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陈母被陈丝哄着出去用餐了,VIP病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吴诗怡难得的悲伤被陈霖一句话给骂没了,解释道:“别人不知道你的东西放哪里,所以妈才让我回去一趟。”

  她的眼睛看着他,发现他完全没有病人的模样,不是指他的外表,而是他的神态仍旧那么的嚣张,这样的发现让她松了一口气。

  哪知她的气松太早了,陈霖下一刻白着脸,朝她呼痛,“痛死了。”

  他是在向她撒娇吗?她定定地看着他,目光转开,落在他的伤口上,脸色也跟着一白,一定很痛,怎么可能不痛,那么多碎玻璃插到他的身体。放在他手臂上的小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不痛,不痛……”她眼神迷离,忽然想到很久很久以前,她抱着因家暴伤痕累累的吴母时,她也是这样哄吴母,吴母再痛都不会说痛了。

  她难得的温柔让陈霖得意,更将耍赖的天分发挥到了极点,“痛,还是好痛。”

  轻拍的小手一顿,她垂眸看了他一眼,心知肚明他在演戏,可她还是软着心轻哄着他,“对不起……”

  她记得,小时候生父家暴的时候,母亲都是赶紧将她锁起来,她才安然无事。眼前的他,跟她只是假夫妻,他却挺身而出地保护了她,她很难不感激他、不内疚,如果她不在车上说离婚的事情就好了。

  陈霖自认不是一个好人,他卑鄙无耻、自私自利,既然她愧疚于他,他也毫不客气地拿过来享用,“小怡,你多摸几下我,很舒服。”

  她的身体一僵,什么叫她摸他,还要多摸,她在轻拍他,他要不要说得这么暧昧呀,但她的手还是轻柔地落下,按他说的,多摸,不,是多拍拍他。

  她的手心就像天然的暖玉,当她的掌心落下时,一股温润的气息就从她的身上转移到他身上,让他浑身一震,精神饱满。

  眼下,她不可能再说离婚的事情了,说不出口啊,一个男人不顾他自己的安危将她紧紧保护住,她又不是一个心硬的人,说不出无情的话。

  吴诗怡从沉思中回过神,对上陈霖深色的眼眸,他的眼睛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犹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暖暖的,就像晨起喝了一杯温开水,让她心口异常的温暖,她灿烂一笑,“我没事。”

  他轻哼一声:“我有事,全身都痛。”一顿,“要休养好久。”

  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但吴诗怡早就有打算了,她不可能请护士照顾他,自己还去工作,“我会照顾你,等一下我跟公司请假。”

  陈霖眼神一闪,竟狡黠地点点头,“你照顾我,我就很放心,别的人……哼!”

  “别的人怎么了?”她挑眉,“我肯定还是要请一个护理师,我没照顾过人,要人一起帮忙才可以。”

  他却眉毛一挑,“不用,我不想被人揩油。”

  她无语地看着他,“那我请一个男护理师。”

  “不要。”

  “为什么?”她不解。

  “谁知道他会不会对我有色心。”他不悦地哼了哼。

  她满头黑线,他是不是过于自恋了,这种话他张口就说,显然他真的很看得起他自己啊。

  “反正不准请。”好好的二人世界,干嘛要找第三者插足,啰嗦。

  吴诗怡默默地看着他,决定不在这件事情上跟他争论,到时她照顾得不好了,他就会自动打退堂鼓了。

  陈霖舒服地闭上眼睛,此刻离婚不离婚,他暂时不去想,因为他很确定,未来的几个月,她一定不会再提这个话题,如此一来,这场车祸、这身伤痛也很值得了。

  吴诗怡突然皱眉,想到还没跟公司请假,“我打一通电话给公司。”

  看她要出去打电话,陈霖语气专制地说:“在这里打。”

  吴诗怡无所谓,本来也是怕吵到他,他不介意,她也不会说什么,于是她打了一通电话给经理,先跟经理解释了一番。

  经理一开始也好好的,但听到她要请一个月的假期,经理的语气就不好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失业率有多高,你以为这份工作十拿九稳,一定就是属于你的了?”经理头痛地说:“一天也就算了,还一个月。”

  吴诗怡偷偷看了陈霖一眼,心想陈霖这位娇贵的少爷,有可能还不只一个月就好了,她当然不可能说实话,只说:“经理,麻烦你了。”

  “不可能,你要是请假这么久,你就不要来了。”经理一点也不讲情面地说。

  吴诗怡生气了,她都说是车祸了,情况很严重,经理以为一天的时间就能治好了呀。

  “经理……”

  “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们不愁找不到人。”经理撂狠话。

  吴诗怡脸一黑,她背过身,没去瞅陈霖的反应,深吸一口气,态度坚硬地说:“好,我知道了。”

  那头的经理呵呵一笑,以为自己打赢了这场战争,哪知下一刻,吴诗怡来了一句,“我会递辞呈的。”

  她挂掉电话,转过身,陈霖已经闭上眼睛了,她轻轻一叹,哎,她冲动了,居然把工作给辞了,但她看着陈霖伤痕累累的模样,不觉得她哪里做错了,这样没人情味的公司,不待也正常。

  她走到床边,看他睡着了,安静地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闭目休息。

  她没有注意到,陈霖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

  吴诗怡有点后悔,她不该辞掉工作,更不应该一口答应在家里照顾陈霖,陈霖在医院待了半个月,确定伤口愈合得很好后,他就坚持要回家休养。

  接着这就是恶梦的开始。因为在医院的时候,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所以吴诗怡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但回来之后吴诗怡一下子就忙碌了,他要干什么,她都得陪着,最可怕的还不是一些豆芽似的小事,最难熬的就是他要擦身的时刻。

  在医院有男护士,她不顾他发黑的脸,直接走了出去,让男护士给他擦身体,可此时此刻,她去哪里给他找一个男护士。

  她站在浴室门口,脸色发红,陈霖此刻正赤裸着上身,下身穿着睡裤,“过来。”她一声不吭,脚生根了一样动也不动,他不耐了,“只是让你给我擦身体而已,又没让你帮我洗小弟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