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李静宴以为她不会再想起这段美好的日子,但尘封的记忆就因着白子霆的一举一动浮现在脑海中。她不是不记得了,而是太过美好,不想再去想,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怨那跟爹娘一同出意外死去,让她孤苦伶仃地在府里养病,最后孤单单地长大。

  白子霆很少见李静宴主动对他笑,这是第一回她这样真诚地笑,且是对着他笑,他的心就如打鼓一样怦怦地响,怎么会有人笑得这么好看呢?

  李静宴接过烤鱼,小嘴一张,不拘小节地咬了一口,随即瞠目结舌,“好好吃。”她本想若是不想吃也得捧场,却没想到烤得外面酥脆,里面肉质鲜甜,实在太好吃了。

  被她如此坦然地赞扬,白子霆神情得意非凡,“我最擅长烤鱼了,可惜今日鱼钓得少,否则定让你鼓着肚子回去。”

  李静宴的脸一红,不敢问他为什么鱼钓得少,一整个下午,他们纠缠在一块,能钓到这几条鱼已经不错了。

  见她很快地将烤鱼吃完,白子霆将手里的烤鱼凑到她的嘴边,“张嘴。”

  李静宴啊了一声,咬了一口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她竟被他哄着吃了他的烤鱼,她连忙说:“不用了,你吃。”

  白子霆似笑非笑地道:“为夫很饱,下午吃得很饱。”

  闻言,李静宴瞬间面红耳赤,伸手将他手里的烤鱼抢了过来,不吃白不吃,平白被他的嘴给吃了豆腐,怎么也不愿意。

  瞧她活泼跳脱的模样,白子霆眼里的笑意更深了,此刻的她跟记忆中那个傲娇的女娃越发像了,看到她唇边的鱼肉残渣,他的手伸到她的脑后,薄唇吮去那残渣,“真是个冒失鬼。”

  李静宴顿时僵在那,手肘狠狠地拐了他一记,“你看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他这样荤素不忌,不顾场合地戏弄她,当真令她羞恼。

  白子霆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又没有旁人。”

  对于他的厚脸皮,她真的是无话可说了。但她还是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什么人,她脸色板正,瞥了他一眼,“滚远一点。”

  白子霆笑着牵起她的手往亭子里去,为她盛了一碗鱼汤,“快些喝,冷了就不好喝了。”

  她醒过来时肚子正在唱空城计,烤鱼也没有喂饱她的肚子吧。见李静宴低下头乖乖地喝起了鱼汤,白子霆笑望着她,黑眸里满满皆是笑意,她喂饱了他的欲望,他又拿食物喂饱她的胃,将她养得白白胖胖的,她再来喂饱他。

  李静宴警觉性极强地端着碗,半遮脸地抬头看他,他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手一抖,差点拿不住碗了,这个人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怎么了?快点喝,不要发呆。”白子霆摸了摸她的发丝,发现手感极好,又揉了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手。

  李静宴呆若木鸡地低头喝汤,完全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待李静宴和白子霆两人吃完了晚膳,他拉着她回院子里,她摸着凸凸的肚子,声音轻缓地说:“走慢些,太撑了,难受。”

  白子霆的脚步慢了下来,两人徐缓地走在小道上,仿佛已经度过一生一世的老夫妻一般,没有言语,却很温馨。

  李静宴看向跨步比她大的男人,她很努力地跟上,奈何他人高马大,无论如何,一脚跨出去就是她的两个脚步,从他的肩膀往上瞧,能看到他薄唇轻扬,显然他的心情很好。李静宴心生一种若是能这样平平淡淡地与他一直走下去也不错的想法,只要他不要对不起她,她可以跟他好好做夫妻。

  但她的心头像是揣着一颗不定时的炸弹,总觉得这份静谧的美好是过眼云烟,就怕一眨眼就灰飞烟灭了,李静宴知道那种曾经拥有却又失去的痛苦,她曾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却刹那间失去了双亲。此刻李静宴觉得美好,却又浮现李静茹与他对话的画面。

  原本李静宴想冷着他,他却有着他自己的火热,无论如何,她都无法避免,越是美好,她越是不想放手。她忽然停了下来,双脚站定,他也跟着停下,侧过脑袋看向她。

  “白子霆,你……”

  “嗯?”

