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那时候李静宴以为白子霆有什么阴谋论,于是刚嫁过来的几天,她处事也格外小心,他说什么都要陪她回门的时候,她以为他要羞辱李家人,没想到他对李家人客客气气的。

  直到下午的那一幕,李静宴才豁然开朗,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李家大小姐李静茹。娶了她李静宴,白子霆可以光明正大地见李静茹、关心李静茹。

  李静宴不知道他这般深情,伤了眼,成了李静茹口中的瞎子,对李静茹还这么的恋恋不舍,对李静茹情根深种。李静宴不求白子霆有多喜欢她,甚至爱她,但她想跟他做一对白头偕老的相敬如宾的夫妻,她会好好对他、照顾他,可一切的一切的都是她所想的水中月、镜中花。

  在瞧见那一幕之后,李静宴甚至无法再保存着这个单纯的想法了,他心中装了人,装的人还是她大姊姊李静茹,她情何以堪,又如何面对?

  李静宴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便怎么也掩饰不了对他的抗拒,他一靠过来,她便浑身发冷,这么热的天气,她却一身的冷意。

  这个男人一边喜欢着李静茹,又一边对她示好,她只觉得他可怕,恨不得逃开,可不能。她是他的妻,她不可能逃,她也没有地方可以逃,李家名义上是她的娘家,却绝对不会作她的后盾,她太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了。

  在遭受这个打击之后,李静宴整个人心不在焉,要回去时李老夫人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推说没事,李老夫人拉着她的手,让她不要太倔强,要是遇到一些事情,适当地弯弯腰也是要的。但这件事情,李静宴自问如何也无法弯腰,她根本无法接受白子霆娶她的背后是这样的居心叵测,如今她无法将他当作夫君,只能将他当作宁安侯爷。

  看着那执意要为她烫手的大掌,她的心沉了沉、忍了忍,闭了闭眼睛,忽视那源源不断的热度,她淡淡地说:“侯爷,该去娘那了。”

  “嗯。”白子霆握着她的手,心才没有这般的慌乱,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他的心里闪过一抹不安。此刻,他的心涌起一抹狠戾,她是他的。

  夏天的天气格外闷热,屋子里即使放了冰块却还是热得很。李静宴窝在一旁的湘妃竹榻上,小心翼翼地做着女红。一旁的珍珠手上也没有停,金珠、银珠则是去厨房做糕点了,郑嬷嬷在一旁打络子。

  珍珠做了一会停了下来,看着额上冒汗,神色淡定的李静宴,心疼地上前,替她擦汗,“夫人,要是累了便休息一会吧。”

  “嗯,不用了,闲来无事。”

  珍珠红了眼,咬着唇想开口,被郑嬷嬷狠狠地瞪了一眼,珍珠才忍下哭泣的冲动。她不知道为什么夫人的命这么苦,侯爷心中有人却娶了夫人,她还以为夫人苦尽甘来,总算能过上些好日子了。

  李静宴有了未雨绸缪的计划,既然白子霆的心中有人,那么她得早些筹划,免得他忽然想休了她之类。她以前并不是如此悲观、消极的人,可这一回她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她嫁到宁安侯府的嫁妆是不能动的,以免让人怀疑,她身上也有些银子,但不够,她打算要嘛买一块良田、要嘛买铺子,接着租给别人,也算是进项。

  所以李静宴打算赚银子,而她最擅长的莫过于做女红,女红能赚的又少,但目前最安全的便是这个法子,慢慢地攒银子。

  就算真的买不了铺子、良田,以后离了宁安侯府,她的生活也不会太难过,毕竟她是不可能再回李家,李家不会再接纳她,到时候身上多些银子傍身再好不过。珍珠和郑嬷嬷是知道她的打算,而金珠、银珠只当她喜欢做女红而已。

  “夫人,你得仔细眼睛。”郑嬷嬷劝导。

  李静宴笑了笑,“好,我心里有数。”

  郑嬷嬷心里叹气,却也无可奈何。李老夫人的能力有限,怕是作不了主,她跟了李静宴,便是一辈子,不管李静宴好坏,她不会背叛,只希望侯爷不要真的有了坏心。

  书房里,白子霆喝了中药,将空了的碗放在了桌上,木易立刻收走,“侯爷,这药也喝了一段时间了,可有效果?”

  白子霆点点头,唇角扬起一抹笑容,“有,有时候能感受到光。”

  木易大喜,“那吴太医还是有些手段。”

  “嗯。”白子霆心情愉悦,只要眼睛好了,那么他便能瞧见她的喜怒哀乐,再也不是只靠摸、靠耳朵去分辨。

  “吴太医说了这一回喝了之后,明日开始要给你敷药,说是内外皆用才行。”木易提醒道。

  白子霆颔首,“我知道了。”

  三个月之后。

  白子霆眼睛上的白布缓缓地取下,一旁的宁安侯老夫人一脸的担优,白布方取下,她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晃动,“如何、如何?可看得清娘的手?”

  一旁的吴太医摸着胡须,“侯爷别紧张,慢慢地看。”

  白子霆先低头,看着被他抓在手心里的小手,神色微缓和,那小手起初很模糊,看不清,再仔细一看,分外白皙,如上好的羊脂玉一样,莫怪乎他平日总喜欢牵着。再往上是戴在纤细手腕上的玉镯子,衬得她肌肤更为鲜嫩,他极慢地抬头,不愿错过他所看到的每一个细节。

  终于他看清了那张小脸,水晶般的水眸正望着他,他一眼便看穿了那明媚、清澈的水眸,他的唇角弯了弯,“静宴。”这是静宴,这是他的静宴,还是如此的娇美,他的眼直直地凝视她,恨不得眼睛黏在她的身上不下来。

  “恭喜侯爷。”李静宴的声音如山涧的溪水般干净。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宁安侯老夫人激动得流出眼泪。

  吴太医松了一口气,这宁安侯要是再不好,他这颗脑袋也要搬家了,谢天谢地,“恭喜老夫人、恭喜宁安侯、恭喜夫人。”

  本来白子霆的眼伤便是由毒引起的,若是找对了方法自然能解毒,吴太医用了不少方法终于研究出了解毒方子,总算是将白子霆的眼睛治好,他也不用担心皇上砍他的脑袋了。

  宁安侯老夫人送走了吴太医,转身见到白子霆盯着李静宴直瞧,取笑地说:“虽然眼睛好了,可也别使劲。”

  旁边站着的丫鬟们痴痴地笑了,白子霆反而认真地说:“我仔细瞧瞧。”

  宁安侯老夫人瞪了他一眼,不想下人嘲笑他,于是将下人全数驱逐了,任由他们两人在屋子里好好看看。

  回到屋子后。

  “侯爷,你松手。”李静宴垂眸地说。

  “你坐下来。”白子霆拉着她坐在他的旁边,伸手捏着她的小脸仔细地看着,自从她十二岁之后,他便没有再瞧见她正脸的模样,往往只留下一个侧脸、一个背影给他。那时名不正、言不顺,他也不能随意地看她,如今她是他的妻了,他自然能好好地看一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