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那双保养得宜的手颤抖地握着吴诗怡的手,吴诗怡心神不定地说:“我……”

  “好了,都不要说话了。”陈父摆出一家之主的威严,“什么都不要说,安静地等着。”

  随后陈丝也在阿力的陪同下慌慌张张地赶来,却不敢说一句话,只抱着阿力无助地颤抖。

  时间在他们这里停止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医生走了出来,吴诗怡抬头一看,竟然是秦耀。

  性格过度活跃的秦耀此刻倒像一个专业的医生,他摘掉口罩,冷静地说:“伯父、伯母,不用担心,陈霖没事,没有伤到脑部,只是轻微脑震荡,比较棘手的是背部,玻璃渣插了进去。”他一顿,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过细节了,干脆地说:“现在已经清理干净了,不用担心。”

  吴诗怡腿一软,靠着墙,松了一口气,回过神,跟着陈家人向秦耀道谢。

  秦耀点点头,“不用客气,这是我分内的事情,接下来就是要注意休养。”

  车祸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陈父和阿力一起去解决,而陈丝和陈母留在医院里陪着陈霖,吴诗怡回家拿陈霖的衣物和洗漱用品。

  她每走一步就像踩着云朵,心神不定地回到陈家,将东西整理,好上了车,她惊魂未定地说:“开慢点。”

  “好,少夫人。”司机点点头。

  一阵铃声在车厢里不断地响起,司机看了一眼吴诗怡,“少夫人,你的手机响了。”

  吴诗怡恍惚地应了一声,然后拿起手机,“喂?”

  “嫂子。”是陈丝,“哥醒了,没有见到你,他在发脾气。”

  “我在回来的路上了。”她说。

  “好、好,那你快回来。”

  交易结束,我们离婚……

  陈霖沉陷在一片黑暗里,没有一丝光芒,昏昏的脑袋里响着吴诗怡冷酷的决定,头痛欲绝,心口被石头堵住。

  在无边的黑暗中,他一直想着她这句话,一直回想着她平淡的小脸,然后心一阵绞痛,痛到他想狠狠地抓住她的肩膀,大声问她,为什么、为什么?

  但是他放眼望去,没有她,漆黑一片,他心中一片恐慌,她在哪里,她去哪里了?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大声地喊她的名字,小怡,吴诗怡,没有一点回音,他红了眼,他一定要找到她。

  她要离婚,不可能,他绝对不会放她走,绝对不会!

  突然,黑暗中出现一点点白光,他努力地往白光走去,白光刺激地他的双眼生疼,可他坚持不懈地走过去,当白光完全覆盖他的身体时,一股痛楚如龙卷风般袭卷他全身。

  他感觉背部像是插进了牛毛般多的针,疼得他发出嘶嘶的声音,眼皮如千斤石头般沉重,他用尽力气睁开眼睛,白色的病房落在他的视野里,他在医院,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再眨了眨眼睛,模糊的场景更加的清晰了,陈母慈爱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阿霖,醒了吗?”

  “哥!”是陈丝带哭腔的声音。

  陈霖艰难地转了转头,看到了两张泫然欲泣的脸,他发出干涸的声音,“妈、小丝……”

  “我去叫医生。”陈丝含着惊喜的眼泪。

  “醒了就好,吓死妈了。”陈母趴在床头,眼泪一颗一颗地不断掉着。

  陈霖没有力气去安抚陈母,他连动一根手指都疼得受不了,他转动着眼珠,却没有在病房里发现他熟悉的身影。心脏撕心裂肺地痛,痛得他几乎要再次陷入黑暗中,他狠狠地在舌尖上一咬,血腥味和疼痛让他暂时地清醒。

  “小怡呢……”他虚弱地问。她去哪里了?他回忆着,那时他抱住了她,却不知道是否将她安全地护住,他倏地睁大眼,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小怡、小怡……”

  陈母愣住了,“小怡回家帮你拿东西,你别激动。”

  他却不信,“她在哪里?”他哑哑的声音就像十七世纪钟楼发出的沧桑钟声,咚咚,落入旁人的耳里。

  陈母不知为何,眼眶泛酸,“她真的是去拿东西。”她慌张地左顾右盼,终于看到了陈丝的身影,“快,快过来,跟你哥说清楚,小怡回家拿东西。”

  陈丝跟着秦耀一起过来,她肯定地说:“哥,真的,嫂子马上就回来。”

  秦耀也在一边说:“你们一起出车祸,不过她一点事也没有。”连擦伤也没有,而陈霖却伤得这么重,秦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来陈霖很爱吴诗怡啊。

  陈霖的呼吸缓缓地稳定下来,他面色惨白地命令道:“叫她过来。”

  没有看到她,他一直不安,看不到她,就无法确定她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就算她的身体没问题,他却担心她有没有被吓到。

  拗不过陈霖的坚定,陈丝只好打电话催吴诗怡赶紧回来,电话刚挂,她看到陈霖一脸苍白,但眼睛却看着门口。

  陈母上前劝说无果,陈丝更无法说服他,秦耀出奇地没有说什么,反而安静地离开了。

  在走廊上,秦耀看到飞奔而来的吴诗怡,“进去吧,他倔脾气上来了。”

  吴诗怡闻言更加快了步伐,她推开门,脸色青白的陈霖背部向上地趴在病床上,她看向陈母和陈丝,“妈、小丝。”她走到陈霖身边,小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你……”她的手不敢碰触到他的背部,他背部都是伤口,她根本无法想象那种痛,她红着眼说:“疼不疼?”

  她的嗓音哽咽着,犹如一泉清水流入他的心间,她在关心他,他舒坦地忘记了身体的痛,反手抓住她的手臂,粗声粗气地说:“我半条命都没有了,你还跑来跑去。”

  “陈霖!”陈母的情绪很紧绷,听到陈霖的话,伤心地吼了他一声。

  陈丝连忙上前安抚陈母,“妈,你中饭都没有吃,我陪你去吃饭,这里有嫂子,不用担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