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自从白子霆的眼睛好了以后,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看着李静宴,好像看一百遍也不会厌烦一样,而李静宴也不好动,她喜静,最爱的便是坐在那做女红。

  李静宴坐在湘妃竹榻上,细心专注的模样是他最喜欢的画面,可等到木易吞吐地告诉他,李静宴居然在接绣活的时候,他脸上的惬意全数消失了。她缺银子?如果她缺银子为何不跟他说?他可以给她银子花。她宁愿累着她自己也不愿开口是为了什么?

  白子霆冷着脸从书房走回了院子里,李静宴在屋子里,他抬手打断了要通报的丫鬟,慢步走进了屋子里,站在分开里间和外间的湘妃竹帘后。

  “夫人,你真的得小心眼睛,可千万别伤了眼睛。”珍珠心疼地说。

  “放心好了。”李静宴的声音此刻透着欢快,那是跟白子霆在一起时所没有的。

  外间的白子霆双手握拳,脸色阴得可以滴出水来。

  “绣活的银钱奴婢已经存在了钱庄。”珍珠汇报道。

  “嗯。”李静宴颔首,擦了擦额上的汗,“倒是连累你们同我一起辛苦。”

  “夫人,这话可别再说了,无论你做什么,老奴与珍珠都会支持你。”郑嬷嬷说。

  白子霆掀开竹帘,看到了她们三人僵化的模样,他低声道:“你们先出去。”

  李静宴怎么也没想到她说的话被白子霆听到了,当下心里一沉,使了一个眼色让珍珠和郑嬷嬷先出去,她们只好听命离开。

  李静宴不知道白子霆听了多少,沉住气地坐在那,听白子霆徐徐地开口,“你缺银子?”

  李静宴打哈哈地说:“没有,只是闲来无事,做做绣活,又能赚些银子。”

  “堂堂宁安侯夫人,居然做绣活赚银子,夫人啊,你说这是不是一个笑话?”白子霆冷笑地说。

  李静宴正色地说:“侯爷这话错了,我又没有偷也没有抢,自己赚点钱又如何了?”

  “你是我的妻,你若是缺钱尽管跟我说便是,为何要做这种事情?”白子霆的手捏着木桌,啪地一下,捏断了紫檀木桌的一角。

  看着从他手里掉下的木屑,李静宴才明白他平静的外表下燃烧的怒火,她深吸一口气,“我说了,我只是闲着无聊做的,我有嫁妆呢,哪里会缺银子?”

  “闲?”白子霆松开木屑,随意地拍了拍,“你若是闲,便给为夫做做衣衫、做做鞋袜,什么都好,为何偏偏要做什么绣活赚银子?”

  李静宴真的没想过这件事情会这么快曝光,因为珍珠是以她自己的名义去取的绣活,也没人会怀疑是她要做,毕竟她的身分摆在那里,她根本不需要这么做。但白子霆不是迷糊的,他没有那么傻,他定然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垂下了眼眸,“不瞒侯爷,我喜爱银钱,没银钱傍身我浑身不舒服。”

  白子霆猛地将她手里的半成品给扔在一旁,将她的掌心摊开,果不其然地摸到了茧子,他眼里闪过疯狂的光芒,食指搓着她的茧子,试图搓掉,却没用,他既心疼她又气恼她。

  “你喜欢银钱没有错,你要钱,为夫给你。”白子霆火气极大地朝她吼着,道:“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做这些,我便让人打断你那个丫鬟珍珠的腿!”

  李静宴刷地一下看向他,眼里闪烁着倔强的泪光,“你怎么可以这样?”

  白子霆的大掌捏着她的下颔,“你是我的妻,我绝对不许你委屈你自己。”之前她在李家卖绣品就算了,他悄悄帮她便是,如今她居然重操旧业,他想要爱护她、疼她,不是让她如此劳累。

  李静宴的眼中闪过一抹嘲笑,“倒是委屈侯爷了。”

  白子霆冷了脸,“你是什么意思?”

  “侯爷娶了我,委屈侯爷了。”李静宴凉薄地望着他,眼中也闪烁着一簇簇的火花。

  白子霆挑了一下眉,“娶你,我委屈?”他这一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便是娶她,什么时候娶她成了委屈他了?该死的,她在说什么鬼话,简直是胡说八道!

  “我不委屈。”白子霆冷冷地说。

  李静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将半成品检起来,放在了一边,往外走。强硬的手臂横了过来,他认真、坚定地重复道:“我没有委屈。”

  李静宴淡淡地说:“侯爷委屈不委屈,侯爷自个心里清楚。”

  白子霆的眼一暗,一把将她抓到怀里,语气冷沉地说:“李静宴,我一点也不委屈,我心甘情愿。”

  李静宴的唇角嘲讽地扬了一下,是啊,他心甘情愿,因为他想要娶的那个人不愿意嫁给他,不是吗?他便退了一步娶她。李静宴使劲想从他的怀里离开,他的怀抱却跟铁笼子一样怎么也挣不开,“侯爷,请放开。”

  白子霆伸手捏住她的下颔,这才发现她清瘦得厉害,与他记忆里那个圆滚滚的女娃不一样了,“你太瘦了。”

  “侯爷想太多了,我并不瘦。”她的体态不胖不瘦,尚可。

  “以后多吃一些。”他叮嘱道。

  李静宴望了他一眼,又说了一遍“侯爷,请放开。”

  白子霆的唇角邪佞一扬,抱着她往后一退,正好退到了床沿,一个重心向下,便抱着她在床榻上翻滚了起来。

  一个翻滚后,李静宴的发髻乱了,衣衫皱了,狼狈地红着小脸在白子霆的身下气喘吁吁,“白子霆,你干什么?”

  他浅浅一笑,“什么也没做。”微顿,“听夫人的语气似乎是很失望,如此我什么都不做反倒是对不起夫人了。”

  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明明是她在质问他!李静宴正要张嘴说话,白子霆的手忽然从裙子底下探了进去,她惊得睁大了眼睛,“你在做什么?”

  “夫人,为夫在做你想为夫做的事情啊。”白子霆心满意足地欣赏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想到曾经他因为眼伤失去了多少回可以正眼欣赏她可爱模样的机会,他心里便有些懊恼。

  李静宴忙不迭地抓住他的手,不许他再摸下去了,“拿出来。”

  感觉到他灵活的手指正勾着亵裤的边沿,她慌得夹紧了双腿。他啧了一声,低头吻了吻她的小嘴,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儿啊?

  “唔。”李静宴捂了一下被亲的小嘴,一脸的惊慌,逗得他笑意连连。她不断地往后缩,“我癸水还没干净呢。”

  白子霆故作惊讶地看她,“那夫人为何要勾引为夫?”

  她的脸一下子黑了,她哪里有勾引他?明摆着是他不要脸地靠过来,到头来却说她不要脸,她一直让他放开,他没听到吗?是嫌她说得太文雅了是不是?

  “你滚!”她简单、粗暴地喊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