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嗯。”李静宴随便地点点头,“你可有什么好人选?”

  白子霆低低地笑了,“你是傻了不成,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做甚?”

  “哦?”李静宴看了他一眼。

  “不是吗?我们是小辈,哪有牵线的道理?再说真的帮忙的话,若是帮错了,不是会惹人厌?”

  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侯爷说得挺有道理。”

  “你没想透这一层?”

  “我只觉得麻烦,我也没能力去管。”李静宴呵呵笑了两声。

  看她这副模样,白子霆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不管是对的。”

  他的话宛若一颗定心丸,令李静宴放心了不少,知道他不想掺杂李家的事情,特别是李静茹的事情,她的心情就很好了。她笑着学他平时的模样,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看他呆在那,她笑笑地说:“怎么了?”

  白子霆欣喜若狂,她居然主动亲他,于是他很不要脸地将另一边的脸颊凑了过去,怪声怪气地说:“夫人偏心,那边亲了,没有不亲这边的道理。”

  李静宴真是无言以对了,伸手拍了他一掌,“不管是哪边脸颊,还不都是你。”居然还分左右。

  白子霆不想跟她争论,直接把脸往她的嘴边凑,看得她只想捂嘴,闷闷地说:“白子霆,你好不要脸。”

  两人正闲着,郑嬷嬷忽然传话,“夫人,李大小姐来了。”

  李静宴一怔,咦,她来做什么?

  “她来做什么?”白子霆说出了她的心声。

  李静宴自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人都来了没有不见的理由。于是她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整了整衣衫,往外走,“我去看看。”

  “嗯。”

  李静宴在花厅里见到了李静茹,李静茹正打量着花厅的摆设,见李静宴来了,先是高傲地转了一下头,随即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你来得可真慢。”

  李静宴默默地坐在她身边,“大姊姊怎么来了?”

  “我娘是不是让画眉过来了?”李静茹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地道。

  “嗯。”李静宴一边应付着她,一边心里思忖,这对母女在打什么主意?

  “哼。”李静茹骄傲地说:“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有机会嫁得这么好?如今我娘有事求你,你可不能推辞,否则就是不敬、不懂感恩。”

  李静宴的心中冷笑,面上一片柔和,“好。”她会管就见鬼了,她是多闲才会跑去娘家管一个姑娘家的婚事?

  “如果不是我退婚,你今天可就没有机会坐这。”李静茹不停地给李静宴下马威,意思便是要李静宴对她的婚事用心些。

  李静宴不屑,藉着喝茶的动作岔插了这话题,李静茹却不肯停,幸好珍珠在门口问道:“夫人,侯爷问你何时用膳。”

  李静宴正要说话,李静茹立刻站了起来,“我的事情你记在心上,别忘记了。”说完,李静茹便一脸高傲地往外走。

  李静宴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终于走了。

  李静茹走出花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英姿飒爽的白子霆走了过来,不可否认,不管白子霆眼睛瞎不瞎,这个人的皮相真是没话说,若是白子霆没有眼瞎,她现下已经是他的夫人了。

  白子霆冷冷地看了李静茹一眼,连打招呼的想法也没有,直接越过了她。

  李静茹的脸色倏地黑了,这个人真是狂妄自大,令她想起上回李静宴带白子霆回门时的那一次,她在湖边碰到了他,因为心里愧疚,纡尊降贵地跟他说话,他居然完全地无视她。

  白子霆温柔地对李静宴道:“这么晚了,赶紧用膳,别饿坏了肚子。”

  “知道了。”

  “等用了晚膳,我们再去给娘请安。”

  “……”

  两人温馨的日常听在李静茹的耳里,她越发不是滋味,哼,这个人不仅眼睛盲,心也盲。李静茹大步地往外走,白子霆除了那张皮相,实在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

  李家。

  李老夫人满脸的笑意,“侯爷休沐还特意过来陪我老太婆用膳。”

  坐在紫檀木圆桌旁,李静宴连忙打岔,“祖母这么说就不对了,侯爷是你孙女婿,陪你一同用膳怎么不行呢?”

  白子霆温和地点头,不接这话题,说起别的事情来,“那厨娘做的药膳祖母喜欢吗?”

  “好,那厨娘的手艺真不错,今日你们来,我也让她给你们做了药膳,你们吃吃看。”李老夫人满脸的笑容,她的三个儿子,一个利欲熏心,甚少关心她,一个早年意外去世,还有一个则是在外面任职,没想到她享到了孙女的孝顺。

  “好啊。”

  李静宴带白子霆抽空回了一趟李家,专门看望李老夫人。三人围成一桌,也不讲究规矩,一同用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