  “你心里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李静宴眼神尖锐地望着他,从头到脚地打量他,深怕错过他的一丝动静。

  白子霆震惊了,他料不到她会问他这个问题,心情莫名地愉悦了,黑眸直直地望着她,丝毫不逃避,“有,我有喜欢的人。”说完,他发觉他抓着的那只小手缩了缩,眼底的笑意更显了,“夫人不想知道那人的姓名吗?”

  李静宴冰冷地看了他一眼,努力地从他的掌心里挣脱,可是没用,男人的力气本来就大,更遑论他有武功,有的是巧劲,不使力便能牢牢地抓住她。

  白子霆的脸突然凑到她的面前,让她清清楚楚地看清他,薄辱微启,“李静宴。”

  “干什么?”李静宴白了他一眼。 白子霆被她傻傻的模样逗笑了,“那人啊,叫李静宴。”

  李静宴登时睁大了眼睛,见白子霆眼神温柔,随即听到他说:“为夫很喜欢她。”

  李静宴抿了一下唇,“白子霆,不好笑。”

  “我说的是真话。”

  白子霆的眼睛很清澈,也很坚定,令李静宴不由自主地相信他的话。方才她差点就要质问他跟李静茹是什么关系?如果喜欢她,他为什么要跟李静茹走得那么近?但这个想法只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她便没有问了。她垂眸,“夜深了,该回去了。”

  白子霆屈起食指在她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见她惊吓地捂着额头的模样,他略微不满意地说:“你挑起的话题便这样匆匆结束了?”

  李静宴不语,捂着被弹的地方,心中讨厌极了他的咄咄逼人,“你想怎么样?”

  “静宴,你可信为夫的话?”白子霆深深地注视着她。

  他的黑眸里一望无际,她不经意地被他吸引,眼神迷离地望着他,好一会,她才找回了自己。月色朦胧,男色撩人,她深吸一口气,文不对题地说:“白子霆,你最好不要对不起我。”他若是对不起她,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卷走他密室的金银财宝,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听她这么说,白子霆先是惊讶,随即一把抱住她,虽然她说得不明确,但她确实是在吃醋,她这是明晃晃地吃醋啊,这真是一个好征兆。

  “我岂会对不起你?”她可是他这一辈子都要放在心上疼的人啊,他如何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来?

  李静宴轻哼几声,安静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宁安侯府最近的气氛很好,传说中脾气大的冷面侯如沐春风般,对人温和了不少,特别是在宁安侯府内,到处可见白子霆不再是只身孤影,身旁一定会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宁安侯夫人李静宴。两人新婚燕尔,感情蜜里调油,连宁安侯老夫人都十分欣慰,白子霆的眼睛完全好了之后,又在府里休养了一段时日便开始恢复以前的日子,每日上朝,而宁安侯老夫人也开始让李静宴打理一些府内事务。

  如此,两人都不得空,等到空下来又如胶似漆地粘在一块,郑嬷嬷和几个丫鬟们当然很开心他们两人感情好。

  郑嬷嬷等李静宴看好了帐本,端了一杯菊花茶。

  李静宴接过菊花茶喝了一口。郑嬷嬷安慰地说:“夫人如今跟侯爷感情好,真是太好了。”

  李静宴的脸色微红地娇嗔,“嬷嬷。”

  “呵呵,如果年底前能怀上那就更好了。”郑嬷嬷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李静宴的肚子。

  李静宴被看得脸更加红了,小手不经意地摸了摸肚子,“不急,侯爷都不急呢。”她也不急。

  郑嬷嬷想到当初的事情,以过来人的经验说道:“侯爷与大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夫人都不用伤脑筋,如今侯爷除了上朝便是待在夫人身边,绝对没二心。”

  李静宴笑着说:“嬷嬷,我明白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