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为夫已经上钩,滚不了了。”白子霆往她身上一压,凑在她的耳边,吹得她的耳朵湿漉漉一片,“而且不一定要用那样的法子,总归还有别的法子可行。”

  见她一脸嚣张地占着癸水不让他碰,说一回,他便当真一回,说第二回,还是在她火上浇油的情况下说的,他能当真,却不会如她的意。怎么着,他也要大振夫纲,让她知道,别以为癸水是免死金牌,也别以为能拖到后面,有些事情是可以用特殊的法子好好地解决的。

  李静宴被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吓得面色发白,“你是什么意思?”她癸水在身,他还想对她做什么呢?

  在她心里彷徨不已的时候,白子霆的手忽然收了回去,她当下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刻他的手却从她的衣襟口滑了进去,毫不费力地拉开了肚兜,大掌捏住了她的浑圆,“这倒是不瘦。”

  听着他不要脸的荤话,李静宴的整张脸都红了,硬生生地被他气红了,恼怒地转而去扯他的手,“白子霆,你给我走开,还有你的手,拿开。”

  “你偏生要说我娶你委屈,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瞧瞧你。”白子霆含住她的耳尖,吮着那圆润的耳肉,“浑身上下,哪为夫都觉得很好。”

  李静宴羞红了脸,将脸偏了过去。这个满嘴胡话的男人真的是当初她嫁来时见到的清高男子吗?这般的不要脸,简直是让人招架不住。

  白子霆的大掌彷佛带着天然的火力,揉捏着她的胸脯。李静宴瞥了一眼在她胸前作怪的男人,脸色绯红,却怎么也躲不开,干脆装死。

  他轻哼了一声,摆明看不上她这副模样,摸得她胸前的花蕊都硬挺了,他邪笑地松了手,见她娇羞得抬不起头的模样,龇牙喇嘴地朝她笑,好生得意。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反应呢?忍着胸前的肿胀感,李静宴用力地推开白子霆,他就跟一座大山似的压在她的身上,显然不打算离开。

  “你、你还想怎么样?”李静宴愤然地瞪他,自从他眼睛好了以后,他便有些得意忘形了,总是时不时地用那一双深邃的黑眸盯着她瞧,性格也越发顽劣,还是如以前那样高高在上的好,起码他不会做这种羞死人不偿命的事情。外面的天正大亮着,他就对她上下其手,这是从前所没有的事情,她防备地看着他。

  白子霆朝她一笑,露出两排亮白的牙,“静宴,为夫忍着难受。”

  李静宴的脸一下子红了,小嘴讽刺地说:“妾身给侯爷准备的通房丫鬟已经配人了。”

  难得见她这样的张牙舞爪,白子霆欢喜地又吻了她一记,“夫人给为夫准备通房丫鬟,居心何在?”

  他居然有脸控诉她!李静宴的脸一沉,“哪一个新嫁娘身边不准备通房丫鬟的?还不是你们男人坏毛病给惯的。”

  李静宴其实压根看不起男子宠幸通房丫鬟的,说好听点,通房丫鬟是在女主人不方便的时候伺候男主人,可搞笑的是,女子癸水也不过几天,难道男人就忍不住了?可笑至极。当然,女子怀胎十个月就没办法照顾男子某方面的需求了,可为什么女子辛苦生孩子,男子却要在一旁享受?

  不怪李静宴这么想,她去世的娘亲便是这么灌输她这个想法的,诸如此类的事情就是弄得男人矫情得不得了,还说以后要给她找一个不会捻花惹草的夫君,可惜爹娘早早去世,为她订下的未婚夫舒大少爷又是一个不可靠的。

  说起这个舒大少爷,以前也是一个不错的人,常常照顾她,可惜她爹娘去世,二房落败之后,舒大少爷便不怎么来找她玩。后来珍珠偷偷地帮她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舒夫人给舒大少爷准备了几个丫鬟玩,人家“忙”得没时间来找她,以致于他因意外去世,她完全没有任何伤心的感觉。

  这世上有无数种模式的夫妻,例如李静宴的爹娘,他们一直很恩爱,李父身边什么人也没有,就只要李母,就算李母只生了一个女儿,李父也没有纳妾的想法。反观李家大房,李大伯父就有两个小妾,李大伯母虽然看上去风光,可在府内对两个妾侍的打压也是毫不手软。

  显而易见的,没有一个女子愿意跟别的女子分享自己的夫君,而所谓的需要小妾、通房丫鬟伺候,都是矫情男子被惯出来的臭习惯。

  李静宴嫁到宁安侯府的时候,她还想过永远不要让那两个通房丫鬟开脸,就算被形容成妒妇,她也不在乎,因为她心里想的便是要好好地与白子霆做夫妻,夫妻、夫妻,中间岂能再插一人?可在知道白子霆喜欢的人是李静茹之后,李静宴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别说做夫妻了,白子霆以后别因为李静茹给她脸色看便很好了。

  沉默了半晌,白子霆发出低低的声音,“矫情、坏毛病?为夫如果没记错的话,还是为夫作主让她们嫁给管事的儿子。”

  李静宴看了他一眼,“哦?那么侯爷在外面有外室?若是一个乖顺的,妾身也不反对侯爷接进来。”反正无论他有多少女子,他最爱的李静茹是不可能进府的,她心中有数,却每每想到这个事情心中便有气。她不愿被他利用,也不愿被他当作替身,可没有办法,她已经身陷囹圄,嫁进了宁安侯府,又是嫡妻,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嘲讽地想了想。

  听了她的话,白子霆的脸色阴沉,在她的眼中,他便是这样的人,不是要通房丫鬟,就是养外室?她以为他是什么人?

  白子霆生气地靠在李静宴的身上,让她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某一处的变化,看她僵硬的脸色,他才笑了,“外室,亏你想得出来,为夫还怕填不饱你的肚子,哪有精力去应付别的女子?”

  李静宴的脸色倏地大变,什么填饱她的肚子?她对这种事情又没有很热衷,她才没有这种“大胃口”呢。

  “我……”她下意识地闭嘴了,感受着小腹上的那抹火热,她的脸色涨红一片。

  “我不需要别的女子,你也不用替我作决定,为夫此生只要你一人。”白子霆眼里闪烁着深情的光芒。

  可惜李静宴低着头,没有瞧见,她也没有把他的话当真。随他要几个女子,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心中想的是如何阻止他禽兽的行径。

  李静宴不敢动,深怕动一下便引起他更剧烈的反应,她这副乖顺的模样落在他的眼里,更是可爱得不得了,他小腹的火烧得更加旺盛了。

  白子霆附在她的耳边道:“为夫好好教你,你要认真地学着。”他坐了起来,无视她警惕的目光,将她的手摁在了小腹下方。

  ……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