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木易一边骑着马,一边控制着白子霆的马,往营帐的方向走,心中担优不已,只见白子霆的眼睛周围已经泛红,“侯爷,你别担心,很快便到。”

  白子霆应了一声,他坐在颠簸的马背上,感受到斜晖照在脸上,暖暖的,令他的眼前忽然浮现一幅景象。

  李家院子里,高髙的梨花树下,一个小姑娘坐在树下,脑袋靠在树干上,阳光洒下时,斑驳的树影温柔地投射在她的脸上。她手里正拿着一本游记,脑袋上的簪子歪了,白色的梨花落在她的浅蓝色的襦裙上、发丝上,她就如掉落凡间的小仙女。

  仿佛感受到有人在看她,她眨了眨羽睫,睁开眼,那双眼如水晶般干净、剔透,她用稚嫩的声音问:“你是谁啊?”

  她是李家二小姐李静宴,而他是白府独子白子霆。那一年,她八岁,他十岁。那一年,他刚懂得情窦初开,而她已经有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夫。

  金陵四大世家之一的李家此刻热闹非凡,李家的大小姐李静茹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什么也不嫁想给一个瞎子。

  李静宴本来是想来安慰李静茹,最后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她身边的丫鬟珍珠轻轻地问:“二小姐不进去了?”

  “大姊姊现在心情不好,我进去也只是徒惹她不开心,而且这事我也劝不了。”

  珍珠轻叹一声,“若是二夫人和二老爷还在,二小姐也不会被他们欺负。”

  李静宴不语,她是李家二房的嫡出女儿,只可惜五年前她爹陪着她娘亲去外祖父家的途中被劫匪劫财、劫命,她因为生病的缘故没有跟着,侥幸躲过了一劫,但她在李家的地位却越来越差了。可自从双亲没了之后,祖母接了她在身边养着,在祖母的庇护下,日子再如何,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本来李静宴已经准备好嫁衣,要嫁到舒家去,哪里想到舒家竟然发生了那样的惨事,李大老爷本来想将她嫁过去,从此以后也不管她的事情,若不是祖母护着她,不让她嫁到舒家,否则她要是嫁到舒家去,那日子可想而知。

  “你可有打听清楚,宁安侯他……”李静宴的脸上浮现一抹不忍,“真的眼睛看不见了?”

  “真的,奴婢听说连宫里的楚太医都治不好。”珍珠叹气地摇摇头。

  “其实宁安侯为人还是不错的。”李静宴轻轻地说。

  “谁说不是呃?宁安侯那样风华绝代的人本来跟大小姐订亲,大小姐可是骄傲得尾巴都翘起来了呢。如今不过是眼睛受伤看不见,就被大小姐说成是瞎子,要死要活地闹退亲呢。”珍珠一脸的不屑。

  “算了,我们也管不了这些。”李静宴垂着脑袋,脑海里想到宁安侯的模样,再一想到那双总是含着笑意的温和眼眸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她的心中为他默默地难过。

  “嗯,二小姐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珍珠担忧地说:“现在老夫人身体好,再过几年,二小姐可有什么打算?”

  李静宴自然知道祖母不可能一直护着她。她淡淡地一笑,“珍珠,等到你十五了,我便给你在庄子上找一个上进的人,给你一些陪嫁,你便嫁过去。”

  “二小姐,奴婢不要,奴婢不要离开你。”珍珠慌乱地说。

  “至于我呃……”李静宴静地望着她,“我到时候便去家庙里为族人念经祈福。”

  “二小姐去哪里,奴婢便去哪里。”珍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倔强地说。

  李静宴轻轻地敲了敲她的额头,“胡说八道。”

  “那守的是哪一门子的寡?”珍珠气愤地说:“婚约定下了,可人还没嫁过去呢,大可以解约,二小姐还能嫁个好人家,偏偏李大老爷却想把你丢过去,把自己撇个一干二净。”

  看珍珠跺脚的模样,李静宴心里感到一阵暖。她哪里不知道呃?这李家唯有祖母对她还有几分疼惜,至于其他人,巴不得她赶紧离开李家。

  “珍珠,不怕,我们都会好好的。”

  珍珠抹了抹眼泪,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好。”

  宁安侯府。

  宁安侯老夫人啪地一下将茶盏给摔在了地上,“好一个李家,好一个李静茹,真是该死!”

  “安良。”

  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宁安侯老夫人看着那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眼泪倏地一下便流了下来,“我的儿啊,你怎么来了?”

  “娘为何如此生气?”白子霆徐步走来,走到门槛的时候,脚一抬,轻松地越过,若不是看他的双眼无神,几乎没有人相信他看不见。

  自从老宁安侯去世之后,偌大的宁安侯府只有宁安侯老夫人一个人撑着,可她从来不觉得撑得累,因为她的儿子很优秀,一个能顶人家的三个儿子,可她这么优秀的儿子就因为飞来的横祸而伤了眼睛,而他不过就是伤了眼睛,却被那李家大小姐给嫌弃。

  一想到当初是她一定要儿子订婚,结果订了这么一个品行不端的女子。想到这里,宁安侯老夫人的心都疼了,幸好没真的那李家大小姐娶回来。

  “娘?”白子霆并未催促宁安侯老夫人,语气平稳地喊了一声。

  “我跟你说,你切勿生气,知道吗?”宁安侯老夫人颤着声音说。

  “娘说吧。”白子霆平静地说。

  “那李家竟然想要退婚。”宁安侯老夫人恶狠狠地说。

  白子霆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俊美无俦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不想移开眼睛。

  宁安侯老夫人要狠地说:“我儿不用担心,如今你是为了救驾受伤,皇上对你格外看重,他们李家想退亲……”

  “娘,既然他们想退亲便退亲吧。”

  宁安侯老夫人的眼睛吃惊地落在白子霆的身上,只见他唇角微扬,心情极好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因被退亲一事而萎靡,“你不气?”

  “有什么好气的?”白子霆浅浅一笑,吐出四个字,“求之不得。”

  宁安侯老夫人的眼睛一亮,“好,说得好,他们李家算哪根葱?要退便退。”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即便是退婚,她也绝对不会让李家全身而退,这样折辱她的儿子,她也不会让李静茹好过。白子霆悠然地站起来,“娘,这些琐事你便不用太烦恼了,儿子先回去了。”

  宁安侯老夫人点点头,“回去好好歇着,太医交代的药还是要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