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李静宴呆呆地看着他的动作,突然醒悟,推开他,羞红着小脸跑到了花架边,就着里面的冷水洗了洗手,觉得不干净,又用了香胰子,将小手里里外外地弄干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感受到背后仿佛有一只野兽正盯着她,李静宴忍着拉起裙子要逃跑的冲动,挺直了背脊,转过身,果不其然对上了白子霆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她抬了抬下颔,不甘示弱。

  白子霆的唇角带着冷冽的笑,“夫人是嫌弃为夫脏?”

  李静宴默默地想,难道不脏吗?她心中这样想,面上一派冷然,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侯爷,妾身去小厨房看看有什么糕点。”

  说完,李静宴就要往外走,突然她的腰身被强壮的手臂给掳了过去。白子霆从身后抱住她,下颔顶在她的脑袋上,闻着她淡淡的发香,“夫人,为夫很脏?”

  真是没完没了,他脏不脏他自己不知道吗?

  见她抿着唇不说话,白子霆低下头,“你说说看。”

  “妾身没有这么想。”她心口不一地说。

  白子霆瞧得出她敷衍的态度,眼里闪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也是,平日里为夫都将这些留在了你身体里,也没见你去清洗,想必是爱死了。”

  被他的话一刺,李静宴整个人猛地一跳,他说的话倒是不假,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她气得身体轻颤。

  抱着她的白子霆哪里会感受不到她的怒意,笑意连连地安抚着她的背部,“是为夫不好,为夫想多了。”

  李静宴磨了几次牙,才地将怒意给压下了,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惹怒她的!

  “夫人莫气,为夫错了。”白子霆态度良好地认错,一副深怕她生气不理他的样子。

  看他这副嘴脸,李静宴哪里会不气,她只会更气。她脑子里那一根叫理智的神经啪地一下断了,她一转头生气地把他推开。

  也不知道白子霆是真的无力还是怎么了,竟倒在了一旁的湘妃竹榻上,“静宴,我知道错了。”他乖乖地认错。

  他的道歉根本是火上浇油。李静宴啊了一声,直接跳到他的身上,抡起小手便往他的胸前捶,“不要脸,白子霆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脸皮厚得跟铁墙铜壁似的,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

  一边骂着一边捶打着白子霆,李静宴也不知道自己的恶胆是从哪冒出来的,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欺到了头上,她怎么也忍不下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啧啧,这小团子被他气成了这副模样。白子霆不怒反笑,无论她怎么样,他都觉得她可爱,就算她揍他,那微不足道的力道根本不会令他觉得疼,反而证明了一句话,打是情,骂是爱啊。她越是这样,不就表示越爱他吗?这般一想,那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就跟按摩一样,格外舒心。

  疯狂地捶了他一顿,等李静宴发丝凌乱地坐正了身子,看着身下毫发无伤的白子霆,她恨得咬牙切齿,他压根没有觉得疼,看他的样子,他好得很,真是浪费她的怒火、浪费她的力气。她噘着小嘴想从他的身上下来,今天她真的是疯了,干嘛要跟他计较?他不就是想看她狗急跳墙的模样嘛,她竟蠢得跳给他看,真是蠢死了。

  李静宴深吸一口气,她从来没这样撒野过的,她努力地调整着呼吸,耳边却听到他说了一句“夫人,你要霸王硬上弓,为夫会尽量配合着。”

  瞬间李静宴的发丝都要被气得翅起来了,这个人真是好不要脸啊!她正要发火的时候,他沙哑地笑了,“不过你现在不方便,等几日吧。”

  李静宴手掌往他的胸前用力地挥了一下,愤怒地吼道:“你给我闭嘴!”

  屋里顿时鸦雀无声,李静宴压住了火气,淡淡地说:“侯爷还是以前那样的好,如今这副模样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谁冒充的。”

  白子霆轻笑,“原来静宴喜欢个瞎子。”

  瞎子,他就是这般地形容他自己,想到李静茹也是这么说他,她的唇角冷冷地绽放了一朵没什么笑意的笑容。

  察觉到她的疏远,白子霆的眼睛闪了闪,正要拉下她好好盘问一番,她手脚伶俐地跳下了榻去,他想抓她都来不及,看着她飘然离开的身影,他沉下了脸。

  白子霆觉得最近的李静宴有些奇怪,准确来说,应该是自从回门之后,回到侯府,她变得非常奇怪。虽然她仍然以他为夫,柔顺地服侍他,却更为冷淡。

  白子霆就是见不得她这副模样才会故意惹恼她,看她生气的模样,他反而乐了,只要她还愿意在他面前使性子、发脾气,他才肯放心。但是方才他一定说了什么触动了她,她周遭气息一下子冷了,他是习武之人,对于别人对他的气息很敏感,善意的、恶意的,他能清楚地分辨。

  刚才李静宴的气息冷若冰霜,没有善意,亦没有恶意,可是他能感觉到她的飘忽以及远离。白子灵的眼神越发冷酷,当时回门在李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她对他冷淡了?或者是什么事令她烦恼?

  他与她之间,他不容许有任何的隔间存在,他要她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白子霆抚了抚眼角,压下心中的急躁,无妨,她在他的身边,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慢慢地解决。

  ***

  用过晚膳,李静宴带着珍珠去花园散了会步,便悠悠地回院子了,刚走到院子门口,便看到铁黑着脸的白子霆。

  甫一见面,他便开口道:“为何不等为夫一起散步消食?”

  之前他眼伤时,她都会陪着他一同散步,可如今他眼睛好了,还要她像丫鬟似的陪着他,说不过去吧?她找了一个借口,“侯爷刚才不是有事吗?”

  白子霆的脸更黑了,从他的眼睛好了之后,她总能找很多借口摆脱他,但刚才木易确实有事找他过去。他冰冷地注视着她,她被瞧得浑身不舒适,但仍然昂首挺胸,并不打算让他小瞧了。他一个脚步上前,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去书房。”

  珍珠正要跟上,白子霆冷冷地道:“不用跟上。”

  一路上,白子霆走得极快,李静宴被他拽着走,走得气喘吁吁,脸蛋又浮现了一抹健康的红晕,“白子霆,你慢点。”

  白子霆脚步一顿,一个转身,将没有来得及停住脚步的她抱在了怀里,一手轻轻抹了一下她的额头,温柔地说:“夫人这般投怀送抱,为夫该如何是好?”

  李静宴懊恼地瞪了他一眼,“闭嘴。”

  白子霆扬了一下眉,大掌温柔地将她凌乱的发丝捋到她的耳根,食指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地挪了挪,揉着她那柔软的耳垂,看她敏感地打了一个颤,他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是,为夫不好,走太急了。”转而白子霆牵起了她的手,十指相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