩下油门,快速地跟上,手指不禁颤抖,两边的建筑物和树木在光影中一晃而过,她的心脏慌张地跳得评评大响。

  不知道跟了多久,程毅良终于停了下来,夏瑜随即也松口气,抬手摸了一下额头,手心皆是汗,她做了几个深呼吸,望向了前方的车。

  程毅良下了车,靠着车门,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他正慢条斯理地吸着。

  夏瑜稳了稳心神,软着脚下了车,这才发现她跟着他开车到了阳明山,这里环境幽静,人烟稀少,还满适合他们谈话的。

  夏瑜走过去,站在他旁边,“程毅良……”想到她打了他,他应该还在记仇,所以她张嘴就要道歉,没想到他的动作更快。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程毅良熄了烟,一双清冷的眼就直直地看着她,“做都做了,说对不起太矫情了。”

  她更心虚了,她上次莫名其妙地打他,就为了回护自己,确实是太自私、太过分了,她根本就没有理由去打他。而且他没有当场给她难堪,也算是一种绅士的表现吧,她还是满感谢他没有当场戳破她蹩脚的借口。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是她的错,她率先微笑,要好好跟他道歉。头顶突然一片阴影,她头一抬,程毅良已经利用体型上的优势将她压在了车门上。

  刹那间夏瑜的脚步凌乱,几乎是被他用蛮力硬生生地压制了。头顶那片晴空离开了她的视线,光线被他霸占,她惊慌失措地抬头,对上的就是他那双黑中带蓝的瞳孔。

  她一惊,如早樱般的粉唇微张,正想开口,他俯首,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就像下雨前覆满天空的乌云,撒下天罗地网,将她牢牢地困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程毅良睁着眼睛看着夏瑜如惊弓之鸟般的无措,怒气稍稍退去,薄唇尝到了甜甜的味道,伸出舌头,趁她不备钻入她的口内,如入无人之地,盛气凌人地将她尝了遍。

  掐在她腰间的大掌似有些不满地将她稍稍提起,彼此平视,更是方便他吻得恣意,当几丝光线落入她的眼眸里,他清晰看到了她眼里升起的怒意。

  他笑着歪了脑袋,高挺的鼻梁侧顶在她的鼻上,方便了他从各个角度攻破她的防守。大掌稍稍收拢,她整个人就被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柔软的胸脯甚至能感受到他坚硬的胸膛。

  大尺度的亲密接触羞红了夏瑜的脸,更可恶的是在她嘴里直冲乱撞的舌,滑腻的交缠让她陌生,他封住她的唇,几乎垄断了她的呼吸,她不舒服地在他的怀里蠕动着,坚硬的车壳顶着她的后脑杓,她根本无处可逃。

  他不为所动,她只好张着唇,努力地呼吸,扩张胸腔汲取氧气,他突然离开,勾出了一道银丝,湿润了她的嘴角。

  夏瑜两眼发直地看着他,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唇,呼吸还很急促,她不敢随便开口,怕一说话,娇媚的声音就让他听出了蹊跷。

  “对不起。”程毅良温文尔雅地说,两手背在身后。

  他的眼睛像偷腥猫儿般的很晶亮,他的唇上还沾有她的唇印,他那副道歉的痞样真的一点诚心也没有。

  夏瑜气得几乎要再掮他一巴掌,他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的手腕,与之前轻松闲意的神情不同,嗓音幽暗地在她的耳边响起,“打了人一记耳光,想道歉就了事,我也不过就是吻你一下,我也道歉了,你还想打我?”

  忍辱负重、忍辱负重……屁!这个男人才不是好人。她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夏瑜走到自己的车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他的眼皮底下,“程毅良,我带了离婚协议书,你现在签不签?”

  嗯,她变得聪明了,程毅良秘而不宣地笑了笑,双瞳就瞅着她绯红的脸颊。

  清水般的眼闪过一抹怒意,她就知道,他根本就在戏耍她,也许就因为她跟他是商业劲敌,看着敌手被他耍得团团转,他心里肯定很舒服。真的太恶劣了,欺负人到这种地步。

  “不签对不对?”她一反常态,轻柔地问。

  她承认上次打了他是她不对,所以这一次她想很认真地跟他说对不起,也打算将离婚事情早点解决掉,从此以后就当不认识。

  可她想错了一件事情,他也许不想跟她结婚,但是结婚不结婚对他这个混蛋而言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他现在不想离,就想看她紧张的样子。

  确实,这件事情成了她的把柄,但这不代表这个男人可以藉此耍着她玩,她冷冷一笑,“程毅良,你给我记住。”

  话音刚落,文件啪啦地如雪花一样拍在他的俊脸上,她豪气冲天地转身走向车子,坐在驾驶座上。她也是有脾气的,之前以为他只不过是有意为难一下,但也会很快地签下离婚协议书,毕竟他们都不想让人知道。

  但不想人知道就不想人知道,隐婚就隐婚,她就看看,等他要结婚的时候看他还求不求她!反正他年纪比她大,他一定会比她早结婚,就看他们谁耗得起,谁先低头认输。

  夏瑜发着车想走,余光却看到程毅良双手插裤袋的潇洒风流样,气得她狠狠一咬牙,方向盘往左一打,车头毫不犹豫地撞上了他那辆车子,砰的一声巨响,撞得格外用力,后车箱直接掀盖而起,翘得高高的。

  她的车头也撞坏了,但发泄了一番,她心里觉得痛快,很霸气地朝他竖了一根中指,踩下油门,开着肇事车子快速地离开。

  程毅良站在原地,轻笑出声,惹恼她了,她发起火来,代价倒是不小。他侧头看着车尾,要是杀人不是罪的话,她的车有可能会直接冲着他来吧。

  “呵……”他发笑地摇摇头,迈开结实的长腿,巴掌之耻已经还了,看来她现在真的恼了,决定要跟他做一对隐婚夫妻。

  嗯,他这一辈子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倒真有新鲜感。

  程毅良最近的日子有点平淡、有点无聊,他转着钢笔,听着梁助理的报告。

  梁助理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总裁的神情,他总觉得最近总裁有点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起码公事上没有任何问题,他偷偷想,应该是私事,再八卦一点的话,可能跟女人有关。

  说完报告,梁助理见程毅良淡淡地点了点头,又说道:“总裁,今晚有一场慈善宴会。”

  梁助理说完,准备出去了。一直冷淡的程毅良开口了,“谁会参加?”

  梁助理一愣,这是没有过的事情,总裁对这些宴会以及聚餐之类的事情很厌烦,就好比上次跟李董在私人会馆谈事情一样,回头总裁就对他说,以后这些碰面的事情交给公关部门。这真是头一次听总裁主动打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