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呃,冷战吧。

  陈丝一个人说得起劲,不等吴诗怡说话,又自顾自地说:“你看,我们两个受伤还要一起,你有我妈给你出气,我有你陪着我……”

  吴诗怡心想,她没有受伤,她只是心里有一点不舒服而已。

  “爱情真容易让人受伤。”陈丝感慨万千地说。

  不是,什么爱情?吴诗怡一惊,她跟陈霖之间才没有爱情!

  “你说,我们两个要是冷酷一点、冷情一点,哼,这些男人还想伤害我们,屁,作梦!”陈丝愤恨地说,没有注意到吴诗怡惊慌的神情,“哎,爱有多深,伤就有多深……”

  吴诗怡吓傻了,她呆愣地看着陈丝的小嘴一张一合,她却听不到陈丝说的什么话。

  爱情,她跟陈霖没有爱情,她没有受伤,她没有不舒服,他说什么,在她耳里什么都不是,她才不关心他说什么呢。

  陈丝说着说着,迷迷糊糊地想睡觉了,弄得吴诗怡心绪一番紊乱之后,她发出了低低的呼吸声。

  吴诗怡瞪着她,用力地瞪着陈丝,恨不得将眼睛都瞪出来,但陈丝早已没心没肺地睡着了,有没有搞错,弄得她一阵郁闷却不理她,径自睡着了,她用力地磨牙,两兄妹都不是好人,都是惹人生气的混蛋。

  她闷闷地转过身,脑海里陈霖和陈丝说的话不断地交迭着,她压根睡不着,她轻轻地站起来,准备到楼下喝杯水。

  吴诗怡离开卧室,正要下楼,却闻到一股烟味,顺着烟味,她走到阳台,万籁寂静,家里人都睡着了,谁还没睡?

  她好奇地走过去,只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月光,坐在椅子上,星火在他指尖燃烧,空气中还有一丝丝酒味,桌上果然有一杯红酒。

  不用猜,她知道他是谁,她没有开口,就看着陈霖在月光下光风霁月的背影,心情忽然很平静。看了一会,她忽然转过身,不小心踢到了身后的花盆,咚的一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她慌乱地站直身体,往前一看,他直直地立着,一双黑眸在夜色中很吓人,他在生气,她垂眸,正要走,他开口了,“见到我跟见鬼一样,就想跑?”

  “我没有要跑。”她冷冷地说。

  “哦,我知道了。”他往她走过去,“我知道了。”他不断地重复这句话,弄得吴诗怡一阵吃惊。

  随着他的走近,她的鼻尖嗅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浓郁酒味,她俏丽的小脸一沉,酒鬼说酒话,她脸色发青,直接想走人。

  他一把将她按在了墙上,额头抵着她的,“想去哪里,嗯?胆小鬼。”

  她抿了抿唇,声音发颤地说:“你想干什么,打我吗?”她努力地往后躲,可身前是他的胸膛,身后是一堵墙,没有地方可以逃走。

  “打你。”他不屑地冷哼,“我是这种人?”

  她安静地听他说话,他却不好好说话,用力地搂住她,薄唇贴着她的动脉,温情地吻着,“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妖精。”

  她的心脏怦怦地响,偷偷地吞了吞口水,他不会打她,吊着的心落回了原地,他怎么会是野蛮的人,就算喝了酒,他也不会做出没理智的事情。

  他的手臂忽然一使力,将她抱了起来,她吓了一跳,只好双腿夹在他的腰上,像小熊似的攀住他这棵大树,她慌乱地说:“放我下来!”

  酒精真是一个好东西,可以放大一个人的欲望,当欲望压过了理性,他想如何随心所欲都可以。

  ……

  陈霖亲了亲吴诗怡的额头,心细地为她整理好衣服,抱起她,她紧闭着双眼,淡淡的绯红浸染在她白皙的肌肤上。

  “别回卧室,小丝在我们房间里睡。”

  行走的脚步一顿,“什么?”他的声音充满了不敢置信,“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找别人睡。”

  她白了他一眼,她又不是红杏出墙,他干嘛这种语气,“小丝不开心,找我聊天,接着就一起睡了。”

  她的解释只让他的脸色更黑,他抱着她去了客房,去浴室拿了热毛巾,替她擦拭一番,她红着脸无可奈何地任由他动手,过后他抱着她躺在薄被下,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我们的床,以后谁都不能躺。”

  她轻轻一笑,睁开如水的双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惹我们这些女人。”

  这话有着巧妙的意思,到底是不能惹安亚玲,还是不能惹陈母,抑或者是她自己?

  他吻了她一口,“谁都不惹,就惹你,免得你独守空房。”

  吴诗怡有些疲惫,可她有些不懂,她问他,“你就不怕我离婚逃走吗?”他就不怕她喜欢上别人,就不怕她不会爱上他吗?

  他眼睛一转,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他神秘一笑,“还早,不如我们继续努力造人?”

  “喂!”她跟他说正经的。

  陈霖无辜,造人就是很正经的事情啊。

  吴诗怡在一片惊呼声中醒过来,抬头只看到一抹绿色身影飘然而过,绿色睡衣,昨天……她惊醒过来,昨天晚上,打住,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要提,那抹绿色发出的声音毫无疑问是陈丝,天呐,居然被陈丝捉奸在床!

  “小丝刚进来了?”陈霖手上端着托盘,上面是丰盛的早饭,“不用理她,年纪也不小了,整天慌慌张张。”

  她红着脸,“太丢脸了。”

  “有什么好丢脸的。”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喂你吃饭。”

  “我去刷牙。”太过甜蜜,让她负荷不了,她需要空间。

  等她出来,陈霖不在,她刷牙的时候,脑海里一直有一个疑惑,一个很早就存在的疑惑,而某人的态度也很诡异,居然避而不谈。

  所以她先回了卧室,找出了那张离婚协议书,很认真、很认真地重新看了一遍,然后看到了那条被她忽略的内容。

  若有一方不同意离婚,离婚协议书将作废。这不就相当离婚协议书没有用处吗,原来如此,这个男人一开始就没有放手,这倒是符合他强悍的作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