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三日之后,李大夫人又一次地上门,宁安侯老夫人没有接待她,甚至拒她上门,李大夫人只好找李静宴,没想到李静宴跟着宁安侯去城外的庄子玩了。

  李大夫人气得不行便打道回府,没想到刚回府,就听李大老爷说给李静茹找了一门好亲事,李大夫人仔细一听,直接晕了过去,那哪里是好亲事,虽然那户人家是高门,可是那说亲的对象却是一个爱玩女人的纨裤啊。

  等李大夫人醒来,才知道李大老爷连庚帖都换了,婚事定在了一个月之后,醒过来的李大夫人又一次地晕过去了。李大老爷却觉得这门婚事极好,至于女婿的人品嘛,家世背景可以稍稍弥补些。

  ***

  马蹄声在黑暗中格外清晰,一道高大的黑影融入黑夜之中,忽然在一个庄子前停了下来,来人勒住马缮,抬头看了看四周,黑眸阴郁,月光倾斜而下,照在那张俊脸上,正是白子霆。

  白子霆动作俐落地下马,身后的木易也赶过来,跟着下马,“侯爷,应该是这个庄子了。”

  “嗯。”

  这庄子是李静宴的陪嫁之一,金陵城外李静宴陪嫁的庄子有三个,前两个白子霆都已经去过了,而现在这个是最后一个。根据李静宴的路线,肯定会在其中一个落脚,但让白子霆意外的是,这个庄子里也没有李静宴的踪迹。

  白子霆走出庄子,脸色阴沉极了。木易看得额上冒汗,忽然小声道:“夫人也许猜到了侯爷会到庄子找。”

  “她倒是很行。”白子霆语气阴沉沉地说。

  木易小心地不说话,这几日侯爷的脾气已经很差了,他哪里敢说什么话,就怕不小心戳中了侯爷的死穴,然后他就死翘翘了。

  白子霆的怒火已经意外的张扬,但与之相反的是他的思路异常清晰,如果李静宴离开金陵城却没有在这三个庄子里落脚,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是连夜赶路的。可是以他的脚程,绝对能追上她,那么这一路过来,她会在哪里落脚?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上了马。

  木易连忙跟了上去,心中苦兮兮地想,夫人真是太能跑了,他们连夜赶路地追也没有追上,真是太可怕了。很快,木易发现侯爷往回骑,中途停在了一座尼姑庵门口,木易的神色大变,“侯爷,夫人该不会……”要出家吧?

  木易话没有说完,便被白子霆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一眼吓得木易止住了嘴,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白子霆拿着马鞭,阴森森地说:“进去探一探。”这方圆一百里,只有这尼姑庵了,李静宴若是个聪明的,便会在尼姑庵里落脚,她若是不聪明的,想着要做尼姑……他身上的阴暗气息又重了几分。

  夜晚的尼姑庵很安静,虽然也有几个尼姑在值夜,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两道身影刷刷地进入,不多时,又刷刷地出去。

  木易抹了一把汗,这种像小偷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吓死人了。看着被白子霆用披风包得严严实实的人,木易心中再一次感叹夫人的胆子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你留下,到时带郑嬷嬷、珍珠回去。”白子霆吩咐道。

  “是。”木易遵命道。

  白子霆将李静宴直接抱上了马,他刚进入尼姑庵的客房里时便发现了她,她正睡得香甜,他冷冷地点了她的睡穴,抱着她便出来了。

  棕黑色的马飞快地奔跑着,与黑暗的夜色渐渐地交融在一块。

  这一夜,李静宴睡得很香,难得一觉睡到了天亮,她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青纱床帐,缠枝牡丹翠叶熏炉里正燃着淡淡的沉香,她的脑袋下是珍珠做的菊香抱枕,散发着一股沁人的菊香,身上盖着湖蓝色的蚕丝被。一切都很眼熟,彷佛她没有离开金陵城,还在宁安侯府里,这一切多是她惯用的、是她喜用的。

  倏地,李静宴睁大了眼睛,用手抓了抓衾被,摸了摸香枕。便是作梦也没有这么真吧?她鹞子翻身一般弹跳了起来,一把掀开了青纱,看向了正前方坐在暖榻上喝茶的男人。

  白子霆张着薄唇喝了一口,便将茶盏放在了一边。见李静宴痴痴地看着他,他的唇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一改往日的俊朗,眼里阴沉沉的,仿佛在酝酿着什么,“醒了?”

  “白、白子霆。”她怎么会在这里?她应该在尼姑庵才是。

  望着她惊慌失措的眸子,白子霆眼里的温暖一点点地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猩红,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将她摁在床榻上,大掌毫不客气地捏着她的脖颈,宛若捏着鸡鸭一样。

  李静宴吓得脸上的血色全部退去,身体一阵阵发冷。

  白子霆笑着问她,“是不是好奇你怎么在这里?”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跟你前几日一起去了金陵城外的庄子玩,你累了便回来了。”他的话好像暗示一般,试图篡改着她的记忆。

  李静宴激烈地摇头,“不是,我没有跟你在一起,我……”

  “你跟我在一起!”白子霆暴躁地喊道。

  李静宴一怔,忽而想到什么,“你还在乎我的名誉?”一个已婚女子仅带着嬷嬷、丫鬟在外过了三天,若是被人知晓,名誉又要亏损了,但他何必假仁假义地在她面前装作很关心她的样子?

  李静宴的手紧紧地捏住了被褥,毫不畏惧地看着白子霆,甚至故意挑起他的怒火,“我根本没有跟你在一起,我要离开金陵、离开宁安侯府、离开你……呃!”

  李静宴的脖颈一下子被白子霆重重地捏住。他阴冷地望着她,“就因为李大夫人上门说的那些混帐话,你就给我闹这一出?”

  几乎快无法呼吸,脖颈被他用力地捏着,当李静宴的眼前渐渐地模糊了,呼吸也有些困难的时候,脖颈上的压力倏地一下没了,她睁开泪眼婆娑的眼,望着那一脸冷酷的男人。

  “李静茹已经订下婚事,李家人休想进宁安侯府一步。”

  白子霆的声音好像作梦似的传到李静宴的耳边,她觉得不真实。伸手碰了碰脖颈,嘶的一声,疼得她喘了一口气,对上他那双丝毫不怜香惜玉的黑眸,她的心更加疼了。

  李静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很难受,那股难受在她的胸口翻腾着,她不管不顾地喊出来“你何必委屈你自己呢?既然你喜欢李静茹,你娶她不就好了?我甘愿下堂,这样你也不用左右为难。你现在还来寻我做什么?就当我死在外面算了,你刚好可以娶了她,也不用背上负心汉的罪名!”

  白子霆的怒火如火龙般在脸上盘旋着,他真恨不得捏死她,“我跟李静茹有什么关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