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妾身慢慢来。”李静宴温声说道。

  “身上出了汗,不舒服。”他这般说。

  闻言,李静宴了一下嘴,这个人虽然没有命令她快些,可意思却是一样的。她顿了顿手,蹙起眉头,认真地解他的衣衫,等解开了全部的盘扣,她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上的汗,这时她才发现,她哪里是来做侯爷夫人的,根本就是做他的贴身丫鬟才是。

  等白子霆的衣衫脱到只剩一条裤子的时候,李静宴的眼睛都不好意思往他的身上放了,可眼睛转一圈又落在了他的身上,反正他不知道她在看他,所以她多看几眼也没有什么关系。

  李静宴心里这么安慰自己,眼睛也着实不客气地欣赏了好一会。他的肌肤不白不黑,肌理坚实、有弹性,比起女子的柔软,多了男人的强悍与坚硬,她微羞地看了一会便垂下了眼眸。

  她的目光很简单、纯情,至多是好奇,但落在白子霆的身上,他哪里会没有感觉,他只是看不见,不代表他其他的感觉都是死的。

  白子霆不着痕迹地握了握手,忍着蠢蠢欲动的心思。没有明目张胆地跟她相处过,他却知道她的性格,不张扬、谨慎小心,他要是表现得太热情,她铁定会被他吓到。被她这样看着,白子霆的心中有些开心,可是再被她这样看下去,他很难保持淡定,于是他平着嗓子地说:“扶我过去。”

  李静宴猛地回过神,伸手如扶着李老夫人一样扶着他的手肘,她的掌心一烫,仿佛碰到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一团火。感觉到她顿了顿,他侧着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

  两人到了屏风后,李静宴犹释再三,又旧话重提,看着只穿一条裤子的男人,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伺候他沐浴,她两颊绯红,“侯爷,妾身不会替人洗澡。”

  白子霆低低地笑了,“夫人,你若是会替人洗澡,为夫才要担心。”

  什么样的女子懂得伺候男人?李静宴的脸更加的红了,却是被与的,这个男人说话真是恶毒。她咬了咬唇,两手放在腿边,手臂沉得怎么也抬不起来。

  “静宴。”白子霆的声音温柔,“你总扫是要学会如何伺候我。”

  李静宴在心中一叹,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看起来似乎很不喜欢丫鬟伺候,而小厮也不可能进内院来服侍他。

  李静宴本来惴惴不安的心反而安稳了,起初认为宁安侯府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定要娶她,她还以为等待她的纵使不是冷嘲热讽,也该是不得宠,可现在的感觉便是白子霆似乎无意此道。

  于是李静宴放下了戒心,努力地告诉自己,这不过就是一个男人罢了,只是一个男人。她不断地催眠自己,伸出手指触碰着他的腰带,她深吸一口气,一把扯开他的腰带,裤子滑了下来,露出两条均匀有力的修长大腿。

  李静宴愣愣地看着,从下往上,她忽然伸手捂住了眼睛,惊慌失措,低低地喊了一声“啊。”

  白子霆也有些吃惊,没料到她突然想通了,等他反应过来,下身一凉,他忍不住地想笑,“叫什么?”

  “没、没什么。”李静宴口吃地说。

  即便看不到,白子霆都能想象出她的模样有多慌乱,他好心地先放她一马,伸手试了试水温,温度刚好,手扶着木盆的边沿,脚一抬,坐了进去。

  等白子霆坐在木盆里,她还捧着发烫的脸,一个劲地想,莫非她刚才看到的便是男人的子孙根?

  “静宴。”他开口。

  滚烫的脸令她的舌头都打结了,她努力地说:“来、来了。”她先擦了一些香胰子,又给他搓背,手心碰到了他的肌理才发现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坚硬,而不仅仅是看起来像。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她娇嫩小手的服侍,薄唇轻扬,忽地开口,“上面够了。”

  闻言,李静宴的动作一顿,思考着他的话的时候,他猛地站了起来,手指指了指下身,“别忘了下面。”

  顺着白子霆指的方向看去,李静宴的脸瞬间爆红,无可避免地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她低喘一声,忙不迭地转过身,耳边传来他的戏谑,“夫人还请快些,不然水冷了就不好了。”

  李静宴不断地告诉自己,他看不到、他看不到,她不用羞,就当是在照顾病人,对,就是在照顾病人。想通了这些,她这才揉着香胰子擦着他的下身,与他的胸膛相比,两条腿的肌肉更加的结实、有弹性,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努力抑制着脸上的红潮。

  好不容易用香胰子都给他搓了一遍,她的耳边又传来他的吩咐“这里不要忘记了。”

  顺着他那无比修长、好看的手指一看,李静宴的眼前黑了黑,老天爷,她都看到什么了?

  白子霆即使看不到,都能想象出她此刻的惊悚,他的手指正指着双腿中间,语气无比诚恳,“麻烦你了。”

  李静宴眨了眨眼,眨去眼前的黑幕,她不想新婚之夜晕过去,从而惹得夫家的人对她有异议,可真的要她……她的双手都颤抖了。

  白子霆就跟没事人一样,“静宴?”

  “知、知道了。”李静宴苍白着小脸,小手伸了过去。在小手即将碰上的时候,她快速地闭上了眼睛,而他的子孙根便被她揉在了手心里,软软的、长长的。

  白子霆的呼吸逐渐浓重,他暗暗调息。他知道自己对她没有抵抗力,却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会这般弱,还没怎么样,他下腹那就生起了一团火。

  李静宴的眼睛看着掌心里变得狰狞、坚硬的巨物,她惊讶得小嘴张了张,足以塞下一颗鸭蛋,为什么他那还会……“够了。”白子霆淡淡地说,神色间有些尴尬,她若是再搓面条似的搓下去,他很可能就要做出丢脸的事情了。

  李静宴听到他的话,快速地松开手,拿起一旁的水瓢一勺一勺地冲洗掉他身上的香胰子,等冲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抬手,“够了。”

  李静宴立刻拿起干净的棉帕替白子霆擦干,余光不小心瞄了一眼他来势汹汹的某物,她咬着唇,直接忽视。他也不拆穿她的小心思,搭着她的肩膀出了木盆,走出屏风,“你快去洗洗吧。”

  “哦,好。”将他扶到床榻上坐好,她才去屏风后收拾自己,她轻轻地拍了拍发烫的脸,手落在腰带上正要扯开衣衫的时候还有些犹豫,可想到他看不见,她也不扭捏了,脱了衣衫。

  坐在沉香木雕花大床上,白子霆的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听着涓涓的水声,他的心湖泛起了涟漪,他恼自己看不见,无法欣赏美人出浴的场景,他更恼自己看不见她羞涩的模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