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白子霆轻轻地抚了抚眼,在眼前晃了晃手。他仍看不到手,心中有些无奈,可眼睛受伤所带来的好事又令他兴奋、开心。如果他的眼睛没受伤,李静茹就不会退婚,如果李静茹不会退婚,他怎么能娶到李静宴?归根究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况且宫中的太医也说了,他的眼睛不是治不好,只是需要时间。既然有治好的可能性,他便好好地配合太医,好好吃药,若是能治好,他便能看到李静宴了。

  在白子霆的印象中,她始终是清秀、娇美的少女模样。他想看她凤冠霞帔,想看她从少女成为新妇,想看她在他的身边蜕变,成为他的妻子、他的夫人、他的女人。白子霆,耐心些。他如是告诉自己,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翩翩起舞的心思。他轻咳一声,深吸一口气。

  水声戛然而止,过不久,李静宴穿着大红色的寝衣缓缓地朝白子霆走进,接着她轻手轻脚地坐在他身边。一个时辰之前一样,他左她右地坐着,可不同的是之前他们穿着喜服,而此刻他们穿的是大红色的寝衣。

  “静宴。”

  “是,妾身在。”李静宴两手交叉着,浑然成了麻花却不自知。

  反观白子霆神色淡定,好像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倒他一样,“你可看过避火图了?”

  闻言,李静宴的脸色涨红,她已经数不清这新婚之夜,她的脸到底红过多少回了,照这样的程度下去,她很快就要血管爆裂了。她的声音如蚊呐,“看过。”

  “很好。”

  她欲哭无泪,好似自己背了文章得了女先生的夸奖般,但问题是她看的是避火图啊,不是圣贤文章啊。

  “既然看过了,那么你知道怎么做了?”白子霆依旧声音平平地问。

  李静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干嘛这么诚实?她不该说才是,居然说了出来,真的是太傻了,如果她说没看过,他会不会就不会让她做?明明这种事情该由男人主动的呀。

  “怎么不说话?”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好笑。

  “看了,但不懂。”反正他看不到她的神色,她干脆捂着脸诚实地告之。

  白子霆似乎也不惊讶,“嗯。”

  于是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在李静宴快坐不住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了,“为难夫人了。”

  还真客气了。李静宴在心中腹诽,嘴上自然地回道:“不为难。”

  “既然不为难,那就麻烦夫人了。”白子霆谦虚地说。

  李静宴瞬间想狠狠甩自己几巴掌,贝齿上下磨了一下,她无奈地说:“其实妾身真的不是很懂。”

  “无妨,夫人不懂没关系,之前夫人也不懂得如何服侍我沐浴,后来做得很好,想必这件事情夫人很快就会掌握要诀的。”他语速飞快地说,好似在掩盖什么。

  李静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他的神情太过平静,她都要怀疑他之前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都设了什么陷阱,否则她怎么会被逼到了这样的境界,怎么到了她一定能做好这些她从未做过的事情。

  在她无声的注视下,他抬手缓缓地褪去寝衣,在她越发睁圆的大眼的注视下脱光了衣衫,手臂往她的方向一伸,手掌一摊,“夫人。”

  为什么她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她不安地目光游移,她真的不懂啊,就算让她再看一遍避火图她还是不懂啊,她只知道男女光着身子叠在一起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这就是洞房吗?

  望着他丝毫没有打算要收回的坚定掌心,她头皮麻麻地将手放在他的掌上,他的大掌反转,用力地一握,将她抱在了他的腿上,他炙热的气息呼在她的脸颊上,她羞涩地捂着胸口。

  他的大掌摸到她身上的衣衫,“夫人不好意思吗?没关系,为夫为你除去衣衫。”

  感觉到身上的寝衣从身上滑落,她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身子,他的掌心如火一般烫,从她圆润的肩膀往下滑,滑过她纤细的腰肢,落在她挺翘的臀部上。

  李静宴的两只小手无处可放,便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看不见,却能精准地抚摸她的身体,她娇小、赤裸地缩在他的怀里,她本不该害羞,因为他看不见,但她的小脸仍然不争气地红了。

  “你身上好烫。”白子霆说话的时候凑在她的耳边,呼热了她的耳郭而不自知。

  李静宴岂止身上烫,她的身体深处躁动着一股炙热,令她想从他的怀里逃走,也只不过是想想,她怎么也不敢真的从他身上逃开。

  “紧张吗?”他问。

  李静宴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新郎官话都这般的多?还是仅仅是他爱说话,她抿着唇不想说话,却听他又开口了。带着一丝丝落寞,他语气无力地说:“夫人可是不爱说话?为夫眼睛伤了之后,看不见东西,心里慌,听不到声音,就更慌。”

  李静宴搂着白子霆的脖子,抬头看着那张俊脸上写满无奈、伤心,想着他一个天之骄子从天上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那种悲伤、无力足以覆灭一个人的心性,推毁了一个人的心。

  如果是她,她看不见的话……李静宴心中蓦然一慌,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漆黑,曾经色彩绚烂、多姿多彩的生活转眼间翻天覆地,她便是能活着,也必然会意志消沉。

  见白子霆的神色淡定,眉宇间有着一股坚韧,可见此人心性坚强,不会轻易倒下,他彷佛战神,不惧怕任何事物,可他的眼角缀着显而易见的落寞寡欢痕迹。

  看不见了,便想听见,他是如此想的吧?李静宴的心微软,做不出冷面的模样来,“妾身不是不爱说话,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特别是在这么奇妙的氛围下,她又该说什么?

  “你可以随意地说。”白子霆语气低低地说,宛若透着祈求。

  李静宴垂下眼眸,抿着小嘴半晌,缓缓地说:“今天很早就起来了,郑嬷嬷唤我起来的时候,天还是灰的,服侍我洗漱,喝了一口茶,吃了两块糕点便不想我再吃了……”

  她声音轻柔又糯软,低声地叙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白子霆听着听着,眼前彷佛能幻化出她所说的每一个场景,大掌没有停下地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处。她的身子纤细,但该浑圆的地方却一点也不含糊。

  白子霆缓缓地往侧边倒下,顺势将李静宴压在了身下,一手轻抚着她的脖颈,往上,摸到了她粉嫩的唇瓣,他饥渴似的覆了上去,柔软、甜美,仿佛人间最甜美的甘露。

  在他怀里的李静宴感受到唇上的含情脉脉,她掀了掀眼皮,望着他英俊的脸,心里情不自禁地开始打鼓。他拥着她、纠缠着她,直至她的唇舌皆染上了他的气息,他才松开气喘吁吁的她。

  这一刻,白子霆终于有了真实的感受,她是他的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