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婚前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陈丝长得一副粉嫩的模样,站在一百七十公分高的吴诗怡身边,娇小如公主般可爱。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吴诗怡高挑冷艳,陈丝娇美可人,各有各的风情。

  陈丝伸手挽住吴诗怡的手臂,“走啦,我们快点出发。”

  吴诗怡无语地任由陈丝拉着往外走,“我以后还是先睡一觉再出来好了。”

  “不要糗我啦。”陈丝红着脸,“我比上次进步很多了。”

  吴诗怡看了看手表,“嗯,进步了,比上次早了十分钟。”

  陈丝羞红了脸,求饶道:“好啦好啦,我的错。今天我请你吃饭,吴美女,不要生气嘛。”

  吴诗怡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我以后不工作,光靠你请的饭就能生活了。”

  陈丝无地自容,“有这么夸张吗,阿力都没有说我欸。”

  吴诗怡瞄了她一眼,“秀恩爱?”

  “哈哈。”陈丝大笑。

  两人上了车,陈丝又说:“你也找一个男朋友啦,这样就可以四人约会了,好浪漫。”

  陈丝讲完话,回头看吴诗怡,发现她的脸色不大好看,“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刚才她们还有说有笑的。

  吴诗怡开着车,眼神看着前方,面色紧绷,“没什么。”

  陈丝叹了一口气,“是不是伯父、伯母又逼你结婚了?”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冻住了,车厢内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陈丝以为吴诗怡绝不会回答的时候,吴诗怡开口了,“嗯。”

  陈丝皱着眉,柔声道:“其实伯父、伯母这么催你也是心疼你,不管怎么样,小怡,我也希望你能找一个疼你的男人。”

  吴诗怡是不婚主义者,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也因为她坚持不婚,弄得父母很担心。他们以为吴诗怡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吴诗怡这一两年都没有交男朋友,完全没有结婚的念头,他们才意识到吴诗怡是认真的。

  陈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神色,又说:“小怡,你为什么要坚持不婚啊?”

  吴诗怡挑高了眉,“为什么?我觉得我不适合结婚。”她一语带过,脑海里却闪现了幼年的回忆。

  吴诗怡的母亲是二婚,吴诗怡原来也不姓吴,她的生父在她四岁的时候车祸过世,很多人以为小孩子年纪小不记事,但有些小孩会深深地记住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吴诗怡很小的时候听到的都是父母的吵架声,那时她不懂什么叫吵架,只知道每次吵架他们的声量比平常高了很多。接着,他们不再吵架,生父常常喝醉酒回家,开始动手动脚,她最常闻到的味道就是酒臭味。

  接着母亲的声音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和痛苦的呻吟,无数的片段走马灯地在她脑海里回放。

  混乱的家庭是她幼年时唯一的记忆,生父去世之后,母亲没有立刻嫁人,直到吴诗怡八岁时,她有了继父,一个温文儒雅,对她很好的父亲。吴父和吴母没有再生小孩,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吴诗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父母说起结婚的事情,她第一个想法就是拒绝。为什么要结婚,她现在很好啊,有钱、有能力,自己能养活自己,干嘛要找一段婚姻来自虐,将自己带入一段陌生的生活中。

  “小怡,你又没有结婚过,怎么知道自己适合不适合。”陈丝笑着说:“而且人跟人相处本来就有矛盾,我跟你也吵过架呀。”

  吴诗怡默默地笑了笑,“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改变。”

  陈丝耸耸肩,“算了,你的性格这么倔,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不知道想到什么,陈丝狡猾地笑着,“嘿嘿,不婚不代表不会恋爱哦。”

  吴诗怡白了她一眼,“所以呢?”

  “我跟你说哦,还记不记得摄影社的周学长,他现在在……”

  “没兴趣。”吴诗怡打断她的话,“我现在是自由身,很舒服。”她之前也交往过两个男朋友,后来个性不合分手了。

  “哎。”陈丝摇摇头,“没找对人才会这样啦,我之前也交了四个,结果都分了,现在跟阿力在一起都快两年了,所以说,找对了人就万事顺心。”

  吴诗怡头痛不已,“陈大小姐,你跟我出来玩,可不可以先让阿力放假一下,秀恩爱很过分欸.”

  陈丝娇笑地抖着身子,“哈哈……”

  陈霖开车到了聚会的地点,里面已经坐着几位外貌出众、谈吐不凡的男女,他一进去,笑声、说话声停顿了一刻,又迅速地热闹起来。

  “陈霖你来了。”

  “陈霖,就等你了。”

  陈霖嘴角带笑,往一旁空着的沙发坐了下去,“你们倒是很闲。”

  他说话很不客气,旁人却不会生气,他们早就知道他的性格是这样,一副跩得要命的模样,哪天要是陈霖能轻声细语、好言好语,那就不是陈霖。

  “陈霖,等一下有惊喜哦。”春风百货的少东李煜贼贼地笑着。

  “是吗?”陈霖不置可否。在座的都是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平时都不大联络,偶尔聚会聊天,李煜就是那种爱凑热闹的人,至于是不是惊喜则有待商榷。

  “陈霖,你一定会惊喜。”一直笑着的端庄女生莫雅也开口了。

  陈霖无所谓地耸肩,挺拔的身子往后一靠,轻松得宛若在家里,惊喜,什么事情能让他惊喜?他不信。

  其他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神秘地笑了,秦耀大笑,“陈霖,你要是不惊喜,我就把头剁下来送给你。”

  陈霖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你的头很值钱吗?不要。”

  旁人听了哄堂大笑,秦耀也不在乎他的毒舌,“哼,走着瞧。”

  几个人说说笑笑,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黑幕降临,他们一起用了餐,又坐着说了一会,陈霖早已忘记所谓的惊喜,低头看了一下手表,“我要回去了。”

  “再等等,马上就到了。”滕天宇阻止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