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白子霆抱着李静宴回了院子,进了屋,拿着棉帕简单地替她擦了擦脸,又将手脚都擦了一遍,抱着她上了床榻,伸手轻抚着她安稳的睡容,眼里一片的温柔。

  想到李静宴看到那些金银财宝时的意外,他抚着她的脸颊,宠溺地说:“宠着你,你便受着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大惊小怪。”

  自从李静宴爹娘去世之后,除了年迈的李老夫人之外,还有谁会在乎她?白子霆要让她知道,从今往后,他会在乎她,要将她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嚣张跋扈才行,就算是养废了她,他也有本事担着。他的娇妻,本该如此行事。

  如果他是真心的,她何不相信一回?李静宴坐在窗户边,看着不远处染红的枫林。那时她离得远,她只看到了白子霆与李静茹站在一起,可他们到底说什么,谁知道呢?也许不是她一开始误会的那样呢?就算白子霆真的心里首经有过李静茹又如何,他现在的嫡妻是她,她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她正正经经地坐在嫡妻的位置上,她何须惧怕别人?白子霆对她如何,她不是石头,自然也有感觉,大不了便赌一把,这场赌局也没什么好怕的,若是输了,便卷走他密室的所有金银珠宝跑路。想到这里,李静宴的心胸一下子开阔了,捂着嘴偷笑。嗯,如此一想,她也不觉得她以后会很惨,因为她以后会很有钱,她可以过得很潇洒呢。

  白子霆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偷笑的模样,狡黠如小狐狸的模样让他的眼睛一亮,无论是何种模样的她,他看着都好生喜欢。他的大掌伸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在她原先的位置坐了下来,大掌不客气地在她的腰间摩挲着,“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李静宴瞥了他一眼,“没有。”她总不能如实地说她在计划着在他抛弃她的时候,她卷铺盖走人的同时,将他的钱给带走吧?他大概会气得不得了。

  她既然不想说,白子霆也不逼着她说,薄唇贴着她的额头吻了几下,“现在日头也不晒,要不去游湖?”

  整日不出院子也确实是闷。李静宴听了,点点头赞同地说:“好。”

  “等用过午膳,我们再去游湖,顺便垂钓。”见她兴致髙,白子霆的心情也跟着愉快了。

  宁安侯府有一池湖,湖并不是特别大,呈月牙形状,湖中养着膘肥的锦鲤,若是一叶扁舟在其中荡漾,也是一件美事。

  湖边,一男一女相携地走着,男子高大、女子娇小,站在一块,男人彷佛能为她撑起一片天。

  白子霆先上了乌篷船,转身扶着李静宴也上了船,乌篷船外面看起来简单,没什么奇特,而里面却别有洞天。里头放着一张两人宽的躺椅,铺着软软的垫子,躺椅旁还有一茶几,上面放着泡好的茶,白子霆让李静宴坐在躺椅上,他则是解开了船绳,幽幽地用划桨一推,乌篷船便缓缓地动了。

  李静宴一手撑起脸颊,看向蹲在船头的白子霆,他正在弄着鱼竿,将鱼饵挂好之后便将鱼竿一横,他席地而坐,望向她,“你先睡一会,等会醒来为夫给你烤鱼。”

  李静宴的唇角一扬,“别到时候什么也没钓到。”

  白子霆哈哈大笑,“静宴是小瞧为夫?”

  “岂敢。”李静宴的脸一转,靠在躺椅上,软软的垫子蹭上去,能感受到一阵阵的柔软,她舒服地窝成一团,耳边能听到湖水涓涓流动的声音,以及一阵阵清爽的风,偶尔还能听到锦鲤从水中跃起,尾巴拍打着水的声音。

  这等悠闲的氛围下,李静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船头的白子霆看了过来,见她睡得香甜,将上钩的两条锦鲤放在篓子里,便收了鱼竿。

