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沉香木雕花大床上,一袭红色的轻纱从上往下倾斜而下,一双白嫩、细长的小腿在半空中轻轻地揺晃着,透过红纱,能看到男人强健的身体挤在这双腿中间。

  那键美的腰腹前后地摇摆着,古铜色的肌肤上沾着点点的汗珠,女子的小脚丫蜷缩着,悬在半空,彷佛一轮洁白的月牙。

  李静宴的神志有些恍惚,眼睛望向白子霆那双没有亮光却黑沉的眼眸,她知道他看不见她在看他,她难得有了机会好好地看一看她夫君的模样。她很早之前便见过他,却没有细细地打量过他,那时他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外人,谁知道,这个男人有一天会成为她的夫。

  他的鼻粱挺直、眉眼深邃、嘴唇微薄,那双眼如一对失去了光泽的黑珍珠。此刻他的脸色微红,额上冒着汗,汗珠随着他的动作滴落在她的身上,如融化的蜡油落在她的浑圆上,直直地烫入她的身体。

  李静宴的双手用力地撑在床上,若不这么做,她会被他的蛮力给顶出去,那不断被他侵占的地方从疼痛转化为酸麻,她时不时地呜咽几声,似是抗议他的粗暴。

  原本李静宴心中真的以为要她主动洞房,哪知白子霆接手了主动权,她松口气的同时却又惊又羞,原来那避火图描述的画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看起来够羞人,做起来更是没脸没皮。

  ……

  翌日,阳光洒进来的时候,李静宴缓缓地醒过来,小手往旁边一摸,只摸到淡淡的余温,她抬头看去,白子霆坐在窗边的贵妃榻上,一脚踩在贵妃榻上,一脚屈膝而立。温和的阳光洒在地上,他的手里握着一竹笛,缓缓地摸着笛身,那专注的神情吸引了她的目光。

  他在想什么?李静宴慢慢地坐了起来。他往她的方向侧了侧头,“醒了?”

  “嗯,侯爷早。”李静宴一动便是蚀骨般的酸疼,咬牙忍住,缓慢地下了榻,从柜子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衣衫换上,再看他,露出精壮的肉体,她微微地别开眼,“侯爷,妾身服侍你更衣吧?”

  “柜子里的藏蓝色衣衫。”白子霆说道。

  李静宴一怔,点头道:“好。”依言从衣柜里翻出了他所说的衣衫,走到贵妃榻旁边,他下了贵妃榻,双手睁开,任由她给他穿衣衫。

  等李静宴给他穿好了衣衫,他忽然将一支竹笛塞在她的手里,“我记得你会吹笛。”

  “是。”李静宴不知所措地接过竹笛,“侯爷也会吹笛?”

  “不会。”白子霆摇头,“送给你。”

  李静宴低头细细地看着这竹笛,竹笛看似很普通,并无任何出彩的地方,她看了一遍,放在了妆奁里,“谢谢侯爷。”

  “以后吹笛给我听。”他说。

  李静宴惊讶地瞥了他一眼,低低地说:“甚少有女子吹笛,妾身……”她并不想吹。

  “大多数姑娘学古琴,却不学笛子,你为何学笛子?”他问道。

  白子霆一动也不动地杵在她的面前,大有她不说话,他也不会让她出去的意思。她咬了咬唇,“我爹喜欢吹。”

  “既然你可以为了岳父学吹笛子,为何不能吹笛子给我听?”白子霆的语调淡淡的。

  李静宴的脸色绯红,他如何能跟她亲爹比?但这样的实话是不能说的,免得弄得彼此都尴尬,她顺从地说:“侯爷喜欢听,以后吹给侯爷听便是了。”

  闻言,白子霆这才满意地颔首,在她的协助下洗漱一番。当他坐在镜子前,她拿着象牙梳给他梳发,“侯爷,妾身不会梳男子的发髻。”

  “那便束着。”

  “不如让丫鬟进来给你梳发髻?”等一会要去宁安侯老夫人那,白子霆若是只束发实在不好,李静宴劝着他。

  “我不喜别人碰我。”白子霆直接这么说。

  李静宴无奈地一叹,而后又听他说:“男子的发髻以后你学起来便是了,不用担心这么多。”

  她梳头发的动作一顿。咦,还要她去学,这是不是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她连女子的发髻也就会一两个花样,她自个的发髻都不上心,竟然还要学男子的发髻。

  “左右我无事,到时便拿我的发给你练习。”白子霆这般说。

  李静宴手上翻飞,快速地给他束了发。听到他的话不免瞠目结舌,他的口气倒是自然,可怜她完全不想学啊。她咬着唇好一会,为难地想拒绝,“侯爷,我……”

  “好了,时间也不多了,你动作快些。”白子霆微顿,“你若是来不及,让丫鬟进来帮你。”

  于是她用她的丫鬟,而他用她当作丫鬟,她一脸的不解,总觉得嫁过来之后,一直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她却又说不清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她静默了几分钟,便让金珠进来给她梳发髻,银珠找衣衫和鞋子,而珍珠则是准备首饰。

  郑嬷嬷早已布下了早膳,本来郑嬷嬷还想着要问问宁安侯府院子里的人,这院子是谁主事,没想到是一个大丫鬟黄莺,黄营说是一切由夫人这边的郑嬷嬷决定,郑嬷嬷受宠若惊,被抬举得太高,都有些后怕。

  “夫人,也不知道宁安侯府是什么意思,这么抬举老奴。”郑嬷嬷吓到了,趁白子霆没注意,在李静宴的耳边说道。

  李静宴也被吓到了,但她很快冷静下来,对郑嬷嬷说:“看看再说。”说不定暗处有什么人偷偷地盯着她们,“言行举止要谨慎些。”

  “是。”

  如此一来,李静宴的目光也落在了几个等在外间的丫鬟,其中年纪看起来有些大,应该就是大丫鬟黄莺了,黄莺正本分地站在那听命,其他丫鬟也是,看起来格外守规矩。

  李静宴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暂时不管,眼下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用过了早膳,她起身跟在白子霆身后。

  白子霆走了一步忽而停了下来,左手微微一抬,“夫人过来扶我。”

  李静宴没有异议地上前,手扶着白子霆的手腕,没有注意到黄莺为首的一群丫鬟目瞪口呆的模样。她们的心中不约而同地在想,平日侯爷都不用人扶着的啊,今日怎么娇贵起来了?

  李静宴不知道去宁安侯老夫人院子的路,便指着黄莺带路。黄莺立刻福了福身子,“奴婢黄营,奴婢为夫人带路。”心里又纳闷了,侯爷虽然伤了眼睛,可是平日一个人去老夫人那都没有问题的。

  前面黄莺带路,李静宴便扶着白子霆一步一步地跟着,宁安侯府内的建筑并不华贵、浮夸,反而与李家的格局差不多,却透着一股沉稳、大气。

  抄手游廊幽静,屋檐腾飞,不远处的假山、巨石嘉立在那,形成了隐密的空间,假山之下则是小桥流水,仔细一瞧,那水并不是死的,而是活水。顺着地势蜿蜒而下,往下便是一座水车,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水车附近便是花园,那一处的花景格外娇艳,在花园的正中央又有一座石宇,宇子小而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