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白子霆一顿,随即说道:“是。”

  李府·小柯堂。

  “二小姐,大小姐真的退婚了!”珍珠在小柯堂的门口,语气郁闷地说。

  李静宴刚礼佛完,慢慢地从小祠堂里走出来,听到珍珠的话,脸色不变地颔首,“这倒是如她所愿了。”

  “真是太不要脸了,凭什么宁安侯伤了眼睛,他们就要退亲,而舒家少爷死了,却还要你给他守寡?”珍珠生气地踩脚,恨不得身下就是那些可耻的人,一脚踩死他们。

  李静宴垂眸,“珍珠,知足吧,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珍珠低着头,好半晌才抬起了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偷偷地凑到李静宴的耳边,“二小姐,我们之前做的绣品卖了,赚了六两银子,你想吃什么?奴婢去买给你。”

  李静宴的心中苦涩难忍,不过是六两银子就让珍珠这般开怀。她故作不悦地说:“有了银子就想乱化,你这个丫头。”

  “二小姐。”珍珠不依地看她。

  “银子存着先,至于想吃什么,外面做的糕点有本小姐做的好吃?”李静宴笑着说。

  珍珠眼睛一亮,“自然是比不上的。”两手拍了拍,“二小姐,你要做糕点?”

  “是啊,我想做些菊花糕给祖母吃。”李静宴温和地说:“当然不会忘记你喜欢吃的玫瑰糕了。”

  珍珠夸张地吞了吞口水,“好、好。”

  李静宴笑着摇摇头,随即看向天空,幽幽地叹了一句,道:“天好蓝。”

  珍珠一怔,还未说话,李静宴便已经缓缓地回到自己的小院子了。

  珍珠心里沉重。自从二小姐要守望门寡开始,这便意味着二小妲以后的日子便局限在李家,甚至在李家,也不是所有地方都欢迎二小姐去的。除了二小姐自己的院子、祠堂之外,唯有李老夫人的院子是欢迎二小姐的,其他的地方没有人会面带微笑欢迎二小姐。

  如果二老爷、二夫人没有意外去世,二小姐不会这样的凄苦,珍珠在心里祈祷,希望二小姐以后能开开心心,再也不被这些人欺负。

  “侯爷,如今李二小姐便日日在府中,每日都去祠堂礼佛。”木易轻声说道。

  “嗯。”白子霆捧着茶盒慢慢地喝着茶,“还有呃?”

  木易想了想,“前几日二小姐还做了糕点,二小姐似乎很喜欢做这些吃的。”微顿,“还有二小姐身边的丫鬟出了一趟门,卖了绣品赚银子。”

  最后一句话木易说得很轻,可白子霆的听力格外的好,木易那祥轻的声音他也听清楚了,捧着茶盏的手不禁用力,“这么说,她的处境不好?”

  木易如今知道侯爷对那位李二小姐有多重视,特意地仔细打听过了,“侯爷,二小姐目前住在李家最靠近祠堂的小院子里,身边就一个叫珍珠的丫鬟,还有一个粗使婆子干杂活,月钱是四两,平日用的膳食皆是素菜,每日待着的地方不是祠堂便是她的小院子,偶尔去李老夫人那里坐一坐。只是李老夫人年妃大了,也没什么精力,即便是有心要护着二小姐,只怕力不从心。”

  木易一口气说完之后,缓缓地抬起脑袋看了一眼白子霆,白子霆正安静地坐在那,一动也不动,脸色阴沉。

  “好一个李家。”白子霆冷冷地说着。

  木易又道:“老夫人动手了。”他说的是宁安侯老夫人。

  白子霆抿了抿唇,“做了什么?”

  “说李家忘恩负义,在这个时候退亲,这些话已经在金陵城里传开了。”

  白子霆轻笑,“娘到底还是心太软了。木易,你再火上加油一番,便说老夫人到底如何心善,让李家退了亲。”木易微怔,怎么不趁机说那李家有多可恶呃?他灵机一动,是了,宣扬了老夫人的好名声,不就是在诋毁李家的可恶吗?侯爷虽然伤了眼睛,可心还是如以前般七窍玲珑呢。

  “你去办吧。”白子霆吩咐道。

  木易恭敬地退下。

  不多时一个丫鬟端着一旁糕点进来,软着噪子,“侯爷,老夫人那吩咐紫鹃端了你最爱吃的绿豆糕过来。”

  白子霆面无表情,唇角微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心情不好的表现。 那名叫紫鹃的丫鬟将糕点放在了白子霆旁边的桌子上,一股浓郁的胭脂味钻入白子霆的鼻尖,兴许是眼睛看不见的关系,他的听觉以及嗅觉格外的敏锐,一抹冷然跃上他的眉眼。

  紫鹃满脸羞涩地松开手中的瓷盘,脚下一扭,哎哟的一声便想往白子霆的身上靠去,府里不少心思活跃的丫鬟都在打主意了,如今侯爷的眼睛看不见,此时不趁虚而入,更待何时?

  可是紫鹃还没有碰到白子霆的衣袖,整个人突然被一道力道给打出去,随着她一声娇呼,下一刻她重重地捽在了地上,噗嗤一声,口吐血沫子,躺在了门边。

  “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名大丫鬟跑了过来,看到紫鹃凄惨的模样,脸色一白,再抬头往里看去,侯爷正慢条斯理地喝着茶,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丫鬟一下跪在了地上,“侯、侯爷。”

  “紫鹃以下犯上。”白子霆随手一挥,手边装着绿豆糕的瓷盘落地,发出一声响,“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丫鬟吞了吞口水,二十大板打下去,不死也残。她颤抖着声音,“是,奴、奴婢知道了。”

  “拉到院子前打,让下人记住侯府的规矩。”白子霆语气阴森地说。

  “是。”大丫鬟颤抖地应道,立刻喊了婆子过来将紫鹃拉到了院子前。当着所有下人的面,紫鹃被打得体无完肤。

  白子霆恍若没有听见紫鹃的惨叫声,他轻哼了一声,眼角犹带着一丝阴鸷。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他头上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