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李静宴听了,泪眼一眨,泪珠从眼角滑落,“什么关系……”她突然发狂似的揪住他胸口的衣襟,“你当初想娶的人是她,你也是为了她才娶我的不是吗?我不过是她的替身罢了。”她说得咬牙切齿,此时才明白妒忌原来深埋在她的心里这么久,久到她不知道原来她也会因妒而疯。

  白子霆很生气,气她不解风情、气她不懂事,可远远不及气她对他的不懂,她居然以为他喜欢李静茹?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喜欢李静茹?”他眼瞎都不会喜欢李静茹。

  他这副神情落在李静宴的眼中就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嘲笑,“不是吗?如果不是她执意要退婚,你会娶我?你执意要陪我回门,不就是为了找机会跟她多说几句话吗?”

  她在说什么鬼话?白子霆表示他真的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娶你是因为喜欢你。”

  对着他,李静宴连嘲弄都不屑了。

  “我什么时候跟她多说话?我眼瞎那时陪你回门,是因为你,我不要别人看不起你,一点也不许。”

  见李静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白子霆气得脸色扭曲,深吸一口气,“我当初想订亲的人是你,可你有了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我能怎么办?那时娶谁对我而言都一样,我才答应娶你的姊姊,不过就是想着跟你亲近一些,就算不能娶你,难道我就不能待在离你近一点的地方吗?”

  李静宴听得傻眼了,她不可置信地摇着头,“绝对不可能,你、你怎么会这么想,我……”

  “我为何不能这么想?是,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你那个未婚夫死的时候,我可开心着呢。他算哪门子的未婚夫,尽是去那些下三滥的地方。”白子霆边说边气恼地看着她,仿佛很气她怎么跟那样的人订亲。

  “你、你胡说,你怎么会对我……”李静宴慌乱地看着他,他的意思她明白却不懂,他根本就是在说他早已对她倾心,但不可能啊。

  “我第一回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女娃,就跟团子似的可爱。”白子霆的眼神陷入了回忆,带着疯狂的执着,“后来你慢慢长大了,却跟那死鬼未婚夫好得很。”白子霆突兀地看向她,眼眸里尽是冷意,看得她下意识地往后退,“整日嘻嘻哈哈的,好不快乐。”

  被他那双阴沉的眼盯着太久了,李静宴只觉胆寒,而他的话就跟天方夜谭一样惊人。

  “可你瞧瞧他,你爹娘去世的时候,他可曾陪在你身边?可曾安慰过你?他的房里放着好几个丫鬟,你知道那些丫鬟干什么用的?”白子霆邪恶地笑着,“是陪他上床的玩物。”

  原来他一直关注着她,她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的。李静宴慌乱的神色渐渐地镇定了,他不是在晚她,也不是在骗她,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他说的这些她都知道。

  “本来看着还行的人活生生地成了纨裤。”白子霆讽刺地笑着,“他唯一的好运便是早早定下了你,可又不珍惜你,活该他死了。”

  见白子霆对舒大少爷有那么深的怨念,李静宴浑身泛起一股冷颤,“你……”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他要是不死,我怎么有机会趁虚而入?李静茹是个聪明的,知道要退婚,不然我一定会用法子逼着她先提出退婚。你那未婚夫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机会来了,我还没有娶你姊姊,你也没有婚约,我可以娶你了,后来我也如愿地娶到了你……”

  他说着,黑眸中闪烁着癫狂,看得李静宴胆颤心惊。

  白子霆凶恶地一把捏着她的下颔,“觉得我恐怖吗?”

  他周身的黑暗气息确实很吓人,可李静宴却没有被吓到。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有一个人这样默默地关心着她的一切,甚至为了她而心思幽暗。

  “白子霆,为什么……”他为什么对她这般执着?她还未好到能让他这般的执着。

  白子霆一步一步地爬上床榻,手劲极大地将她摁在身下。见她傻里傻气的模样,他冷哼一声“你懂什么?”

  李静宴真的不懂白子霆为何会喜欢她,虽然听他说不喜欢李静茹,反而一直喜欢她的时候,她开心了一下,接着就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得胆子小了。

  她正这么想着,白子霆狂乱地扑了上来,就跟一只发疯了的野兽一样,吻住她的唇便疯狂地吮咬着。她知道他压抑了很久,从他紧绷的身体,她能知道他仍然在压抑着,那股压抑几乎要逼疯了他。

  白子霆心想,如果没有李静宴这一出出逃记,也许他还不会这般激狂。他好不容易将她绑在了身边,她却想要逃,只要想到她想逃离他身边,他就恨不得将她的腿打断。

  白子霆的手慢慢地摸上她的膝盖,那里的骨头很脆弱,只要他的手稍稍用力,就能捏碎她的骨头,便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她,若是被人问起,便说是出去游玩的时候摔坏了,完美无缺……

  低低的呜咽声从身下传来,白子霆阴暗的黑眸看向李静宴梨花带雨的脸,薄唇从她的粉唇上移开,他根本不想听到她的哭泣声,甚至无法容忍。他知道她很怕疼,骨头碎掉的疼痛感别说是女子,就是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了。他忍着怒,悄然地收回了手,终究不想看她疼。

  白子霆和李静宴在房里相顾无言半晌,心思各异。后来他看着她,“喜欢我,就这么令你难受?”

  李静宴摇摇头,“不是。”心里苦涩不已,她以为他是喜欢李静茹,结果到头来,他喜欢的是她,那她之前在纠结什么?弄了半天,最后只是逼得眼前这个男人更为疯狂,她何苦自找苦吃?

  李静宴苦思着,如何能让白子霆不要这么气,他那一身的火焰烧得她都快成炭了,她实在不敢再多说什么,深怕说错惹得这个人更生气,到头来,苦的还是她。

  “那你哭什么?”白子霆的眼里闪烁着火焰,“你倒是会跑,知道我会去庄子上找,居然给我躲到尼姑庵里去。”

  听到他的话,李静宴瑟缩了一下,她虽然算到了他会去庄子上找她,可她没有算到他喜欢她,所以他别这么阴鸷地瞅着她,行不行?她要是能算到的话,那她就不会乱跑了,更不会惹得他成了这副黑暗神的模样。

  “我只是落脚而已。”他干嘛用一种她要去当尼姑的眼神看她?

  白子霆的眼神稍稍缓和,却仍锋利地盯着她,语气奇怪地说:“所以你跑是误会我要娶李静苑?”

  “嗯。”李静宴乖乖认错,只求他别这么可怕地盯着她瞧。

  白子霆冷笑地捏了一下她的脸颊,“若是下次有人说要嫁给我,你是不是还要逃?”

  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周身,李静宴小心地斟酌着话,“不会。”见他脸色微缓,她又说:“我不会了。”如他所说,他喜欢的是她,她底气十足,根本不会想别的,就冲他对她的上心,他也不会娶别的女子做侧室、小妾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