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们都给我出去,二丫头留下。”

  在李老夫人的冷眼下,李大夫人只好带着李静茹先离开。

  望着傻乎乎的李静宴,李老夫人温柔地唤她,“二丫头,过来。”

  李静宴如行尸走肉般走到李老夫人的面前,“祖母,我不嫁、我不嫁……”

  “傻了吗?”李老夫人白了她一眼,“难得有机会不守这莫名其妙的寡,你……”

  “我不!”李静宴猛地摇头,“祖母,这婚事你不能答应。”

  “二丫头,只要有机会让你摆脱这守寡,祖母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一番。”李老夫人开门见山地说。房亏待了二房的遗孤,她这做祖母的怎么也要护着些。

  李静宴呆愣地看着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对她摆摆手,“你先回去。”

  李静宴魂不附体似的回了自己的院子,一旁的珍珠担忧极了,“二小姐,你还好吧?”

  李静宴默默地垂下了两行泪,“不好,珍珠,我一点也不好。”

  珍珠顿时慌了,刚要说话,李静宴摇了摇头,“你先出去。”

  珍珠乖觉地退了出去,守在门口,时不时地盯着屋子里的动静。

  李静宴没想过要嫁人,被舒家这般的胡闹,又见过大房的绝情,她想着,便是这样一辈子做一个老姑娘也好,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提亲。宁安侯白子霆,她见过几回,可她真的没想过那个男人会要娶她,他明明差一点就成了她的姊夫。她不能嫁,绝对不能嫁。

  花田酒家位于金陵北边的集巿入口,白天、夜晚都异常热阎,一个厢房里,木易给白子霆倒了一杯茶,低低地说:“属下这几日常常看到李二小姐身边的丫鬟珍珠一直跟着侯爷你,似乎在打探你的踪迹。”

  “嗯。”

  木易又说:“老夫人向李家提亲,李二小姐知道的时候躲在屋子里哭了一宿。”话音刚落,木易便听到白子霆的冷声。

  “木易,你话太多了。”白子霆冷冷地说。

  木易垂下了脑袋,他就是怕侯爷看不清,不知道那李二小姐的不情愿,硬着头皮说道:“侯爷,如果真的要娶妻,还是得娶一个温顺的姑娘家好。”

  “木易,你说,我既然眼睛都瞎了,为何还不能随心所欲一回?”更何况现在他没有订亲,而她的未婚夫又死了,至于她被无理地要求守寡,在他看来也只是一个笑话。

  之前白子霆怨自己出现得太迟,恨透了所谓的指腹为婚,现在隐约明白柳暗花明又一村,兜兜转转一番,他要是还不懂得抓住她,那么他也是一个蠢货。

  木易心知侯爷的倔强,更知道侯爷对李二小姐的重视,心中一叹,“小的知道了。”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木易便去应门,当他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他一时间没了声音。

  白子霆似有所觉,手掌蓦然一收,眼角轻扬,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木易,来者何人?”

  木易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是、是李二小姐。”

  李静宴知道自己很大胆,可她想当面跟白子霆谈一谈,于是她开口道:“宁安侯,不知道小女子可否与你一谈?”

  李静宴惴惴不安地等着白子霆回话。她让珍珠跟着他,好不容易探出他每逢初二、初六会来花田酒家喝茶,她找了借口要去清佛寺,李老夫人也没有怀疑便让她出门了。

  木易已经让开了半个身子,准备让李静宴进来,白子霆凉薄的声音传了出来,“李二小姐,男女有别,还请谅解。”

  李静宴瞬间傻眼,听他话的意思是婉拒了她的要求,她无地自容地红了脸,开口要跟他见面已经是很胆大的行为,开了口又被拒,她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她苦笑地说:“是小女子想得不周,对、对不住。”说着,她转身带着珍珠走了。

  李静宴不知道白子霆为何要向她提亲,但她知道白子霆对她并不在乎,她心中的疑惑更深了,既然不在乎,为何一定要指名提亲呢?

  同样不明白的还有木易。木易看着李二小姐走了,才轻轻地关上门,转身问道:“侯爷,李二小姐过来了,你怎么不见她?”

  白子霆手摸到了右边的茶盏,俐落地端了起来,触了触温度,正好可以入口。他薄唇微启,喝了一口,任由茶香充斥着唇。好一会,他才说了一句话,道:“大婚之前,男女不宜相见,不是吗?”

  木易睁大了眼睛,婚事虽然在议,可还没确定下来,侯爷就这般确定?

  白子霆胸有成竹,宁安侯老夫人定然会促成这桩婚事,因为除了李静宴,他谁也不会娶,至于李家,只要好处够多,那么李家自然会答应,至于舒家,李家想必也能摆平。

  这桩婚事在他的眼中就如砧板上的鱼,定无错漏。之前已经错过一回,他怎么可能还会再错过李静宴第二回?

  另一头。回到李家,珍珠看着茶饭不思的李静宴,心中焦虑不已,“二小姐,宁安侯不见你,接下来怎么办才好?”

  李静宴叹气道:“珍珠,你说他为何一定要娶我?”

  珍珠摇摇头,“奴婢不知道。”

  “他虽然伤了眼睛,可他还是一个侯爷,怎么会看上我呢?”

  “二小姐,难道宁安侯是为了报复李家吗?”珍珠担忧地问。

  “报复?”李静宴笑了笑,“大姊姊执意要退婚,说起来确实是令他丢了大脸面,可他娶了我又能赢回脸面吗?我在李家的位置这般的尴尬,谁都知道……”

  珍珠摸了摸头,“二小姐怎么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李静宴苦涩地笑,“也许真的是故意要羞辱李家吧,他若是娶了我这个寡妇,以后李家大房出门都抬不起头了。”

  珍珠更慌了,“那该怎么办?”

  李静宴用力地扯着丝帕,脸上同样是无助,“我不知道。”她原本以为白子霆会见她一面,这样她还能好好地跟他说一说,劝他打消娶她的念头,哪里知道他根本不愿意见她。一句男女有别就打发了她,弄得好似她一点也不知礼,是一个多么不要脸面的姑娘家。

  正这么忧虑着,那头李老夫人身边的郑嬷嬷走了过来,“二小姐,老夫人那有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