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一日宁安侯府的气氛特别的低沉,紫鹃被打得半死不活,半夜里噎气死了,隔日就把尸体里了一张草席,往土坑里一埋了事。

  从这一天起,宁安侯府所有人都知道,侯爷的脾性一时间变得阴森森,平日伺候他的人分外的小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宁安侯因伤了眼而坏了脾气的流言不胫而走。

  这个流言原本让行情不算差的白子霆意外地臭了名声,令原本想与宁安侯府扯上关系的人看到白子霆都倒退三步,丝毫不敢跟白子霆攀谈。而宁安侯老夫人本想尽快为白子霆说亲的打算也落空了,她老人家怎么也闹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

  这一天,宁安侯老夫把白子霆她叫到跟前。

  “子霆,你心中可有喜欢的姑娘?”宁安侯老夫人温声问道。

  “娘心中有什么打算?”白子霆一点也不意外宁安侯老夫人的问话。

  “你这孩子。”宁安侯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你便宜了那李家,让他们退了亲,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成亲?”

  “自然不是。”白子霆沉着地说。

  宁安侯老夫人一脸的褶子立刻舒开了,幸好他不是这么想,否则她就是死也对不起老侯爷,“既然如此,我便问问你,虽然你眼睛受伤看不见,可金陵的名媛、千金你也见过,怎么也得选一个入你眼的。”她是如何都不愿意委屈儿子,就算儿子眼睛瞎了又如何?圣眷犹在,救驾之功也在,再者儿子相貌堂堂,如何能不好好选一个好姑娘呢?

  白子霆平静地说:“我记不清她们的模样。”

  宁安侯老夫人差点被气疯了,正要骂他几句,他又缓缓开口道:“也不是都记不清,可我记清的人只怕你不喜。”

  宁安侯老夫人一听便明白了,他是有看中的人,不过听他的口吻,她的心也提了起来,“可是那女子有残疾?”

  “没有。”

  她松了一口气,“那么她出身太差?”

  “倒也不是。”

  “那她是谁?”宁安侯老夫人心中大喜,不是身有残疾,也不是出身太差,容貌、才情倒是其次了,重点是他愿意娶。

  白子霆端坐在那,手指轻轻地摸着梨花木桌的边沿,眉眼温润,“娘,你也认识。”

  “哦?”

  “李家二房小姐,李静宴。”

  乍听此言,宁安侯老夫人手里的茶盏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碎了满地,震惊地看着她儿子,心中波涛汹涌。李静宴,那个在李家守望门寡的姑娘。

  李家。

  “祖母,幸好我退了亲,否则啊,真的是太吓人了,听说那白子霆自从瞎了眼睛,整个人性情大变,动不动就骂人、打人,孙女听说还打死了人。”李静茹一脸后怕地坐在李老夫人脚下的锦杌上。

  坐在不远处的李静宴安静地做着女红,耳朵听着李静茹一遍又一遍地撒娇。李静茹说这些话无非便是要洗刷她在李老夫人的眼中刁蛮、任性的印象,李静宴心中不齿。

  如果白子霆的眼睛没受伤,哪怕前面是一片火海,李静茹若是不愿意,李大老爷一定也会让她嫁过去。要不是白子霆伤了眼,就算救驾有功,以后的成就也就只是做一个侯爷,李大老爷怎么舍得让李静茹去嫁?李静宴心中很明白这李家人的薄情寡义,但她没有资格说什么话,她仿佛透明人一样坐在那,安静地做着她自己的事情。

  李老夫人混沌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她哪里不懂大孙女的打算,可这大房太让她失望了。听大孙女这么说,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爹娘可有替你再说亲?”

  李静茹以为李老夫人是关心她,立刻说道:“祖母,那宁安侯府真不是个东西,居然在外面散播不利于孙女的谣言。”

  “哦?什么谣言?”李老夫人淡淡地问。

  “说、说孙女眼高于顶,弃了他。”说着,李静茹委屈地红了眼,“祖母,你说他们过分不过分?”

  “不过分。”李老夫人冷笑地说。

  李静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没想到李老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整个人惊呆了。

  李老夫人伸手捏着她精致的小脸,“你便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祖母?”

  “若是来唱戏也唱得好些,这样装模作样,让人看得不顺心。”李老夫人只差没让她滚。

  李静茹刷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苍白,抖着肩膀,最后捂着脸就要走人的时候,外面的丫鬟低声道:“老夫人,大夫人过来了。”

  李大夫人一进来,也看到了李静茹的神色,但她此时顾不得女儿的心思,冲到李老夫人的面前,“娘,有人上门给二丫头提亲。”

  李静宴做着女红的手一顿,惊讶地抬起头。

  李大夫人这时也注意到李静宴在场,眉眼闪过一抹狠戾,“你还坐在这干什么?还不回你的院子。”

  “是我让二丫头过来陪我的。”李老夫人淡淡地说。

  李大夫人的脸色难看,忽而一笑,“也是,该让二丫头知道她有好大的魅力呢,若是清心寡欲地守着寡就算了,没想到不三不四地勾了人……”

  “大伯母。”李静宴倏地站了起来,凶神恶煞地看着她,“你说谁不三不四?”她可以容忍大房对她的冷落、漠视,却无法忍受他们说她品德有缺,那不就是间接地说她父母早逝,没教养吗?

  看李静宴两手握着拳头,一脸愤恨的模样,李大夫人轻蔑地哼了一声。

  一旁的李静茹好奇地问:“谁啊?谁这么不长眼要向二妹妹提亲?”

  李静宴的眼角微抽,李静茹此刻还不忘踩她一脚。她垂下眼眸,忍着肚子里的气。

  “呵呵。”李大夫人冷笑了几声,“还真的是不长眼。”

  李老夫人冷了脸,“做人长辈的,好好说话。”

  李大夫人也不恼,讥笑地说:“儿媳可没说错,那人真的不长眼。”微顿,“就是之前跟静茹订亲的宁安侯。”

  李静茹睁大了眼睛,随即低下头,眼里闪过一丝嘲弄,低低地说了一句:“一个守望门寡,一个眼瞎,倒是绝配。”

  李静宴整个人懵了,她听到了李静茹羞辱的话,可她没有力气去反驳,她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李大夫人说的那句话,宁安侯要向她提亲。白子霆,他是疯了吗?

  李老夫人看着李大夫人,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做长辈的人,让二丫头喊你们大伯、大伯母的人,却做着狼心狗肺的事情,守寡?这守的是哪门子的寡?”

  李大夫人对上李老夫人的眼,心似放进了冷水般,冰得她一下子打了一个冷颤,“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