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白子霆却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落在她的眼中,只是在寻找她与李静茹的相似处罢了。说实话,他要失望了,她与李静茹没有丁点的相似,她肖母,更像外祖家的人。

  任由白子霆打量了一番,他突然凑了上来,轻轻地吻住她柔嫩的小嘴,以前只知道她的唇娇嫩得很,如今才知道她的唇色如天然的玫瑰般粉嫩,无声地诱惑着他。

  李静宴吓了一大跳,自从他要治眼睛开始,他们两人便没有亲密举动了,最亲昵的也不过是他拉着她的手罢了。他突如其来地吻住她,真真吓了她一跳。

  白子霆的黑眸注视着她每一个反应,看她如兔子般惊慌,想逃又逃不开,从而红了脸颊,他看得如痴如醉。幸好眼睛治好了,否则她这副娇羞的模样他如何能见?他心喜地含着她的唇瓣,她的柔软刺激着他,他稍加用力地堵住她的唇瓣,用力地吸吮着。

  李静宴轻轻地喘息,手抵着白子霆的胸膛,小脸往旁边侧去。他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光,大掌扳正她的小脸,不许她退缩,逼着她张嘴,灵活的舌尖快速地缠上她,恨不得吞了她。李静宴被他狂野的吻给吓住了,之前被他吻过,他也不会如此的激烈,此刻的他用力地将她压住,就如一头狮子一般不许她有任何反抗的行为,即便只是哼几声也不许。

  白子霆的霸道通过他的行为透到李静宴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中,她挣扎着要推他,却又推不开,可怜兮兮地在他的身下被他吻了一遍,嘴里尽是他的味道,她难受地蹙眉。

  等白子霆松开她的时候,她狼狈、迅速地从他的身下逃开了。他倒不急,笑盈盈地看她,“静宴,你在怕为夫吗?”

  李静宴的背脊发凉,她不是怕,她是怕死了。眼睛看不到的他如文弱书生般,看着好些亲近,可此刻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就如一头正在追捕猎物的猛狮,她哪里敢再靠近他。

  “过来。”白子霆朝她摊开掌心,眼角仍然残余还未退下野蛮的红光,唇角依然弯起,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李静宴做了此生最大胆的事情,她刷地一下拉开了门,对着门外的郑嬷嬷说:“侯爷要喝庐山云雾,赶紧去泡茶。”

  郑嬷嬷一怔,飞快地反应过来,正要点头去泡茶,李静宴又一脸的为难,“侯爷,她们笨手笨脚的,还是妾身去泡茶吧。”说完,她脚下生风一般快速地离开了,留下了一群“笨手笨脚”的下人。

  白子霆静静地看着她们,冰冷地说:“什么事情都要夫人去做,要你们何用?”

  郑嬷嬷立刻带着几个小丫鬟去小厨房,说什么也要将夫人推回来,以此证明她们非常有用。

  李静宴姗姗来迟,对上白子霆明显取笑的眼眸,她不争气地红了脸,“小厨房里的桂花糕还不错,妾身去……”

  “奴婢去取。”金珠立刻往小厨房跑去。

  李静宴心中暗道不好,又说:“昨日我做了红豆馒头……”

  “奴婢去。”银珠已经快速地离开了。

  李静宴安静了,看着站在门外的珍珠,她不开口了,她要是再说什么,只怕唯一的丫鬟珍珠也要去小厨房,那么留下她与他一块岂不是更危险。

  见她终于消停,白子霆方缓缓地开口,“为夫是猛兽吗?”见他她就要跑,真是见鬼了。

  白子霆能感受到李静宴的抗拒,这三个月来她虽然在他身边待着,却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牵住她的小手,她不会挣开,可现在她会,她在变,但为何而变他不知道,可他非常不喜欢她这样的变化,她是他的女人,绝对不能拒绝他的靠近。

  “没什么,妾身只是觉得大白天的,侯爷这样不好。”李静宴但下脑袋,露出绯色的脖颈。

  白子霆眯了眯眼睛,“那么晚上便成?”在看到她的身子僵硬的那一刻,他心生一股杀人的冲动,她为何会抵触他?这是原来所没有的。

  “侯爷,妾身来癸水了。”李静宴的声音低低地说。

  白子霆握紧了拳头,怒张的火焰无声地包围了他与她,“嗯?”

  “妾身不敢委屈了侯爷,嫁过来的时候娘家也准备了两个通房丫鬟,今日开了脸放在屋子里可好?”李静宴的声音温温的,眉眼俱是一派的顺从。

  “抬头。”白子霆开口。

  李静宴缓缓地抬头,白子霆笑着看她,她忍着别开眼的冲动,安静地望着他。良久,他开口,“记住,我不喜欢你低着头。”

  她的唇角抽了抽,柔顺地说:“是。”

  “至于你说的通房丫鬟。”他笑了,“想听一个故事吗?”

  李静宴浑身打了冷颤,他却霸道、不失温和地将她拉到了腿上,“曾经有丫鬟想趁我眼伤的时候爬上床,你知道她是什么下场吗?”

  “妾身不知。”她又想低头的时候,他的大掌抵在了她的后颈上,她立刻不动了。

  白子霆呵呵地笑了两声,“我让人打了她板子,以儆效尤。”

  她沉默了。片刻,他问她,“夫人可是要为夫再以儆效尤一番吗?”

  她还未嫁过来的时候,便从李静茹的嘴里听到了他很多可怕的传言,她本以为是谣传,但他承认是真的。

  似感觉不到她的惧意了,白子霆亲了亲她的眼角,“静宴,可还要给那两个丫鬟开脸?”

  “不、不了。”李静宴脑袋摇得如波浪鼓一样。

  “可惜我这个人很容易记仇,这仇自然不会算在夫人的身上。”白子霆笑里藏刀地说。

  至于算在什么人身上,李静宴立刻明白了他的话里有话,她吞了吞口水,慢慢地说:“她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她瞅了他一眼,“你身边可还有适合的人?”

  见她如此上道,白子霆很满意地说:“府中有一个管事两个儿子都到了成亲的年妃,不过没有人选。”

  “那便将她们配给那两人吧。”李静宴说完之后舒了一口气。

  “你是宁安侯夫人,府里的事情你可以作主。”他这么说。

  李静宴用力地点头,面上却没有喜色,为何他眼伤好了之后,给她的压迫更强烈了呢?

  白子霆揉了揉她的发丝,“夫人这样乖巧,为夫很喜欢。”

  李静宴默默地垂下眼睫,之前的白子霆不可靠,如今的白子霆则是不能信,她心中泛着淡淡的忧愁,要如何才能在宁安侯府生存下去呢?她的唇角抿了一下,靠她自己。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唯有靠她自己。

  庆幸的是,她从未想过要依靠白子霆。也多亏了她早早发现了白子霆与李静茹之间的情愫,否则等她完全地信了他,那么等待她的便是万劫不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