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李静宴的神色微微一惊,手用力地挣了挣,却怎么也挣不开。她脸色不好地瞪了他一眼,他笑着说:“怎么了?”

  “侯爷的眼睛好了,难道还要妾身牵着侯爷继续走?”李静宴嘲讽地说。

  白子霆包容地望了她一眼,“静宴,我们是要一辈子牵手的。”

  李静宴大大地震惊了一会,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辈子……她想过与他的一辈子,可想到他用心险恶,别说一辈子,就是一刻也不想与他待下去,更不要说牵手之类的话了。

  “为夫想与你白头偕老啊。”白子霆语气宠溺地说。

  李静宴抬头看他,好想要他不要胡说八道,他心中既然有了李静茹,便别跟她矫情地说一辈子,她有时有些傻气,但不是蠢,他便要哄骗她能否用些心?

  在白子霆眼伤的时候,他用尽心思要见李静茹,如今他眼睛好了,什么也绑不住他了,他爱什么时候去见李静茹,光明正大也好、偷偷摸摸也好,她反正是管不住他的。

  而现在,白子霆转头跟她说起了什么白头偕老?李静宴的眼里闪烁着冷意,白子霆所谓的白头偕老到底是跟谁?是跟她吗?他心里想的那个人会是她吗?她不致于这般愚蠢到会对号入座。特别是在知晓白子霆的心上人是李静茹之后,她的真心没有办法给他了,哪怕是丢给狗吃了,她也不会给一个满口胡话的白子霆。

  见李静宴不说话,冷然的气质更为明显,白子霆感到莫名的无奈,仿佛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他空着的手碰了碰眼角,心想还不如继续瞎下去,起码她对他温柔多了。但要他维持只能碰,没得看,他心里就难受了,这个女人从女娃到少女,再到如今的模样,他亲眼看着她成长,在他的心中尘埃落定,根植于他心底,无法撼动,若是眼睛能治愈,他说什么也不要失去能瞅她的机会。

  拉着面无表情的李静宴去了书房,白子霆先让她进去,又吩咐木易准备茶水及点心,转头看向坐在梨花椅上的她,就算她寒着脸,他都觉得好看。白子霆笑着关上门,拉起她走到一幅字画前,当着她的面,他拉开字画,“左三下,右六下。”

  白子霆一边动一边跟李静宴说,她正不解的时候,挂着字画的那面墙忽然就转开了,一间密室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手里不知何时摸出了一颗夜明珠,一手牵着她,一手拿着夜明珠走进了密室。

  密室并不宽闹,刚好是一间小屋子,里面放着一张桌子和一张祠子,白子霆走到桌案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玉盒,打开给她看,“这是为夫所有的财产。”

  李静宴看了过去,厚厚的一叠,宁安侯府果然家底丰厚,她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还在思索着他的目的。

  见她并没有因为钱财而眼热,白子霆眼里的笑意更明显了,她说她爱钱财,可她一点也不贪他的贝才,明明他是她的夫,她是贪他的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就是她这副模样让他更相信她根本就不爱钱财,那么她拚死拚活地要接绣活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想自食其力。

  白子霆思索着,他能给她优渥的生活,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么她又为什么要自食其力?他让她依靠不好吗?她当初在李家过的日子不好,所以偷偷赚银子,她在宁安侯府里吃好、喝好,却也想赚银子,唯一能解释的理由便是她不想依靠宁安侯府,也不想依靠他这个夫君,她也根本没有把她自己当作宁安侯府的人。

  “白子霆,你捏疼我了。”李静宴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她被他幽幽地看了一眼,身子泛起一股冷意,他又要发什么疯了?

  白子霆微微松了松手,兔得真的捏坏了她的小手,继续说道:“你是宁安侯夫人。”

  李静宴微怔,看向白子霆,他正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她,“所有的事情你都该知道的。”

  所有的事情……她眼神复杂地看向那玉盒,这些事情他便是不跟她说也无妨,他却告诉了她,这样台无心机地告诉她,他想要怎么样?

  “你是我的妻,是要同我白头偕老的女子,我没什么事情要瞒住你。”白子霆坦荡荡地看着她,又指着放在一个架子上的几个紫檀木盒,他上前一一打开。木盒里面分别放着黄金白银、美玉佩环,“方才是一些良田、铺子之类的地契,这些则是现有的,你若是急需可以拿去用。”

  好半晌,白子霆没有听到李静宴的声音,他转头看她,“如何进这里你也知道了,这些东西都是你我的,你要用便用,不许再做那该死的绣活。”

  李静宴惊讶地看他,原来绕了一大圈,他的用意便是不要她再接绣活了?她直直地盯着他,这样的想法她都不敢再去想了,可是这个想法一旦种下,便如风一般地在她心里狂长。

  “白子霆,我接这些绣活让你很丢脸?”李静宴换了一种方式问。

  白子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自然没有,为夫是心疼你。”说着翻开她的手,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娇嫩的小女娃,说弹琴手会疼,女红难道就不疼了吗?她手上的茧子都长出来了,可想而知她女红做了多少。

  李静宴抿了一下唇,“侯爷不怕我大手大脚地花光了钱,败了宁安侯府吗?”

  白子霆脸微黑,“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养不起,我还是男人吗?”

  李静宴的眼眶微微发热,她明知道这个男人心里的女子不是她,若是不对他设下心防,以后她想要更多,远远超乎了这金银珠宝,到时又该如何收场呢?

  可此时白子霆将这些东西献在她的面前,无疑是对她的信任,她只是想不通,他心中既然有李静茹,甚至为了李静茹娶了她,为何还要宠着她?不如将她摆在嫡妻的位置上,两人互不干涉才是最好的方式,不是吗?她想不通,脸色微微发白,伸手捂着脑袋,“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了。”

  白子霆静静都等着她的回应,却没想到她居然如一只狡猾的小狐狸般绕开了,可哪怕心知她在逃避,可他终究舍不得,大掌搂住她的腰肢,将轻盈的她抱在怀里,低头对上今晚不知惊讶了几回的水眸,“我抱你回去。”

  “不、不用了,我自己走。”让他抱回去,被人看到了会很丢脸。

  “难道你在骗我?”

  白子霆的冷眸一瞪,她瞬间乖巧了,她能怎么办呢?她似乎更疼了,她直接将脸埋进了他的肩膀上。

  白子霆这才稍显满意,直接出了密室,走到门口的时候,木易正端着茶水、糕点过来,一看这场景还以为出大事了。白子霆向木易吩咐“夫人的身体不适,去请个大夫过来。”

  心中发虚的李静宴干脆装到底,既然要请大夫了,她就索性装病好了。她靠着他,嗅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阳刚味道,这股味道很容易令人安心,眼皮渐重,她阖上眼,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白子霆垂眸望了她一眼,看着她那彷若不知愁的小脸,心里顿时满满的。这是他的人,是他全心全意要护着、要宠着、要爱着的人。

  木易跟在白子霆的身后,在下一个岔口就要分开去寻大夫的时候,白子霆传话过来,“不用请大夫了,夫人睡着了。”

  木易一脸的呆滞,注意到侯爷温声细语,以及稳键的步伐,连忙收起一脸的呆样,待在了外院,看着侯爷抱着夫人远去的背影,他低声嘀咕一句“从以前侯爷就一颗心都扑在夫人身上,现在是要把夫人当眼珠子疼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