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陈霖心里早不介意这件事情,甚至觉得被砸一下也没关系,那一眼望去的春色牢牢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回味无穷。

  自然,这么龌龊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她的,他故作冷淡地应了一声:“哦。”

  她的贝齿不由得咬着下唇,她一脸为难地说:“我觉得你有些行为过分了。”道歉之后,她又想到这个男人偷袭她的事情,心情变得复杂。

  “我那帮朋友太爱闹了,不顺他们一回,真的要被闹死了。”笑话,他怎么可能会怕他们闹,他心里很感谢他们的恶作剧呢。

  “你回来之后还亲了我!”她瞪着他,手心痒痒的,恨不得打死他。

  陈霖沉默了,而后极轻地叹了一口气,“我控制不了。”

  咚咚,她的心跳就像车轮似的辘辘地不断加速中,她惊愕地转过头看向他,“什么意思?”她皱了眉头,“你对我有那种想法?”

  他是不是太可恶了,居然对她有非分之想,他们是盟友欸,不能有不正当的关系啊,他们之间应该清清白白的才对啊。

  吴诗怡抚着额头,“你是不是太久……”她轻咬了一下唇,“太久没有那个了,所以脑电波开始不正常了?”

  陈霖听得胡涂,“什么?”

  吴诗怡深吸一口气,“我说,陈先生你是不是太久没有女人了,才看到任何一个女人都有想法。”

  这下他听懂了,可他却气笑了,“你是不是太小看你自己的魅力。”难道没有他喜欢她的可能性存在吗?

  吴诗怡不在意地笑了笑,“我跟你的关系是从交易开始的。”

  陈霖一愣,遇上一个是非分得这么清楚的女人,真的是好事吗?他沉默了,不再多说了。

  吴诗怡的手指不断地绞着,她昨天晚上想了很久很久,他们结婚半个月,她的生活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完全脱离了她原本想要的生活轨迹,这不是她想要的。

  “陈霖。”她喊他的名字。

  他的左眼皮蓦然跳了一下,左跳灾'右跳财,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交易结束了,我们离婚吧。”

  陈霖的脚踩着油门,手无力地掌着方向盘,他侧过头,“你在开玩笑。”费尽心思地将她骗进了他的地盘,然而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感觉,真他妈的让他快发疯。

  垂着头的吴诗怡缓缓地抬起头,粉嫩的唇微微嚅动,正要说话,眼角却瞄到转角处冲出一辆疾行的车子。

  他在看着她,他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辆车,她惊慌地喊着:“停车,前面有车!”

  话说完,她紧张地闭上眼睛,天呐,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所有人谈正经事都不会在车上说,因为车祸一瞬间便可夺走一个人的生命。

  她害怕地感觉到身下的车子一阵急促地刹车,但来不及,车子已经撞上了对方的车子,她双手忍不住捂着脸,希望随后破碎喷溅的前窗碎片不会让她毁容。

  这一刻,她深深地后悔,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环境跟他说离婚的事情,同时一个疑惑浮上心头,这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他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大到没有注意到那辆车。

  她的手死死地捂着脸,就在这个瞬间,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死死地抱住,她幻想的碎玻璃没有割破她的脸,只听到劈里啪啦的破碎声、撞击声,以及抱住她的陈霖发出的细细闷哼声。

  她的心跳失去了规律,她几乎听到碎玻璃插进他肉体的声音,她花容失色,脑袋想钻出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抱住她的他用了十分的力气,天罗地网地将她护住,她无法挣脱他的双臂。

  “陈、陈霖?”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她敏锐的嗅觉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接着她听到一旁的路人报警。

  “陈霖、陈霖,不要睡……”她慌乱地喊着他的名字,却只能听到他无力的轻哼声。

  她慌得眼睛泛红,她只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泪水不知道为什么就流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在你开车的时候说这种话……”

  如果不是她的话让他太吃惊了,他也不会忽略了那辆横冲直撞的车子,也不会发生车祸,愧疚、伤心让她无助到了极点。

  当救护人员把他们救出来,她才知道她的腿早已软成了棉花,她身上没有伤,但却很狼狈。她回头一看,就看到陈霖背后的血,血迹斑斑地将他蓝色西装染成了暗色,血色从他的脸上流失。

  她晃了一下身子,跟着他上了救护车,她听到救护人员问她,“这位小姐,你是伤者的……”

  “他是我先生。”她呢喃道,她坐在他身边,小手不由得想伸过去握住他的手,却被救护人员打断。

  “不好意思,请不要妨碍我们急救。”

  “对、对不起。”她怯怯地收回手,两眼不曾离开昏迷的陈霖。

  救护人员瞄了她一眼,她脸色苍白,脸上挂着泪痕,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可怜兮兮。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母赶到医院劈头就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