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气氛很尴尬、很尴尬。

  陈丝的眼睛从计算机萤幕转向坐在沙发上那对暧昧抱着的夫妻,她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哦,没想到你们这么重口味,要看这种片助兴哦。”

  吴诗怡想直接昏过去,她直接将头埋进了陈霖的怀里。陈霖铁青着脸,冷酷地看着他那个没脑子的妹妹,“陈丝,你的教养都喂狗了吗。”

  啊,生气的哥哥太恐怖了!陈丝马上溜走了,边跑边喊:“妈,救我,哥自己做坏事还要骂我。”

  陈霖脸色瞬间黑成了炭,他看向已经抬不起头的吴诗怡,第一次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因为陈丝已经兴冲冲地跑去告状,而他们夫妻俩的爱好想必很快就会被陈父、陈母知道了,真是该死!

  吴诗怡对着陈霖摆了好几天的脸色,因为他弄巧成拙地被人误会他们两个很重口味就算了,连续好几天她都要面对着陈家二老含笑的目光。

  陈霖自然是感受不到他们关爱的目光,他脸一冷,谁敢笑他。吴诗怡就不一样了,她是嫁进来的,而且在陈家人眼中,她的脾气很好,他们拿她开玩笑她也不会生气。

  错了,她不是不生气,她只是心虚啊。本来是设局让陈家人以为他们恩爱有加,性生活美满,却换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真的是丢脸死了。

  因为这件事情,吴诗怡正好以这个为要挟,不要陈霖送她上班,她自己开车上班了,也终于多了自由的空间。

  戏演多了,她也会担心自己太入戏,真的把她自己当作了他的老婆,一开始说好就只是交易,那就继续演到底吧。

  他们在一起演戏也有半个月,怎么样都过了甜蜜期,适当的分开,有点距离也合理。

  吴诗怡心情很好地进了公司,她不过是在会计部门当一个小小的会计,工作量倒还好,事情做久了就上手了。

  但今天她碰到几个同事,发现他们的神色各异,她郁闷地走到办公桌前,看到一大束鲜花,隔壁的女同事笑着说:“一大早就在这里,指名是给你的。”

  她好奇地打开夹在鲜花上的卡片,只有两个字,陈霖。她默默地将鲜花摆好,女同事八卦地说:“谁送的呀?”

  吴诗怡淡淡一笑,“我老公。”她结婚了,同事们也知道,但他们不知道她的老公就是他们在杂志上看到的陈霖。

  “哇,你老公也太浪漫了吧。”女同事一脸羡慕。

  吴诗怡笑笑不说话,另一个男同事则将注意力放在她的无名指上,“小怡啊,你这戒指贵不贵?”

  吴诗怡低头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其实她很不想弄得一副贵妇的模样,可陈霖要她戴着,等多一段时间再帮她找一枚简单的款式。

  “怎么,你要跟你女朋友求婚?”吴诗怡笑问。

  “是啦,我不知道价格多少,所以先问问你。”男同事害羞地摸摸头。

  吴诗怡友善地说:“我忘记了,结婚那时候好多事情,买了很多东西,我有点记不清楚了。”

  男同事马上就明白她的意思,想必这戒指很贵,不是他能负担的,她不好直接说,侧面地避开了话题,他笑了笑,“哦,好。”

  女同事却不罢休,伸手抓着她的手看,“嗯,是钻石,还是粉红色的,一定很贵哦。”

  “上班啦、上班啦,经理等一下就过来了。”吴诗怡连忙喊着狼来了、狼来了,将八卦的同事给吓走了。

  她也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不敢说这个戒指的价格,免得引得别人觊觎,因为这个戒指真的很贵,后面带着好多零,对大富豪陈霖来说是九牛一毛,实际上,她那时看了价格也吓了一跳,可他不介意,那她只能无所谓了。

  其实结这个婚,吃亏的人是陈霖,结婚当天,她从头到脚每一样东西都是最好的,加上婚宴又在五星级饭店举行,可以说陈霖真的太富有了,根本不在乎。

  要是问她,若以后离婚,会不会对他有所愧疚,她很坚定地摇头,没有,他陈霖结婚要的就是一个排场,无论娶谁。

  她刚坐下,正要工作,手机一亮,她滑开一看,是陈霖发的简讯,晚上一起吃饭,还有他几个朋友。她回了一个好字。

  其实做他的老婆很累啊,从他们结婚到现在,她每个星期至少要陪他参加一次宴会,她倒觉得她亏了,被他拴在腰带上,成了名副其实的挡箭牌。但她知道他有偷偷保护她,她的照片都没有流传到外面,背后一定是他的手笔。

  这也是她愿意陪他参加宴会的原因,因为她可以将低调进行到底,但是她有时候觉得他管她管得有点多,其实也不算是管。

  更严格地说,应该是他真的把老公这个工作做得很好,就是太好了,就像真的一样,好像他真的是她的老公,但事实不是啊。他们除了还没发生性关系以外,没有一点像假夫妻,这让她有些头疼。

  吴诗怡打起精神,不再想他的事情了,却不得不承认,假结婚也远远没有她所想的那么轻松。

  吴诗怡下了班,想要自己开车去聚会的地方,可是陈霖的车早早就等在了楼下。这个男人有时候的专制让她受不了,但两夫妻开两辆车去的话也的确很怪。

  “我的车怎么办?”她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如何处理她的车。

  陈霖边开车边回她,“明天我送你上班,你下班再开回去。”

  问题解决,吴诗怡颔首,“哦。”

  陈霖看了她一眼,“这几个朋友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但平时不怎么见面,大家各有各的事情。”

  吴诗怡看着他,“有利益关系?”有幼时的感情却不怎么见面,只偶尔见面,这只能说明他们之间有利益关系。

  陈霖喜欢吴诗怡一点就通的聪慧,但在他们自己的事情上,她就愚钝了。他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嗯。”一顿,“跟他们玩得比较好,他们人都不错,就是性格霸道。”

  吴诗怡默默地看了看陈霖,心想有钱人性格霸道很正常,再说了,他有资格说别人性格霸道吗,他难道不知道他的性格很霸道吗,怪不得有人说,人有自知之明就是最大的智慧,他真的是太没有智慧了。

  “不过,咳,他们有些爱玩,话也都乱说。”他皱眉,“如果他们说我什么坏话,你不要听也不要信。”

  吴诗怡再一次地无语了,他当她是三岁小孩吗,“你有做什么坏事,他们要告诉我?”

  陈霖静默了一会,“不知道。”

  吴诗怡无声地笑了,“你的意思是,你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是吗?”

  他听出了她揶揄的意思,莞尔道:“我可不敢这么说,至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你紧张什么。”她无语了。

  陈霖的耳根不自然地红了,他想着要在见那一帮损友之前先给她打一记预防针,但她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真的让他尴尬,他过度自恋,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是吗?

  吴诗怡侧头看他,见他薄唇微抿,似乎在生闷气,他这人脾气不好,似乎常常生气。

  撇去他不好的性格,她还是满喜欢他的外表,他长得很帅,从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很帅。但她不会发花痴,她只觉得他很帅,但她不觉得自己跟他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在她心目中便是陈丝的哥哥,仅此而已。

  谁能料到他们会结婚,会一起生活。尽管一切都是假的,他们的关系却是很密切,可以说是比夫妻还要密切,因为他们是盟友嘛。

  车子停好后,陈霖牵起吴诗怡的手走,她低头看着那双格外修长的大掌,脸色有些奇怪,她低低地说:“反正还没到,没必要这么早就牵手吧。”既然是演给人看,也不用在没人的时候作戏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