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吴诗怡和陈霖他们没有去度蜜月,吴诗怡公私分明地只把他们的婚姻当成公事对待,人前恩爱甜蜜,人后半生不熟。

  吴诗怡这么理性的表现,弄得陈霖咬牙切齿,他一向是嚣张的人,为了让吴诗怡相信他的诚意,他谦谦君子了很多天。

  直到第五天,他的耐心破裂。

  他们并没有搬出陈家,而是跟陈家人一起生活,今天早上一家人一起坐在餐桌边吃饭,陈霖安静地将抹好奶油的吐司放在了吴诗怡盘子里,“多吃一点。”

  吴诗怡一愣,他们说好的恩爱似乎只是做做样子,她看着他,郁闷地想,这难道恩爱戏加码了?

  她乖巧地接过,陈家二老自然很乐意见他们甜甜蜜蜜。陈丝则是贼笑地看着他们,心中很好奇,陈霖到底是怎么说服吴诗怡嫁给他的?

  他们假婚的事情,除了他们自己和律师之外,没有第四者知道了。

  陈霖吃饭的速度最快,他很快就吃完了,拿起一旁的西装穿上,走到吴诗怡旁,一手放在她的椅背上。他上身微微向前倾斜,温润的气息呼在她的脸颊上,“我去上班了。”

  骤然的亲近弄得吴诗怡身体一僵,他出乎意料的靠近,她有些不自在地应了一声:“嗯,路上小心。”

  她边说边心虚地看了一眼陈家人,见他们只把她的反应当作害羞,并没有多想,她微微垂眸。

  她跟陈霖同床共枕了很多天了,但是他们有楚汉界线,谁也扰不到谁,平时在别人面前也不会刻意地秀恩爱,只要适当地表达一下就好了。

  但今天他演得过分了,停留在她脸颊的热气似乎久了一些,她侧过头,一抹热乎乎的触感贴在她的额头,她当场傻在了那里。

  直到她听到陈丝发出一阵噗嗤的笑声,她才回过神,而始作俑者早已站直了身子,转身上班去了。

  “小冶,哦,不是,嫂子,你不用这么害羞吧。”陈丝不客气地戏谑着,弄得吴诗怡坐立不安。

  最后,吴诗怡红着脸,笑着退场了,“爸、妈、小丝,你们继续吃,我上班要迟到了。”

  她落荒而逃,不顾身后笑咪咪的三人,她一走到门口,就看到陈霖帅气地戴着黑色墨镜,一手倚在车边,见她来了,嘴角一扯,将车门一拉,“我送你上班。”

  吴诗怡看了看周围明显一心二用的佣人,脸色一黑,头也不抬地上了车,他坐到驾驶座上。

  车子一离开陈家别墅,她就开口了,“你干嘛……”她摸了摸额头,有些不好意思说。

  “亲你额头。”他一笑,“新婚夫妇不都这样吗。”她闷闷地不说话,他又说:“而且他们吻得很火辣,我这种幼儿园级别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她听得差点吐血,“你是花花公子,这样那样对你没有差,但是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

  车子狠狠地转了半圈,准确地停在了路边,他伸手拿下墨镜,不耐地扔到后车厢,黑着脸盯着她,“我是花花公子?”他真不知道在她的心里他的定位这么的低啊。

  “OK,我说错话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我们是假结婚,但是你今天的举动超出我能接受的范围了。”她认真地看着他。

  陈霖是不是花花公子,她确实不清楚,也只有一次看到他对那个女生的态度很恶劣,她是女生,自然会先站在女生的角度看问题,觉得他对那个女生真的很凶狠,简直是一个渣男。

  “等一下。”陈霖无法接受他在她心目中的角色是一个花花公子,他郑重其事地说:“我没有跟任何女生有不该有的关系,我现在是你的丈夫,我会忠于我们的婚姻……”

  “你也等一下。”吴诗怡学着他的动作,打断他的话,“我跟你是假结婚,不需要你的忠诚,如果你以后有喜欢的人,你大可追求那个人。”

  啪的一声,陈霖脑袋里那根理智线彻底断了,新婚生活跟他所想的差太多了,他难得阴险狡诈了一番,想着先把她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到时候就是他的囊中物,他可以循序渐进得到她的心。可听了她的话,他突然冷笑了,她对他的要求还真低,对他宽宏得不得了,但他只要一想到,她对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就无法淡定了。

  如果她以后找到了一个喜欢的人,她是不是也要勇敢地跟真爱在一起,抛弃他这个假老公?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

  吴诗怡尝试着跟他说一些道理,假结婚也要有界限,偶尔演戏可以,但是他过于亲密的动作让她很不自在。

  她张张嘴,正要说话,他伸手一把将她拉到眼前。他的眼里一片黑压压,彷佛在压抑着什么,她的呼吸有些困难,她几乎可以看到他额际的青筋如同游龙般在白皙肌肤下浮动着。

  他生气了,但吴诗怡并不觉得她刚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她不过是清楚地表达她自己的想法而已,所以对于他的愤怒,她很费解。

  陈霖将所有的怒气都掩埋在冰山之下,冷酷地看着她清澈如洗的大眼,她眼里的懵懂说明她根本不懂他在气什么。她越是不懂,他越是气愤,他的手微微用力,“我们是在一条船上的,你现在要跳船?不可能!”他冰冷地说:“你也不准给我抱有跳船的念头,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不会想知道挑战的后果。”

  她浑身犹如浸泡在冷水中,他那副凛然的模样以及天生的上位者气息,深深地压抑着她的气息。有一种人他不需要开口,光用气场就可以压死一个人,她现在才知道,陈霖便是这种人。

  她不服,她顽固地看着他,“我觉得我们鸡同鸭讲。”

  陈霖嘴角微微一扬,死死地望着她,他本来的计划是什么,他本来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先有婚姻再有感情,可她直接判了他死刑。

  “是你不懂我在说什么。”他冷冷地说。

  “我不懂?我说的哪一句话不对?”

  她每一句话都对,每一句话都太有道理!他这样的好男人在她的身边,她却视若无睹,他真的很疑惑,也许就是她的眼里一直装不下他,他才一不小心装下了她。

  他静默,食指快速地点住了她欲开口的小嘴,他迅速地上前,隔着他的食指,与也面对面,几乎快要贴上她的唇。

  吴诗怡倒吸一口气,想要退后,可他的手抓着她,她动不了,想说话,可他贴得太近,嘴唇要是动一下,也许就亲到他了,她懊恼地瞪着他,恨不得要开口大骂,却被他无声的威胁给弄得不敢开口。

  陈霖没有顾忌,薄唇的热度近在昭尺,态度大反转,似在挑逗地说:“老婆,你说的都对。”跟一个脑子根本不会转弯的女人生气,他的智商也太低了。

  她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外表看着像禁欲的出尘仙子,脑子就跟木头一样愚钝,他要是跟她一样蠢,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他一声老婆叫得她耳根子发热,她呼吸一重,谁是他老婆,老婆他的头!

  看她生气想发飙的模样,他松开了她,重新开车前往她的公司。

  吴诗怡被他的态度打了一拳,只能生生地忍着,他们是盟友,脸皮暂时不要撕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