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于是李静宴跟着郑嬷嬷去了李老夫人那。李老夫人的脸上带着释然,李静宴的心里咚了一下,李老夫人的心情很好,那么这桩婚事只怕要成了。

  李静宴心烦意乱地给李老夫人请安。李老夫人让她坐在一旁,盯着她好半晌,“祖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可是祖母年妃大了,以后不一定能护着你,宁安侯怎么也是一个侯爷,再坏也绝对不会亏待嫡妻,你嫁过去怎么也好过在这里被大房欺压。”

  “祖母。”李静宴眼含泪水,心中波涛汹涌。

  “宁安侯老夫人很有诚意,你也不用自卑,你本来就不用守这奇怪的寡,偏大房不安生,我又老了,没什么威严,你三叔又在外面做官,若不然绝对不会让你被欺负到这个分上。”

  李静宴默默地垂下头。宁安侯老夫人轻声问:“你可是嫌弃宁安侯的眼伤?”

  “没有。”李静宴摇摇头,她根本不在乎这些,她只是不想嫁而已,她一想到嫁人,想到舒家人的嘴脸,她心里一阵恶寒,以前她不知道舒家人的可恶,如今又要她嫁人,她很怕知人知面不知心,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穴。

  “既然没有,又何必、如此抗拒?再坏难道还坏过此时?”李老夫人开导她。

  李静宴猛地抬头,看着李老夫人慈祥的脸庞,她走到李老夫人身边,跪了下来,小脸埋在李老夫人的腿上,带着哭腔,“祖母,我舍不得你。”

  “傻瓜,你若是没个去处,祖母死也不会安心。”

  李静宴哭了一会,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祖母,你想怎么做,孙女都听你的。”若这是一直宠爱她的祖母的心愿,她愿意顺着。

  李老夫人满意地摸摸她的头,“好、好。”

  李静宴的婚事由李老夫人一言决定了,有人反抗也没有用。李大夫人心中忿忿不平,本以为二房原先的嫁妆可以留下自用,没料到现在要吐出来。至于舒家,没有胆子跟宁安侯府抢人,被迫拿出了当初订婚的信物,把两家子女的庚帖也换了回来。

  李老夫人发了话,李静宴的婚事全权由她负责,婚期定在一个月之后,即五月初八,这一个月的筹备时间实在太急,可是没有办法,宁安侯老夫人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后迎娶。李老夫人气宁安侯老夫人的霸道,可也没有办法,只好应下。

  李老夫人房里的两个管事娘子忙得团团转,几个大丫鬟也被指派了不少事情。但李老夫人都没有想过要让李大夫人帮忙,就怕大房在其中太过尴尬,也怕引来争端,于是整个李家,忙的人只有李老夫人,大房则是悠哉地看热闹。

  李静宴心疼李老夫人,每日都过来帮忙,也不忘做些补品给李老夫人补身子。成亲前一天,李老夫人便让李静宴宿在她的院子里。

  李老夫人坐在梨花木榻上,一手拉着李静宴的手,温声地说:“你跟舒家之间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庚帖已经拿回来,你要挺直了腰板,记住你是李家二小姐,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软了性子,那些人啊,就跟吸血虫一样,你若是弱了,他们就会强。”

  李静宴知道李老夫人说的他们不仅仅是李家大房,更是暗指舒家的人,还有宁安侯府的人,她颔首,“祖母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

  李老夫人却没有放下心来,仍旧担心不已,“除了这些事情,你还要知道,宁安侯……”她叹了一口气,“确实因为眼伤而变得不一样了,性子暴躁。”

  “祖母是觉得,宁安侯老夫人这么急着要我嫁过去,便是要我承受宁安侯的怒气?”

  李老夫人心疼地摸摸她的头,“原本高髙在上的天之骄子突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心境也会发生大大的不一样。”

  李静宴浅笑,“孙女知道了。”

  “你只要不做错事情,不被抓到错处,他们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毕竟他们也是权贵,真的要没脸没皮,那祖母也不会客气,告他们御状。”

  李静宴垂下眼眸,“祖母,孙女知道。”

  李老夫人不放心地讲了一遍又一遍,虽然担心李静宴受欺负,但她也不怕,宁安侯府的人再不济也不会欺负无父无母的李静宴,最多就是冷着,不过冷着也不会苦了李静宴,毕竟李静宴是宁安侯明媒正娶的嫡妻,这才是李老夫人大胆让李静宴嫁过去的最大倚仗。

  毕竟比起宁安侯府,李老夫人更加不放心的是她去世之后,李静宴被大房的人拖磨,她心中一叹,不知道从小听话、严谨的大儿子怎么会便成如今这副模样,四大世家之一的李家如今渐渐地变弱,若是再这样下去,这李家早晚会衰败。

  李静宴将李老夫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心中充满了感恩。李老夫人忽然一顿,附在她的耳边,道:“昨日郑嬷嬷拿给你看的避火图,你可看了?”

  李老夫人的话令李静宴的耳根子发烫,在李老夫人面前都有些不敢说话了,只默默地点了点头。李老夫人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有什么好羞的?不用害羞。”

  “嗯。”李静宴低低地应了一声。

  “宁安侯伤了眼,只怕这事情有些不方便。”李老夫人转弯抹角地说,却见李静宴一脸的懵懂,她心中一叹,“怕是要你主动些了。”

  李静宴的脸一下子红了。本来就跟白子霆不是很熟悉,想起他冷漠的脸,她心里沉一下,别说让她主动,便是他主动,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她要如何主动啊?对于男女之事,她也没有很懂啊,千万不要高看了她啊。

  李老夫人活了这把年妃也没什么不可说的,轻拍着李静宴的小脸,“你回去再琢磨琢磨。”

  李静宴傻在了那里,便是再给她一个晚上琢磨,她也琢磨不出一朵花啊,为什么她一个姑娘家还得烦恼如何洞房这件事情?

  “祖母。”她欲哭无泪。

  “委屈你了,可是你也知道新婚之夜元帕上没有落红,你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李老夫人有心想帮她,却也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该怎么主动洞房,只好让她有心理准备。

  等李老夫人交代完了事情,李静宴便在左厢房里歇下了,珍珠见她魂不守舍的,“二小姐怎么了?”

  “没事。”李静宴实在不知道如何跟珍珠开口,“我只是有些紧张。”

  珍珠笑着说:“二小姐不要紧张,不论二小姐去哪,奴婢都会陪着二小姐。”

  李静宴眼里闪过笑意,“好。”

  珍珠伺候着李静宴洗漱,上了床榻,她便歇在了不远处的一张小榻上,闭上了眼睛睡觉。

  李静宴一动也不动地躺着,却怎么也睡不着。洞房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要她主动洞房,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洞房啊。

  李静宴烦恼得根本睡不着,最后闭上了眼睛,梦里都是李老夫人跟她说,宁安侯的眼睛不方便,要她主动,却又没告诉她如何主动。接着她又作梦梦到了白子霆,他一脸冷漠,嘴角噙着冷笑,冰冷地说,李静宴,快些主动地吃了本侯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