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欺妻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金陵城外的红树林,因为春猎的关系,四处布下了禁卫军以及不见光的暗卫。

  冬天的沉寂过后,苏醒过来的动物们在红树林里寻找食物,而人类的闯入也让牠们更为疯狂,一场不知道谁是谁的猎物的狩猎激烈地展开了。

  白子霆着一身玄衣,从皇帐里走了出来,一旁李公公笑着上前将佩剑交到他的手里,“侯爷,夜深露重,还是早些歇息。”

  白子霆淡淡地笑了笑,将佩剑重新别在腰间,进皇帐,无论是什么身分都要卸下武器。他的右手习惯性地扶住佩剑,“有劳公公了。”

  “是奴才的荣幸。”李公公温和地说。在皇帝面前是红人的李公公此刻对白子霆一脸的恭敬。

  白子霆颔首,缓步离开。今日打猎,皇上打了不少猎物,龙心大悦,专程喊他过去,对护卫皇上的他嘉奖一番,明日赏赐便会送到宁安侯府。

  白子霆的爹早逝,当年死在战场,被皇上追封为宁安侯,不久前,宁安侯老夫人请封,于是他承了爵位,这次春猎由他负责皇上的安危。

  白子霆一步一步地走回了自己的帐子内,帐外他的小厮木易对他行礼道:“侯爷。”

  白子霆点了点头,木易立刻掀开了帘子,白子霆微微弯腰走了进去,木易低声地说:“侯爷,你让属下査的事情,属下已经査到了。”

  “如何?”

  “半年前,那舒大公子出了金陵,去江南,结果路上遇到了泥石流,被埋在了下面,人被挖出来的时候已经窒息了。”木易恭敬地说。

  “李家是如何商议的?”白子霆又问。

  木易叹了一口气,“那位李二小姐也是一个苦命的,舒夫人要李二小姐过门,但李家老夫人小肯,两家僵持着,最后还是李大老爷发了话,李二小姐不去舒家,但从此以后在李家给舒大公子守望门寡。”

  木易话音刚落,便见到自家侯爷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他连忙低下头,当作没有看到。木易心中有些猜测,侯爷明明是李家大小姐的未婚夫,却时时打探李二小姐的事情,这中间只怕是不简单。

  白子霆冷着脸,拳头握得紧紧的,如果不是因为李二小姐李静宴自小指腹为婚,他哪里会娶别的女子?他喜欢的人从来只有李静宴,如果娶的女人不是李静宴,那么对他而言,娶谁都一样。但是他却料不到李静宴的未婚夫居然意外死亡,如今李静宴不过十六,却要守望门寡。 思及此,白子霆的心口觉得一阵阵地疼,李家人实在太懦弱,若是可以,他们大可以取消了跟舒家的婚约,给李静宴再找户人家说亲才是。她又没有嫁过去,却迂腐地要她守那哪门子的寡?他怒火冲天,却想到了他跟李大小姐的婚约,若是他没有婚约,他大可以去求娶,就算她是寡妇,他都愿意,可他订亲了,对象还是李静宴的姊姊。

  这一刻,白子霆有些痛恨自己当初的无所谓,若是有些所谓,或者不订亲,他大可以将李静宴求娶回来,好好地疼着、护着。他几乎要磨碎自己的牙齿,侮恨的滋味几乎溢出了他的心口。他浑身的气势转而冷凝、尖锐,令一旁的木易的脸色微变。

  “侯爷。”木易低低地提醒道。

  白子霆深吸一口气,一转眼,黑眸里一片黑沉沉,看不出任何情绪,“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翌日,白子霆骑在黑色的马匹上,护在皇上的周围。皇上的兴致颇高,打完了猎还继续往红树林的深处走去。

  突然数十道人影飞了出来,白子霆的眼里闪过一抹冷意,迅速地从腰间解下佩剑,陪在皇上身边的五皇子、九皇子以及大将军韩隐同时反应过来,机警地看着那扑过来的人。

  白子霆的眉宇一沉,先出了手,一剑伤在了那袭来的人的手臂上,没想到那人似是没有任何感觉一样,丝毫没有停顿地又一次扑了上来。白子霆眼眸发沉,低声说道:“是死士。”

  一时间,五皇子和九皇子都面色严肃,韩隐立刻带着身边的属下全力反击。白子霆看了一眼皇上,见皇上无碍,便提剑将那人的脑袋砍了下来。

  他们面对的是死士,不死不休。来的死士约有三十人左右,每一个死士的武功都很高强,再加上他们视死如归,白子霆这边渐渐有了力竭的迹象。

  “赶紧去喊援兵!”五皇子一脚踢开了九皇子。九皇子的武功不强,马技倒是强,一个金钩倒挂飞上马背,飞快地去找援兵。

  白子霆手中的剑渐渐地有些沉,他面色不改地踢飞一个死士。而那边韩隐动作也不慢,脚边也躺了不少的死士。

  皇上拉着缰绳,神色冷凝,这几年他拔出了几颗朝中的毒瘤,想必有些人按捺不住,想杀了他。

  突然一个死士跳了起来,手一撒,一些白色粉末顺着风向飘向了皇上,白子霆低声一喝:“皇上,闭上眼睛。”

  随即,白子霆便挡在了皇上面前,尽管他护住了皇上的同时,他也闭上了眼睛,可白色粉末仍然飘进了他的眼里,一股刺痛令他几乎想挖掉自己的眼睛,但他克制住了,下一刻他靠着听觉,迅速地辩听出那死士的位置,一剑刺过去。

  热呼呼的血洒了满地,韩隐看了一眼,便飞快地上来帮忙,“宁安侯,你守住北边,我守南边。”

  白子霆此时看不见,他便听韩隐的安排,只要感觉来者不善,他手中的剑便没有停下来过。

  不远处,一阵马蹄声渐渐靠近,不多时,身边的声音也渐渐没了。白子霆直挺挺地站着,忽然一只大掌搭在他的肩膀上,“子霆,援兵来了。”

  听到是皇上的声音,白子霆的手微微一松,“是。”

  皇上看着狼狈的白子霆,立刻吩咐人传太医,“宁安侯受伤了,赶紧宣太医过来。”

  “是。”

  白子霆的身上并没有受伤,他只觉得眼睛一片刺痛,疼得他根本无法睁开眼睛,眼前黑黑的。木易上来牵着他的手上了马,准备回帐。

  “皇上。”白子霆道。

  “侯爷不用担心,我会保护皇上。”回答白子霆的是韩隐。

  “子霆,你先回去看太医,有韩将军在,朕不会有事。”皇上沉稳地说。

  “谢皇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