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待她稍稍回神时,她发现这个男人正伸着他的舌头,努力地要往她的嘴里钻,她一惊,他的舌头已经钻了进来,卷住她的舌头与之纠缠。

  陈霖并没有很过分地继续吻下去,他怕她太害羞,等一下抬不起头。他大可以踹开门带她走,但是他第一次觉得这班损友说的话这么符合他的心意,他好想、好想吻她。

  吴诗怡当场愣在那里,嘴上麻麻,听到陈霖说:“满意了?”

  “哈哈,小怡都站在你后面不出来了。”

  他们笑着坐下吃饭,吴诗怡则像木偶一样被陈霖拉到座位上,他突然附耳,在她的耳边说:“生气了?”

  是,她生气了,很生气,一股莫名的火气在她的胸口烧着。

  “不要生气,就当被狗咬一口。”他自嘲地说。

  她一愣,听一向自大的陈霖把他自己比作狗,她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的火一下子灭了,真的太神奇了。

  见她脸色冷淡,但没有怒意,陈霖知道她不气了,她的性格他能抓住几分,越是跟她对着干,她只会反骨,但反其道而行,却会有意外的收获。

  吴诗怡虽然暂时不气了,但她觉得回去之后,她要好好跟他讨论一下交易准则,说亲就亲,把她当作什么了。

  一顿饭吃下来,吴诗怡一派的心不在焉,心中同样决定,从此以后,她绝对不会让他再以压轴的方式出现,也再也不会让他慢吞吞地走路,坚决不做被戏弄的人,要做也要做戏弄别人的那个人。

  聚餐结束,吴诗怡和陈霖开车回别墅。

  吴诗怡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她将包包放在桌上,神色严峻地看着后面跟进来的陈霖,面无表情地说:“今天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我能接受的范围。”

  陈霖脱下外套,一扔,扔到了床上,接着扯开领带,听着她说话,他听得并不认真,他还在回味她甜美的滋味。

  最后,他听到她说:“陈霖,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他望向她,大眼湿漉漉的像小狗似的看着她,看得她一愣,他的目光准确地落在她的唇上,抑制不住的渴望促使他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流连忘返地说:“当被狗多咬几口吧。”

  话音刚落,他吻了下去,这个吻没有方才的快速,他用了心思、用了一切技巧,舔舐吸吮,果冻似弹性的小嘴让他忍不住地吸了又咬,却不敢咬重。

  有过一次经验,他更是轻松地侵入她的口腔,滑腻的口感在他的舌尖上跳舞,他的呼吸一沉,将她搂紧在怀里,伸手按住她的后脑,令她无法抗拒。

  她身上的馨香在他的鼻尖浮动,就像无形的邀请,请他吻得再深一点、再缠绵一点,他迷醉地闭上眼睛,放任自己完全沉浸其中,直到舌尖一阵刺痛,他张开眼。

  他看到她红着一双眼睛,他的嘴里有着血腥的味道,他停了下来,缓缓地退出了她的口腔,几丝银线在他们之间暧昧地连绵不断。

  她又气又羞地捂着嘴,只要想到那上面有她和他的唾液,她脸更加的红了,“你在做什么!”

  “吻你。”他的舌尖麻麻的,却不妨碍他表达得清楚。

  吴诗怡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你疯了?”他凭什么对她想亲就亲!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无助和苦笑,他做了很多事情,可她似乎一点也不懂他的男人心啊,她完全没有动心的痕迹。

  她的呼吸很急促,不知道是刚才那吻缺氧造成的,还是因为被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气到,“陈霖,你脑子有问题,我们……”

  “嗯,你对。”他蓦地笑如星月,无比璀灿,“快上洗澡吧,明天还要上班。”

  她傻乎乎地被他的一举一动给弄迷糊了,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他推进浴室了。

  看着关上的门,吴诗怡用力地以手指戳了门好几下,直到指尖都麻痹了、疼了,她才放下手,发泄地说:“结婚的时候接吻就算了,现在还要我像一只猴子,随时亲给别人看……”

  浴室门口,陈霖挺拔的身姿正倚在墙上,她说话的声音忽轻忽重地传进他的耳里,他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这个假结婚和结婚差不多烦人,哎,还是没结婚好……”

  啪的一声,吴诗怡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出现在浴室门口的人,她的衣服全脱光了,赤裸裸地站在他的眼前,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啊,陈霖你这个王八蛋!”

