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午膳的时候,李大老爷留了下来,一同用膳,也没什么外人,于是干脆四人一桌吃了一顿,没有特意地分了桌而吃。

  午膳过后,李大老爷喝了酒,兴致高昂地回去了,李老夫人则是让他们去隔壁的厢房睡一个午觉再回去。

  到了隔壁的厢房,李静宴看着白子霆,“侯爷可要歇息?”

  “你躺一会吧。”白子霆轻轻地说。

  用膳时,李静宴喝了少许的酒。她的酒量出奇地差,喝了之后便受不住了,白子霆喝了好几杯,脸上看不出任何不妥,于是她便应道:“侯爷,那妾身歇息一会。”

  李静宴捧着有些沉重的脑袋躺了下去,不一会便发出规律的呼吸声,那头白子霆缓缓地站起来,走到李静宴身边,大掌小心地摸着,摸到了她的小脸上,她的脸一片火烫。

  白子霆低低地笑了,“明明不会喝酒还喝了,这般不乖。”若他不在她身边,她要是醉了怎么办?如此一想,他神色微暗,决定以后要让她身边的丫鬟看牢了,否则她要是醉了,他不在她身边如何是好?

  白子霆的手轻柔地摸着她的脸、她的小手,直到他的小腹有些火热了,他才收回了手,不敢再在一个屋子里与她待着了,平日里在自个屋子里想如何便如何,可这里毕竟是李家,不是宁安侯府。他站起来,姿势有些僵硬地往外走,等在外面的郑嬷嬷看向他,“侯爷可是要去净房?”

  “随意走走。”

  “老奴伺候侯爷。”郑嬷嬷打算跟上,让一旁的珍珠伺候李静宴。

  “不用,你们都待在夫人身边,好好伺候着。”白子霆的声音蓦然一冷,阴森地说:“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就拿命来填。”

  郑嬷嬷一干人冷汗直冒,立刻哈腰称是。等白子霆微微走远了,郑嬷嬷还是有些担心,“侯爷看不见,就这么在外逛可不行。”

  “嬷嬷,可侯爷看起来眼睛没事一样,你看。”珍珠指了指前方。

  白子霆走着走着,在正前方有一块巨石,他不偏不倚地避开了。郑嬷嬷看得睁大了眼睛,“也许侯爷会些武功的缘故吧。”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夫人每回扶着呢?真是怪哉。

  ***

  李静宴并未熟睡,她休息了一会便昏昏沉沉地醒过来了,她一醒,郑嬷嬷便让人端了茶过来,她喝了一口茶,看了一圈,没有看到白子霆,“侯爷呢?”

  “侯爷说是出去走走。”

  “身边是谁伺候着?”李静宴又问。

  “没,侯爷没让人跟着。”李静宴蹙眉,穿上了绣花鞋,让郑嬷嬷快速地替她梳了发髻,她便往外走了。

  “夫人不用紧张。”郑嬷嬷轻声说。

  “侯爷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若是有人冲撞了他该如何是好?”李静宴脸色冷肃地说:“赶紧去找找看。”

  郑嬷嬷立刻跟了上去,珍珠在旁过解释,“夫人,是侯爷不许奴婢和嬷嬷跟着的,而且侯爷不用人扶也能避开石头,很厉害,以前听说侯爷武功好,还以为夸大其词,没想到是真的……”

  珍珠叽叽喳喳地说着,李静宴却没有听进耳朵里,她还是担心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习惯陪在他身边的关系,还是因为他此刻的虚弱,她自认应该陪着他。

  就算武功再好,也总会有出差错的时候,李静宴心中暗暗决定,等回到了宁安侯府便要好好地教育身边的几个丫鬟,白子霆看着不可一世,但他有眼伤,身边少不了人伺候,说什么也要派一个人跟着才是,绝对不能让他一个人。

  李静宴这般想着,已经离开了李老夫人的院子,怕惊扰了别人,她只让身边的几个丫鬟去找白子灵。走出院子之后,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她总算看到了白子霆的身影。他今日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衣衫,他虽然看不见了,但记得他有哪些衣衫,每日都会同她说他要穿什么颜色的衣衫,她再伺候他穿上。

  但那一袭浅绿色的人影身边还站着一抹穿着淡绿衣衫的人,不过这人明显要娇小多了,李静宴的脚步停了下来,焦急的神色一点一点地退去,因为担心而跳动的心脏缓缓地恢复平静。

  好一对男才女貌的佳人,李静宴静静地看着他们。身边的郑嬷嬷皱起了眉头,“夫人……”

  “回去吧。”李静宴转过身往回走,神色平静,珍珠、郑嬷嬷跟在她身后离开。

  在无人看到的时候,李静宴的眼神逐渐清冷,原来白子霆执意要回来便是因为这里有他要见的人,她眨了眨眼,用尽全身力气抑制胸口渐渐升起的委屈和憋屈。李静茹才是他要见的人,是他坚持要陪她回门的原因。她以为他是怕她受委屈,所以给她撑脸面,那时有多感动,此时便有多好笑。

  白子霆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屋子里一片安静,他唇角轻扬,问了郑嬷嬷,“夫人还在歇息?”

  郑嬷嬷眼观鼻、鼻观心。她道:“回侯爷,夫人已经醒了,在李老夫人那说话。”

  白子霆一怔,点了点头,凭着记忆找到了椅子,坐了下来,安静地等着李静宴回来。

  等了一会,白子霆有些等不住了,便站了起来,缓缓地往外走,郑嬷嬷跟了上来,“侯爷是要去哪?”

  “老夫人那里。”白子霆走到李老夫人门口的时候,李静宴正好走了出来。 李静宴平静地看了他一会,“侯爷。”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白子霆说。

  李静宴说好,携着白子霆到李老夫人那,跟李老夫人说了一声便离开了李家。

  马车回到宁安侯府,李静宴扶着白子霆下了马车,他摸了摸她的手,“怎么这么冰?”

  “没什么。”李静宴如是说。

  白子霆皱了眉头,不信她的话,“之前都没有这般冰。”

  李静宴没有说话,身体略微有些抗拒他,不再如之前那样任由他牵着,“倒是妾身冰到侯爷了。”说着,李静宴挣开他的手,转而扶着他的手腕,转移了话题,“侯爷,先去娘那请安吧。”

  白子霆张了张手掌,失去柔滑的小手的一瞬间,他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心里一慌,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我手烫,让你冰一冰。”

  李静宴以前不知道白子霆为何要娶她,毕竟她没有那么美,也没有多少才华,又是一个爹娘早逝的姑娘家,最惨的是她的名声也不好听,曾经给舒家大少守过望门寡,这样的她,他为什么一定要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