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李大夫人见她如此,脸色忽然悲伤起来,“我那女儿如今还没说下亲事,说是……”说着,李大夫人捂着脸哭了起来,“都是我在作孽哦,呜呜,若不是我,如今她都嫁人享福了。侯老夫人,你可别怪我女儿当初要退婚,其实啊,一切都是我的意思,是我逼着她退婚的,我怎么忍心她嫁给当时看不见的侯爷啊。我现在给她说亲,她说谁都不要,在我的逼同之下,我才知道,原来她一心思都在侯爷身上,我真是造孽啊,呜呜……”

  宁安侯老夫人的脸色倏地一黑,她当初可是打听得清楚,别说李大夫人有意退婚,那李大小姐也是有退婚的意思,私下里还骂她儿子是瞎子。只要有些银子就能收买人,打听出消息。如今李大夫人在她面前一阵哭,还将责任都揽在身上,她要是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她真是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她按捺着脾气,冷淡地说:“是吗?”

  “千真万确啊,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当初这么专制,静茹一生的幸福就不会被我耽误了。”

  李大夫人哭着,宁安侯老夫人镇定地听着,直到李大夫人声音都哭哑了,她才开口道:“李大夫人,事已至此……”

  “侯老夫人,求你了。”李大夫人可怜兮兮地说。

  “求我?”宁安侯老夫人惊讶地挑眉。

  “侯老夫人,求你让静茹进府吧。”

  闻言,宁安侯老夫人的脸色立刻变得异常难看,一掌拍在桌上,“你是什么意思?”

  “侯老夫人息怒,二姑娘如今已经嫁过来了,可二姑娘子嗣艰难,不如替侯爷再娶一位平妻……”李大夫人将打算说了出来,也是李静茹教她这么说的。

  李大夫人一开始不愿意,可李静茹以死威胁,李大夫人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了。而且李静茹有自信抓住白子霆的心,到时候寻法子让李静宴犯了错,贬成妾侍,再一步一步地令李静宴失宠、失人心,虽然一开始麻烦一点,可李静苑觉得一定会成功。

  宁安侯老夫人的神色阴暗,她闭了闭眼,扬声道:“李大夫人,这事不可能。”随即唤来嬷嬷送客,“李大夫人的身子看起来不适,你亲自送她出府。”

  “是。”嬷嬷应道。

  李大夫人的脸色发红,被这样赶客,她哪里能端得住脸?她便焦躁地离开了。

  另一边,宁安侯老夫人深吸一口气,看向碧纱橱。

  李静宴坐在碧纱橱里好一会,才找回了理智,她松开握紧的拳头,看着掌心里的印记,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真是没想到李大夫人会打这样恶心的主意,简直是逼她去死啊,自从她爹娘去世之后,她的生活一直就是这样被人操纵着。

  白子霆的眼睛好了,李静茹找不到如意郎君,于是又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她看起来很好欺负吗?作梦、休想!可是她又想到了白子霆对李静茹的心思,她的心又沉了下去,如果白子霆听到这个打算,他一定很开心吧,能娶到他想娶的女子。

  想到近日白子霆对她的好、对她的宠,李静宴的心犹如刀割,她变得贪婪了,她想要得更多,她要白子霆对她的独一无二,可这一切都是在白子霆娶不到李静茹的情况才有的,她难受地捂着胸口。

  碧纱橱外响起宁安侯老夫人的声音,“静宴,出来吧。”

  李静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不安都压在心底的最深处,她缓缓地走出碧纱橱,迎上宁安侯老夫人一双慈祥的眼。

  “静宴,到娘这来。”

  李静宴的眼睛微红,脑袋微微垂下,听话地走了过去。

  宁安侯老夫人伸手抱住她,“那些不过是李大夫人痴心妄想,你放心,这宁安侯夫人只能是你。”

  李静宴将脸埋在宁安侯老夫人的怀里,露出一抹看不到的苦笑,她知道宁安侯老夫人在帮她撑腰,可是她心里隐隐地觉得不安,而这一股不安是来自白子霆身上。他心里记挂的那个人如今要给他做平妻,他是否愿意?无论他愿意与否,她知道她自己是如何也不愿意,她死也不愿意!

  李静宴一想到要跟别的女子分享白子霆,她的身体不禁颤抖,心口一阵阵地友冷。白子霆如果知道的话,他会如何做?而她又该怎么做?

  白子霆回到宁安侯府,问了丫鬟金珠,“你们夫人呢?”

  “回侯爷,夫人在书房。”

  白子霆有些惊讶,李静宴并不是个很热衷看书的人,她平时喜欢偷懒,懒在贵妃榻上,发发呆、做做绣活,要让她看书她也只喜欢看游记,这也是为什么她很少待在书房的原因。

  白子霆怀着疑惑去了书房,正好看到郑嬷嬷和珍珠走了出来,对他行礼一番便离开了。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正好看到她拿起竹笛,慢条斯理地吹着。

  白子霆赶上了好时机,便不退缩,轻轻地关上了门,站在门边,看着她粉嫩的小嘴轻启,吹着竹笛。

  李静宴宛若不知道他在,一口气吹了好几首曲子,吹的正是金陵城百姓都听过的民谣。待她吹得累了,刚放下竹笛,身后便有一个热烘烘的人抱住了她。

  李静宴一惊,猛地一转头,见是白子霆,却没有一点喜悦,反而有些紧张,“你回来了?”

  “嗯。”白子霆颔首,觉得她今天有些奇怪,便问道:“到书房看什么书?”

  “随便找了找,没有找到想看的。”李静宴说完,反过来问他,“你可有看到郑嬷嬷和珍珠?”

  “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他说。

  他的脸色没有异常,李静宴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就听到白子霆问她,“今天府里是不是来什么人了?”

  白子霆觉得李静宴不对劲,便这么问,哪知她的脸色突变,好一会,她才回答,“嗯,李大夫人过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