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李静宴静静地观察,虽然格局与李家差不多,宁安侯府却更为精致,耳边传来白子霆的声音,“好看吗?”

  她一惊,心想他怎么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总觉得他高深莫测,小嘴微启,“好看。”

  白子霆的大掌忽而牵起了她的小手,十指相扣,掌心相贴,“空下来再带你过来。”

  李静宴愣愣地看着她被他被牵住的手,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又想起他看不到,便说:“谢谢侯爷。”

  走了好一会,他们到了宁安侯老夫人的院子舒新阁,宁安侯老夫人已经等在那,看着他们走进来时,眼里闪过一抹喜悦,目光落在李静宴身上时又多了一抹考究。她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一定要娶李静宴,不过儿子想要的,她一定会答应,只要李静宴听话、乖巧,对儿子上心,她自不会亏待李静宴。

  李静宴半垂着脑袋走了进来,在宁安侯老夫人的嬷嬷指引下,她先给宁安侯老夫人敬茶,又认了一些宁安侯府的亲戚。

  一圈下来,李静宴认识了不少人,之后亲戚们便离开了,花庁里只剩下宁安侯老夫人、白子霆以及李静宴,至于丫鬟、婆子则是站在花厅外。

  宁安侯老夫人说起了李静宴回门的事情,“本来子霆应该陪你回去,可我担心他的伤,所以……”

  “娘,不用了,儿子自会陪着静宴回门。”

  “子霆,我知道你是怕静宴的脸上过不去,所以由我陪着去……”宁安侯老夫人温声地说。

  “不用。”白子霆决定了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

  眼见宁安侯老夫人气得头上都要冒烟了,李静宴为难地看了看他们,在中间当夹心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娘也是担心侯爷。”

  “你觉得我带不出门?”白子霆冷声道。

  别说李静宴,连宁安侯老夫人脸色也苍白了,一把拍在桌子上,“谁说的?”

  “既然如此为何我不去?”白子霆反问。

  李静宴低下头,不再随意开口,免得又惹来白子霆的冷言冷语。

  宁安侯老夫人磨了磨牙,“你既然想去,我也不会勉强。”不过,宁安侯老夫人心中打算将回门的礼物准备得更为丰厚。

  又说了一会话,宁安侯老夫人便让他们回去歇着,晚膳一同用膳。李静宴照旧扶着白子霆往回走。

  一路上一片安静,这份安静却与开始有些不一样,李静宴心里沉沉的,她猜不出白子霆为何在宁安侯老夫人都那样说了的情况下还出言反驳,如果是她,她也不会回去李家,去看李家那一帮人恶心的面孔。

  仿佛感受到她的沉默,白子霆伸手捏了捏她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李静宴轻声说。

  白子霆的眉间浮现一抹戾气,看不到她的神色,他却能琢磨出她明显不好的心情,她不该如此,嫁给他,难道她不开心吗?他不由得加大了手的力道,握紧了她的手,听到她发出低低的声音,他才松了手劲,“我不喜欢你有事瞒着我。”

  李静宴笑了,“我真的没什么,只是在想回门的事情。”

  “不用想太多。”他说了这句话。

  李静宴偷偷地瞅了他一眼,觉得他这个人异常的敏感,彷佛她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她若有些不对劲,他便能瞧出来,她不说话,他也能猜出几分。不知为何,她觉得这样的夫君委实有些可怕,但她还是感激他没有因为眼伤而不陪她回门。

  “妾身知道了。”她回道。

  回门的日子定在了三日后,三日后,白子霆便跟李静宴一同乘坐马车去李家。一路上,李静宴瞧不出白子霆的神情,他很淡然,捧着茶盏喝茶。

  李静宴不禁想,他坚持要去李家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便是被李家退婚,心中不悦,特意去找碴,另一个原因便是他自尊心强大,即便伤眼不好陪她回门,也不许别人嘲笑他。她捏了一块桂花糕吃着,心想不管哪一种原因,他愿意陪她回李家,她心中便满足了,毕竟回门只有她一人回去实在很丢面子。

  马车毂辘毂辘地到了李家,李静宴扶着婆子的手先下了马车,转身扶着白子霆下马车。白子霆不喜欢被别人碰,唯有她能接触他。

  等他们进了李家,并没有去李大老爷的院子,而是去了李老夫人的院子,那里才是李静宴最熟悉的地方。但是她却低估了李大老爷的脸皮,闹到退婚,李大老爷还能将脸凑上来,她也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

  “你大伯母身子不适便没有过来了。”李大老爷算是解释了李大夫人没来的原因,至于李静茹,他则是聪明地没有提。

  白子霆仿佛没有发生退婚的事情,客气地与李大老爷打了招呼。李大老爷狗腿地捧着他,“子霆果然是人中之龙啊。”

  李大老爷这般说也是有原因的,新婚第二日,皇上赐了赏赐,十几抬的赏赐如流水般送进了宁安侯府,明眼人知道白子霆伤了眼,却是为了救驾而伤,就算以后因眼伤而不能继续为皇上效力,可皇上的恩宠却是不会断的。

  李静宴坐在一旁悄然地看了一眼李大老爷,那谄媚的神色太明显了,而白子霆则显得老道多了。她没有插话地转过头,跟李老夫人说起了悄悄话。

  “侯爷对你可好?”李老夫人声音极轻地问。

  “嗯。”

  “那祖母就放心了。”李老夫人笑了笑。

  李静宴温顺地笑着,她不知道白子霆对她算是好还是坏,但她知道白子霆起码没有对她恶声恶气,后宅的事情也都由她管着,可是她却摸不清这个男人的心思,他在想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但她也不强求,毕竟能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