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几乎想闭上眼睛,随便手一指,挑一个就算了,但她又不愿意这样随性的作风。

  陈霖提出的交易让她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原来不是没有退路,陈霖便是她的光明大道。

  他又说:“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放弃不婚的信念,但我肯定你一定对我说的这个交易有兴趣。”像一只无害的狐狸,继续说道:“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互相帮助,如何?”

  但陈霖这个人,她完全没有考虑过。她静静地站在他面前,他痞痞地笑,她突然也笑了,“陈大哥,谢谢你。”

  陈霖眼睛倏地一亮,“你……”

  “我先回去了。”她是真的感谢他,原来还有这种方式可以去解决父母的逼婚。

  几乎在一瞬间,陈霖明白了她莫名其妙的感谢,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她想假结婚,对象还不是他!

  一股郁气在他的胸口激荡着,他一个天之骄子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不喜欢还好,却心思灵巧地反过来利用着他的计划,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她仅仅欣赏他的交易,而不愿意与他共谋。

  这一刻,陈霖有一种恨不得咬她的冲动,但他面上波澜不兴,优雅地退了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我相信你很想结婚,但也和我一样不想被婚姻束缚,那么你就打我电话。”

  她盯着那张烫手的名片足足有好一会,之后她抬手,缓缓地接过,不冷不热地说:“我先走了。”

  吴诗怡先上了车,快速地开着车离开了,她就像一个即将要做坏事的小孩,心虚的感觉攫住了她,她有些雀跃又有些胆小。

  而留在原地的陈霖则是悄悄地握紧了拳头,一会,他松开了拳头,尽管她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他,他却很有自信,她只能选择他,不管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她。

  吴诗怡回到家后,进浴室洗澡,趴在浴缸边,一个一个透明的泡泡将她包围,手机就放在浴缸旁边的柜子上,早在刚才之前,她鬼使神差地将陈霖的号码存在了手机里。

  她在犹豫,陈霖说得很对,假结婚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他毛遂自荐,她却看不上他,因为他是陈丝的哥哥,如果被陈家人知道他们假结婚,那她跟陈丝的友情也要告一段落了。但跟陈霖结婚有一个好处,他绝对看不上她,他条件这么好,有可能还要担心她恋上他,反而抓着他不放才是。

  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再相亲了,如果要结束痛苦的相亲,最快的方法就是假结婚了,可她一时半会去哪里找对象,谁会愿意跟她假结婚,银货两讫地租一个男朋友?不可靠,很有可能对方到时候反悔。

  所以,找一个与自己有一样想法的人一起假结婚是最好的方法,而陈霖似乎是最好的人选,哎,可她对陈霖有一种莫名的排斥。她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冲掉一身的泡沫,擦干身体,围上浴巾,拿起手机走出浴室。

  她坐在镜子前面,拿了一张面膜,倒在床上一边敷面膜,一边想着如何解决。但她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方法,最后她看向一旁的手机。

  她看了一下时间,十五分钟,她拿下了面膜,指腹按摩着肌肤,促使残留在肌肤上的液体加快吸收,突然,她的手一顿,冲动之下,她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拨打了那人的电话。

  嘟嘟,“喂?”陈霖接起手机。

  她的心跳几乎快要破百了,她稳住情绪,“你说的交易,我答应。”

  那头安静了一会,“哦。”

  吴诗怡闭了一下眼睛,“但我有一个要求。”

  他似乎在思考,半天才说了一句:“什么要求?”

  “我要离婚协议书。”

  半晌,在她以为那人被外星人抓走时,他回了她一个字,“好。”

  满满的能量瞬间从身体里分离出去,她轻轻地说:“嗯,挂了。”她将手机紧紧地抓在手心里,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她四肢百骸里流动着,她浑身轻松地往后一靠。

  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就他了,也不要去想其它的了,走一步算一步,起码在她看来,接下来的几步都会很轻松,因为她终于不用再被逼婚了。

  至于陈霖这个人,她轻轻一笑,他那么清高的人,愿意跟她假结婚,肯定也是被家里人逼急了吧。

  想着陈霖被陈家人逼急的模样,吴诗怡很坏心地在床上打滚大笑,不是只有她才会被逼婚的嘛,陈霖,被财经杂志誉为吸金鬼才的他也有那么凄惨的一天,想想就好笑。

  这就是妒忌的滋味吧,再高高在上的人也有平凡无奈的时候。

  吴诗怡不知道的是,她正在与虎谋皮。她妄自菲薄地以为陈霖对她没有任何企图,却忽略了一向高傲的陈霖何愁没有一个假结婚的对象。他要找一个假结婚的对象,轻而易举,甚至有的是方法让对方乖乖听话,让其对他完全没有任何攀龙附凤的想法。

  吴诗怡精明一世,胡涂一时,但她所说的话仍是让陈霖气个半死,所以在她赴约到他们约定的地方时,陈霖脸色冰冷。

  离婚协议书,她防他跟防狼一样,虽然他居心不良,可她将心中所想付诸行动,等于是在打他的脸,或者说,在她的心里他不是一个可以让她信赖、依靠的男人,也可以说,他在妯的眼中只是一个性别为男的生物,不具任何特殊的意义。

  吴诗怡坐下来,看着眼前面色非常难看,难看到他的头顶带着乌云,随时都能来一阵狂风大雨,出门该带雨具的她没有带,要是他发威的话,她就只能成为落汤鸡。

  她小心翼翼地坐着,心中却在思忖她的想法是否正确,跟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假结婚,是真的好吗?

  她以为自己只是偷偷地想想,却不知道坐在前面的男人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她要打退堂鼓,他的火气更盛,但盛大的怒火到了一定的程度反而冷却了。

  陈霖眼神如炬地看着她,不给她机会后悔,“离婚协议书带来了。”

  他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有一种诡异的调调,吴诗怡解释道:“陈大哥,我之所以要离婚协议书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缺乏安全感。”她将问题归结到她自己身上,“除此之外,对你也是一种保障。”他不用担心她当了陈太太之后就不想下位了。

  陈霖已经关闭了耳朵功能,他拒绝去听她的每一句话。他朝一旁的律师使了一个眼色,律师立刻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吴诗怡面前,细心地讲解其中的条约。

  陈霖的眼睛一秒都没有移开过吴诗怡,看着她从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放松,她已经完全相信他了,他眼眸微垂,彷若在沉思。

  “吴小姐,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你签名。”律师将笔递给吴诗怡。

  在律师讲解之后,吴诗怡接过,她笃定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律师又将离婚协议书放在陈霖前面,陈霖快速地签好。

  律师将一式二份的离婚协议书分别交给了双方,吴诗怡将协议书放在了包包里,抬头看向陈霖,“陈大哥……”

  “喊我名字,”他突兀地打断她的话,在她沉默中又开口,“从现在开始习惯我们的假婚姻。”

  吴诗怡脸上泛起一片不好意思的燥热,她喊不出来,他从她好友的哥哥转换成了她结婚对象,她还没适应他们即将要面对的关系,要她喊他的名字,她的喉咙一阵干涩,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却不管她心里想什么,深沉的眼眸静静地盯着她,无声地等待着。一旁的律师则是闲闲无事,善解人意地整理了东西,对着陈霖告辞了。

  律师离开之后,只剩下他们,气氛更加的暧昧了。吴诗怡默默地皱眉,他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为什么一定要她现在、立刻、马上改呢!

  似是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他笑着说:“你回去对着镜子练练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