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吴诗怡立刻像一只从狼口下逃生的兔子,飞快地跑到了浴室,甚至重重地锁上,弄得外面的陈霖脸色非常的难看。

  自从上回他闯了一次浴室之后,她每次洗澡都要关好门,免得上次的事情再发生。

  而不被信任的陈霖倒不生气,因为他对自己的控制力不是很有把握,他真的有可能再闯一次浴室也说不定。

  陈霖不打算去问陈丝,反正他猜得八九不离十,他细细地观察,觉得离婚这两个字几乎成了他的魔咒,也成了她逃脱的借口。

  她一想跑,她就说离婚,一旦婚姻生活给不了她要的相敬如宾,她就想着要逃,他以为车祸之后,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她不会再提离婚,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提。

  他体内的邪恶因子好似隐隐作祟,他不知道她下次再说离婚的时候,他会不会直接将她扑倒吃掉,再找一个笼子,将她这只想逃跑的兔子关起来。

  扪心自问,他对她很好,但她就是不要他,不要他。

  吴诗怡躺在浴缸里,心跳还在有力地跳动着,就像要跳出去一样,弄得她好难受,她抬手轻轻地放在胸口,按捺住激烈的心。

  好一会,她的心跳才恢复正常,她掬了一手水拍在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陈霖喜欢她,陈丝说的,陈丝不会骗她,她回忆着她跟陈霖之间的事情,仔细想就会发现陈霖对她有兴趣的细节。比如他看她的眼神、他们的偶遇等等,她一相亲,他就出现在她面前,甚至非常懂她心理地主动提出交易,这样有心机、有眼力的男人只要展开了狩猎,绝对不会放过猎物。

  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以为她找到了一个好办法躲避父母的逼婚,实际上是走进了他设下的圈套,可接下来呢?接下来,他还有什么招数在等着她。

  他难道忘记了她手里有离婚协议书吗,她忽然笑了,他也许很有自信她会爱上他,接着就撕掉离婚协议书,要跟他相亲相爱,完全忘记他设计她的事情。

  作梦!她咬着牙,脑袋越来越清楚了,爱情是他可以算计的吗,她狠狠地摇了摇头,决定等他伤一好,她就提出离婚,谁也阻止不了她。

  离婚协议书不会有问题,因为她看过了,律师也在场,所以她不相信他会在离婚协议书上做手脚。一想到她的离婚协议书,她蓦然地放心了,她要感谢他的夜郎自大,他以为他的魅力可以征服她,自信就是自负。

  她闭上眼睛,眼前却出现很多场景,他们还没结婚时常常碰面的场景,他们结婚时的场景,他们婚后的每一个画面……突然,她想到车祸时,他抱住她时的英勇,她猛地睁开眼睛,心跳的节奏又开始被打乱了。

  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她忽然明白,女人对男人都有那么一丝丝的英雄情结。

  在她最脆弱,以为她要死的时候,是他保护了她,他因此在医院躺了好多天,因为背部受伤,只能趴着,即便现在好得差不多了,他背上的伤疤还是不可泯灭的。

  想到这里,她又开始慌乱了,她觉得她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以前她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不就是离婚吗,为什么她变得婆婆妈妈。也许是因为他救了她,也许因为这一点,她就无法真的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冷酷无情,因为这个男人为她付出过汗和血,她又不是石头心,做不到无动于衷。

  “混蛋!”她烦躁地发出一声咒骂,她因他变得优柔寡断了,贝齿咬着下唇,她懊恼地将脸浸在水里。

  果然不结婚是对的,结了婚才有了这么多烦恼,等他伤好了,她就要离婚,但她欠他的,她怎么还才好呢。

  吴诗怡迷迷糊糊地泡完澡,擦干净身体,穿上睡衣,走出了浴室。

  陈霖脱光上衣趴在床上了,听到她的动静,“擦药。”

  他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得擦药,最好是能淡化伤痕,不然这些彰显男子气概的疤痕很影响他精瘦的身体,他不讲究美感,但吴诗怡却坚持,这样做多少能淡化她的愧疚,因为她很内疚也很心疼。

  擦完药,他继续趴着,发出规律的呼吸声,她轻手轻脚地收好药,洗了手,将被子盖在他的腰部,她则躺在一边,心事重重,听着他的呼吸声,不知不觉地进入了睡眠之中。

  十分钟之后,她陷入了深眠之中,那头的陈霖在黑夜里睁开双眼,像一只矫健的猎豹坐了起来,月光散落在他的脸上,隐晦得看不清他任何神情。

  赤裸的白皙身躯在月光之下发出荧荧之光,此刻她正在沉睡,精致的小脸上却呈现着复杂的神情,背部布满伤痕的男人蠢蠢欲动地覆在她的身上。

  ……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什么也听不到,她再也不要跟这个人做盟友了,等她养足精神,她要跟他一拍两散。这个交易太不划算了,从一开始是他的计划,接着她被吃干净了,然后呢,他不会再让她怀孕吧?突然想到他没有做避孕措施,她一惊。

  抱着她的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僵硬,他疑惑地说:“怎么了?”

  他果然是畜生啊,爽过了就不管她的生死了,她要是怀孕……一只大掌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快睡吧。”

  他的声音听着很柔和,她却听出了他的警告,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指的是离婚的事情吗,难道他真的要跟她维持这段同床异梦的婚姻?他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她心里忽然好乱好乱。

  以陈霖的条件,他想要什么样的女生没有,为什么就喜欢她?她不懂,男人心也很复杂啊。

  他的声音忽然一冷,“要是睡不着,我们可以继续。”

  继续!她赶紧闭上眼睛,身体像死鱼似的紧绷绷,看得陈霖想笑,他搂着她,满足不已。

  她的身体渐渐地软了下来,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他脸上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了,他不会让她离开他,他会打消她所有不该有的念头,让她完完全全地属于他,就和他一样,他完全只属于她。

  吴诗怡的假婚姻生活开始有变化了,陈霖的伤势完全好了,于是他要去上班,她以为她要解脱了,结果陈父很真诚地请她去陈氏上班。她很难对着一个如父般的长辈说NO,即使她心里想,但她做不到,她壮烈地答应了。

  陈母又交代她,陈霖的伤势虽然好了,但请她注意陈霖的身体,不要因工作影响身体健康,她同样没有办法,主动割地赔偿地答应了;最后是陈丝,陈丝倒是没有要她照顾陈霖,陈丝反而向她要上次被她看到的A片。

  “嘿嘿。”陈丝脸上挂着粉色的云朵,娇羞地说:“有时候一直都那样是满无趣的,偶尔需要刺激一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