  陈霖听了她的话,脸色阴郁地想找她说清楚,结果看到这么一副活色生香的场景,他也愣住了。

  咚!一个杯子砸向了陈霖,那是吴诗怡随意抓来的物品,她根本没有瞧一瞧,直接就扔了过去。

  陈霖的鼻子遭到了重击,血从他的鼻子里流了出来,吴诗怡慌张地找了浴袍穿上,等她一回头,就看到陈霖像被砸傻了一样地流了一鼻子的血,她也吓傻了。

  “陈、陈霖,你没事吧?”她忘记了方才的气愤,连忙拿起毛巾捂住他的鼻子,一手伸到他的脑后,“仰着头。”

  天花板上的灯光在他的眼前闪了闪,他闭了闭眼睛,一对玲珑挺翘的胸脯、平坦的小腹、均匀细白的双腿、双腿间秘密的黑色森林……

  同样的画面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播放,鼻子的血流得更急了,此刻他也分不清他是因为杯子的撞击而流鼻血,还是她雪白无瑕的胴体。

  “哎呀,怎么止不住。”好像她的原因更多一些,哎,真糟糕。

  次日一早,陈丝看到陈霖鼻子上贴着OK绷,她好奇地问:“哥,你的鼻子是怎么回事啊?”

  高挺的鼻梁上居然贴着一个OK绷,像一个傻瓜一样,陈丝惊讶极了,光鲜亮丽的陈霖竟也有这么蠢的时候。

  陈霖冷着脸,眼神警告地看了一眼陈丝,陈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说话了,但陈丝的话已经引起了陈父、陈母的注意力了。

  陈母关心地问:“不要凶你妹妹,你的鼻子是怎么回事?”

  陈霖尴尬地轻碰了一下鼻子,“不小心撞到了。”昨天晚上,被吴诗怡一个杯子砸出血,最后止血了,却在鼻梁上留下了痕迹,实在有损他的形象。

  他在餐桌边刚坐下,吴诗怡才下来,她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他这副样子真的很搞笑,但她笑不出来,因为这是她造成的。

  “哥,你该不会在房间里跟嫂子吵架打起来了吧。”陈丝揶揄地说,一边手撕吐司,一边观察他们。

  吴诗怡正在倒牛奶,手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又恢复正常,陈霖毫不客气地甩了冷眼,对陈丝说:“我看你脖颈那里有不少瘀青,跟阿力打架了?”

  陈丝脸色怪怪地扔下吐司,红着脸,“我饱了,不吃了。”

  吴诗怡因陈霖的话多看了一眼陈丝,果然看到了不少红红点点,像被蚊子咬了,她恍然大悟,将陈霖和陈丝的话再想一遍,她满头的黑线。

  陈霖这不就是说,他的鼻子是因为某种运动太激烈才留下的吗,她对陈霖的愧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陈丝倒没有想到这一层,她就是被她亲哥哥揭露了这么隐秘的事情,羞得要挖洞钻进去,“我去上班了。”

  陈丝逃走了,餐桌上只剩下四个人了。陈父老神在在地看着儿女闹腾,等他们安静时才插了一句,“小怡。”

  “爸,什么事?”吴诗怡放下刀叉,看着陈父。

  陈父笑着说:“没什么事情,我是想问问你,你要不要到公司里做事?在自家公司里做事总比在外面舒服。”

  吴诗怡心里一暖,这是在给她开后门呢,陈霖先开了口,“这样不错。”如果她到公司上班,他们见面的机会也多了,他能跟她一起吃午饭,一起上下班。

  吴诗怡却不是这么想,她委婉地说:“爸,谢谢你,不过我现在做得还可以,不想换工作。”

  陈父没有勉强地点点头,陈霖心中的馋虫却被陈父勾引出来,深深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对吴诗怡说:“来公司吧。”

  陈霖也不以什么理由说服她,只说让她来上班,一双令人难以抗拒的黑眸直视着她,看得吴诗怡脸色发烫,别扭地转过头,“我做得好好的,辞职不好,”她眼一扫,看到他一副还有话要说的模样,赶紧打断,“快吃饭,等等要迟到了。”

  陈霖皱眉,不喜欢她的决定,再接再厉想说什么,她又开口,“今天你送我上班吧,快点,迟到就不好了。”

  他惊喜地扬扬眉,她嘴上没说,可他能感觉到她还满抗拒他送她上班的,今天主动要求他,他很喜悦,没回话,但吃饭的速度却明显加快了。

  吃过饭后,两人出了门。车子快速地行驶,吴诗怡看着两边飞逝的建筑物,水眸时不时地偷觑着他鼻梁上可笑的OK绷,她先打破了沉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