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赵钦细细地说:“这茶里放了雪梨蜂蜜膏,雪梨是西域那里来的,个头小,却极甜,这蜂蜜膏则是蜂皇膏,最是滋补。”

  他说得不假,她喝了之后,喉咙润了不少。吴纾梨轻轻地哦了一声,眉一挑,倒是完全听不出是什么异样。

  “昨天你叫哑了嗓子,这茶最适合你。”赵钦贴着她的耳朵,舌尖舔舐着她的耳廓,暧昧地留下一串湿润。

  吴纾梨瑟缩地想躲,却被他搂得紧紧的,根本动不了。她浑身无力,也不跟他斗,放任他抱着,反正她这样也是因为他的关系。一个晚上下来,她也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总爱黏在她的耳边跟着她说这些露骨、色情的话,她听多了也就淡定了。

  吴纾梨感觉到捏着她腰肢的大掌不断地往上,不一会便隔着衣衫揉着她的胸脯,她的牙用力地咬着,“赵钦,你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赵钦的手一顿,乖乖地移回了她的腰上,“放心吧,在外面我不会胡来的。”

  吴纾梨听了却完全没任何感觉,敢情外面不会胡来,在屋子里的榻上就能使劲折腾她不成?她闭了闭眼睛,将火花四射的情绪给隐下去。

  等到了宫门,早有太监在候着,恭敬地迎了他们进去,等面圣的时候,吴纾梨乖巧地低着头,皇上问她一句,她便答一句。

  皇上还算满意她这个弟媳。

  不一会,吴纾梨便被长公主拉到了一边屋子里说话,皇上看赵钦的眼睛直直地跟着吴纾梨过去,不禁笑道:“看你没出息的样子!”

  赵钦笑了,“皇兄怎么了?”

  “如今你如愿了?”皇上笑他,“还记得当初跪在御书房的事吗?”

  赵钦规矩地说:“皇兄,之前弟弟不懂事,如今知道在乎谁,绝不会再做糊涂事。”

  “哼,年纪不小了,成家立业之后要更稳重些才好。”皇上语重心长地说。

  “是。”

  皇上见吴纾梨能让赵钦收心,也就放心了,“有空便陪弟媳回西北一趟,西北吴家的老祖宗因为身子不适合颠簸,没来参加你们的婚宴,心念不已,还专门写信过来,说婚期定得太急了。”

  这婚期自然也是赵钦定的,按赵钦的意思,半年都太久了,可以他的和吴纾梨的身分,恰好需要这么久的时间准备,“弟弟知道。”

  新婚的日子不得闲,进宫谢旨,接管九王府,以及回门,每一件事情都是大事,吴纾梨晚上还得应付需索无度的赵钦,等一切都尘埃落定,日子也过去了一个月。

  吴纾梨也习惯了九王府的生活,只要赵钦不要时不时地出现在她面前,她的日子都很愉悦,可惜事与愿违,赵钦活像是长了一双眼在她身上一样,她的动向他知道得清清楚楚。

  本以为新婚燕尔,等一个月,赵钦总会腻歪,哪里知道他反而越发的过分。赵钦是亲王,但他没有官位在身,也不需要上朝,皇上有事找他,他也总是快快解决完便回九王府。

  以前总喜欢在外面喝喝小酒、听听小曲的九王爷已经不在了,王府里每一个人都知道,九王爷极喜欢缠着九王妃,一会见不到九王妃,脸色便阴沉得像出了水来。

  而吴纾梨一开始还能忍,到了第二个月实在忍不住了,便故意在午休时偷偷藏起来,躲在了树上,藉着轻功上了树,寻得片刻闲暇。

  这回,她谁也没说,连春夏也没告诉。春夏那丫鬟似乎跟乌木打得火热,对赵钦也没以前厌恶,总喜欢在她的耳边说王爷今天找了什么新菜,让厨娘做给她吃,又或者说王爷说哪风景好,要带她去玩。

  该死,她身边的人为什么一个一个地都向着赵钦了?行,就她最坚持,她偏不低头,哼,虽然明白被赵钦找到时,她会很惨,可她偶尔反抗一下有什么不对?

  忍着寒意,吴纾梨硬是隐在树上不出声,不一会,不少人开始走来走去,茂密的树枝遮住了她的身影,没有人会发现她在这里,再加上她的武功,更不会有人发现了。

  正这么想着,树下走来两道熟悉的身影,是乌木和春夏。吴纾梨挑了下眉,这两个居然在这里偷情,她兴奋地弯了弯唇,下一刻却笑不出来了。

  “怎么办,王妃去哪里了?”春夏一脸的着急。

  “王妃功夫好,应该不用担心,怕就怕是惹恼了九王爷。”乌木叹气。

  吴纾梨听了他们的对话,悄悄吐舌头,好一个乌木,看着木讷,对着春夏还知道安慰,也没平时看上去那么沉默嘛。

  “王妃为什么这么做呢?”春夏疑惑,“虽然九王爷之前是做了伤王妃的事,可也过去了。”

  “这……”乌木压低了声音,“你没有告诉王妃那些事情吧?”

  “当然没有。”

  吴纾梨眯着眼睛,原来自己忠心的丫鬟有事隐瞒她,她更聚精会神地听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