  白子霆洗净、擦干了手,缓缓地走向她身边,他身材高大,本来能躺两人的躺椅倒是显得有些挤了,他躺了下来,将她往自己的身上一揽,空间倒是大了不少。

  白子霆低头看李静宴睡得深沉的模样,情不自禁地在她的小嘴吻了吻,一发不可收拾之下,他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深深啜着她的小嘴,将她的小嘴上吻得一片红肿,听她不舒服地嘤了一声,他喘着气、红着眼,贴着她的小嘴,凝视着她。

  见李静宴没有醒过来,他略微有些不满,怎么睡得这么沉?于是毫不客气地继续吻下去,等她醒了再说。

  他薄辱温柔、缠绵地吻着她的小嘴,大掌轻抚着她细腻、修长的脖颈,湿濡之间,他的手徐徐地往下,从衣襟口钻入衣内,触摸到那一方柔软,他的眼里闪过一抹鲜红。牙齿不禁重重地磨了一下她的红唇,听她发出不满的呻吟声,继而轻柔地舔了舔,她又安静下来了。

  薄唇舔着李静宴的唇角,白子霆渐渐将唇地往下移,没有放过她尖尖的下颔,轻啃了好一会,他才继续往下。

  李静宴被白子霆的动静闹醒了,被他又是吻、又是咬、又是摸,她不是毫无知觉的死人,怎么可能睡得着?她喘息地醒过来,便瞧见黑色的头颅在她的胸前移动着,黑色的发丝衬得她的胸白花花一片,视觉上的冲击令她眼睛一花。

  片刻,李静宴回过神,脸颊泛红,咬牙切齿,“白子霆!”

  白子霆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醒了?”

  李静宴的脑海一片空白,手下意识地去推他,“白子霆,你真真不要脸。”

  闻言,白子霆邪气地一笑,“在夫人面前,要脸可没有肉吃。”

  李静宴忍无可忍地呸了一声,“快点滚开!”乌篷船外的天亮得发光,他要真的没皮没脸地胡来,她一定会把他给踢下了船!

  她越是羞恼,他越是放荡,索性将手伸进了她的亵裤里,她的癸水早已干净了,还有什么借口不让他吃肉?

  李静宴难以置信,他竟这样胆大包天,白日宣淫,太过无耻了。她气恼地捶他的肩,一脸的愤怒,“你也不怕翻了船?”

  白子霆微怔,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夫人言之有理。”

  李静宴的脸倏地一下红了,不知道该不该欣慰于他终于有点羞耻心了,可下一刻,她吃惊了,他居然钻进了她的裙子里。

  ……

  乌篷船在湖上悠悠地泛着,时不时地荡漾几下,湖水的波纹一圈圈地散开,无人瞧见那乌篷船上的人在做什么,只觉得此时此景,一片静好。

  ***

  绮丽的晚霞染红了天空,乌篷船停在亭子边,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站在亭子里,一手翻着火块,一手翻着烤鱼。

  白子霆在亭子边搭了一个简单的烤炉,钓起来的鱼则被他放在上面烤着,石桌上放着三盘凉菜,以及新鲜出炉的鱼汤,奶白色的汤头上撒着绿油油的葱花,看上去格外美味。

  烤鱼很快便烤熟了,一股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飘了出来,躺在乌蓬船里睡着的李静宴在一阵香味中醒来,肚子应景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李静宴缓缓地坐了起来,好半晌才想起自己在哪里,身上盖着白子霆的外袍,想到一整个下午,他们如何在乌篷船里翻云覆雨,她一时间羞答答。感觉身下似乎被清理过了,并不黏稠,她拾起他的外袍,弯着腰身出了乌篷船,一抬头便是白子霆爽朗的笑容。

  “醒了?正好烤好鱼。”

  李静宴的眼眶微热,心里有着丝丝的感动,太久没有这样被人在乎了,她恍神地站在那,看着他好一会,她浅浅一笑,“好。”

  李静宴想起很久以前,爹娘还在的时候,爹最喜欢带着娘和她去庄子里玩,那时的她是最无忧无虑的,爹会给她抓鱼,烤鱼给她吃,还会陪她打鸟,娘会早早地准备好膳食等他们回来。到了夜晚,三人会躺在躺椅上,一同看月亮、数星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