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隐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话说完,她有些气馁,他根本就是拿她的话堵住她的嘴,真过分,稚嫩的她面对老谋深算的他,宛若老鹰爪下的小鸡,随他心情玩弄。

  程毅良耸耸肩,大步踏入她的香闺,夏瑜房间的装饰跟他想像中有些不一样,就算从小被当继承人培养,她应该还是有一颗少女心才是,毕竟她很年轻。

  但她的房间装饰得很简单大方,房间的角落、桌上、窗台上倒是摆着几盆养眼的植物,而且沙发布料也是绿色,看来她对绿色情有独钟。

  他走到沙发上,自然而坐,怡然地像在自己家中般,看得夏瑜面色不愉,客人不像客人,身为主人的她去厨房倒了一杯茶给他,“请用。”

  奇怪的气氛在他们周遭流动着,他们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更像是陌生人地处在一个空间里,而此刻却要同盟共商大事。

  如何才能将现今尴尬的事情解决了呢?她的眼睛无神地落在一个地方,正苦思冥想,程毅良抿了一口茶,忽然说:“花茶?”

  “对,我家没有绿茶。”话说完,她闷闷地看了他一眼,他干嘛要跟她说这个。

  “味道还好。”他说。

  “哦。”夏瑜压根不想跟他在这个话题打转,冷淡地结束了这个话题,她喜欢速战速决,“我……”

  “我晚饭还没有吃。”程毅良望向她,一脸的认真地看着她,“我有这个荣幸请夏小姐共进晚餐吗?!”

  夏瑜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八点了,她七点钟时吃过饭,他这么晚居然还没吃饭,“不好意思,我已经吃过了。”

  “那真是可惜。”程毅良笑着说。

  夏瑜微皱眉,开玩笑,跟他一起吃饭是要告诉所有人,她跟他关系很好吗,她躲他都来不及,还跟他一起吃饭才怪!不过他可惜什么?

  程毅良优雅地起身,“本来想跟夏小姐边说边谈的。”

  夏瑜一愣,他要走?他想跟她边吃边聊,可她不想啊,跟他出去就意味着麻烦,能躲开他最好,可听他的意思是不跟他一起吃饭就谈不了,他太霸道了。

  尽管不满,她神色平静,脸上挂着笑,“其实吃宵夜也可以,我还能吃得下。”

  她愤怒地在心里把他骂到狗血淋头了,趁人之危,要不是她迫切地想解决这件事情,她会直接把他赶出去,他以为他是谁,想请她吃饭就请她吃饭,嘴巴张一张就说要请她吃饭,她又不缺他这一顿饭。

  程毅良温良地笑着,“那走吧。”他走向门口,侧过身,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他似笑非笑地望向她,“反悔了?!”

  夏瑜学着他笑,“不会,只是我觉得去外面吃饭既不卫生又没有营养,不如就在这里吃。”他受宠若惊地看着她,“夏小姐要亲自下厨?”

  要她做饭给他吃?天方夜谭!能吃她做的饭菜只有她的家人,“叫外送罗。”

  “你刚才说外面的食物不卫生、没营养。”他重复着她的说辞。

  “是啊,但是这家店是我朋友开的,我也投资了一些钱。”夏瑜澄清道:“我有监督,所以没有问题。”

  程毅良耸耸肩,信步走回沙发,“既然是夏小姐请客,怎么样都无所谓。”

  “资本家都是吸血鬼,程先生你觉得呢?”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是她投资的,她就要请他,他真不要脸。

  “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程毅良,“程氏就是靠着程先生的嘴皮子才有今天的成功?”

  “也许。”他温雅地说,并没有因为她的污蔑生气,仍然气定神闲。

  夏瑜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拿着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叫外送,随即坐在了沙发前,“咳。”她掩饰地咳嗽,“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具体发生什么事情,我记得不大清楚……”

  程毅良不客气地点头,“确实是喝多了,问你住哪里,你都说直走。”

  她脸微红,“我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结婚……”

  “你指着教堂说是自己住的地方,于是我们走到了教堂,接着你又说要观礼。”他微笑地帮助她恢复记忆。

  “这么说,你没有喝醉了?”她怀疑地看着他,那么他怎么不阻止她?

  “不,我喝醉了。”他哂笑,“否则怎么会跟你结婚呢。”

  夏瑜瞬间有一种气爆的感觉,怎么他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嫌弃她的意味,跟她结婚好像是一件糟透的事情。好吧,她承认,这确实是一件糟透的事情,但她干嘛要被这个人嫌弃!她阴着脸,觉得跟他说话会气死自己,于是她故作淡定地起身,走到流理台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润了润喉,倚在流理台旁,“我不想听到有关我们的流言。”

  程毅良缓缓起身,看着她,“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夏瑜冷厉地看着他,“以我们的身分,如果透出这个消息……”

  “我没有影响。”程毅良朝她一笑。

  去死!就只有她有影响,他的意思就是他根本不在乎,怪不得他的态度这么随便,夏瑜重重地放下杯子,豪气冲天地说:“那我们快点解决。”

  还没等到程毅良的回答,门铃响了起来,夏瑜只好去开门,看到门口的人时,她一愣,“林大哥?”

  “小瑜。”门口站着一名身高约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高大的身材几乎都占满了整个门口,林佑宁温和地对着她笑。

  “林大哥怎么亲自送外送?”她惊讶地问,林佑宁是她高中学长,她出国读书之后,两人常常透过网路聊天,知道他要开店,那时有闲钱的她就投资了。

  林佑宁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当厨师,厨艺了得,当学徒几年之后就想着开店,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他开的餐厅很受人欢迎,生意火红,在台北有两家分店。

  “小瑜亲自下单,我当然要送到你手上才行。”林佑宁温柔地看着她。

  夏瑜豪爽地说:“林大哥太客气啦。”正想开口邀他进来坐坐,却想到屋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还没等她说话,林佑宁先发现了程毅良的存在。

  林佑宁看着比他稍矮但同样高大,气势强劲的程毅良,林佑宁的眼神暗淡,能出现在夏瑜家里的人跟夏瑜的关系肯定很密切。

  “林大哥,下次我请你吃饭。”夏瑜接过外送。

  “好。”林佑宁木讷地点点头,看来她是不想介绍屋中的男人是谁了,心中一叹,勉强地笑了笑离开了。

  夏瑜没有发觉林佑宁有什么不对,她只想着屋里的程毅良是见不得人的。拎着外送走回屋子,就见到程毅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眼皮一跳,“干什么?”

  他淡笑不语,走过去帮忙将外送放在桌上,拿出盘子一一装好,她点的是家常菜,两荤两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