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他有意想收割吴家人的好感,只要有心,自然会做到。今日送吴父绍兴女儿红,吴母精致首饰,吴耀武古书,明日送吴五叔名剑,再送吴五婶江南双面绣,偶尔再找吴子羽对对招,一次不行,那便两次,久而久之,伸手不打笑脸人。

  吴家人气闷的同时,又讨厌不起赵钦,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得令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他们的心还是偏吴纾梨的,只要吴纾梨不松口,吴家人对赵钦的态度就是平静。

  但免不了有吴子羽这种没有脑袋的家伙,竟然削尖脑袋地凑到了吴纾梨面前说:“其实九王爷挺好的,你眼光没错。”

  吴纾梨正在剥花生,听了这话,直接将花生米扔到了吴子羽脸上。吴子羽笑呵呵地张嘴接住,嘎啦嘎啦地咬了几口,“嗯,花生米真好吃。”

  吴纾梨郁闷不已。吴子羽又说:“你年底就要出嫁了,倒是悠闲得很。”

  吴纾梨直接将吴子羽给推了出院子,并且下令吴子羽以后少来她这里,免得令她受气。

  她心中只觉得奇怪,赵钦谁都讨好,却不讨好她,没错,见了她还会斯斯文文地问候她,这简直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赵钦啊。

  以为赵钦还会时不时地偷偷来几次她的闺房,吴纾梨连迷药都准备好了,他却没有来了,整个人的做派都显得清高,如一个君子般,但是她不相信。

  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多久,他一定会露出他的本性,他现在稀罕她,说不定很快就不耐烦了,寻起了墙外的红杏了。

  吴纾梨本这么坚信的,哪知到了年底,他们要成亲了,赵钦硬是没有做出任何不轨的行径来。

  等她凤冠霞帔地坐在了新房里,她都觉得这半年多来的日子似乎太不可思议了,赵钦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

  等丫鬟伺候吴纾梨洗漱、用膳之后,她便穿着大红色的寝衣坐在了床榻上。没一会,洗漱之后的赵钦便进来了,看到她时,眼睛亮了一下。

  吴纾梨淡淡地看他,“夜深了,早些歇下吧。”说完,她也不管他,直接背过身子躺在了床榻上。

  赵钦盯着她的背好一会,声音低哑地开口,“你是否不愿意与我圆房?”

  吴纾梨的耳朵动了一下,好像听出他语气中的失落。她抿了一下唇,“若是我不想,可以不用?”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刻,他便贴了上来,一双黑眸如火般烧得艳丽,“吴纾梨,我给了你半年的时间好好想想,本来你自己想通了最好,既然你没有想通,那么本王便不会再多给你时间。”

  他的话,吴纾梨没有明白,可下一刻,她的衣衫被他褪下,白皙的身体赤|裸|裸地展现在他的眼下。

  “自己想禽兽还找什么理由。”她同样瞧不上他那副君子的模样,根本不是君子的料,却装成君子,看得她也很不习惯、很不爽。

  新婚之夜要做什么,吴母和吴五婶都跟吴纾梨说过,她心中有数,反正怎么也逃不过,她就闭上眼睛当一条死鱼算了。

  赵钦的手一顿,脸色微黑,这种事情在她的眼中成了禽兽,于是他干脆地道:“行,我便对你禽兽到底。”

  赵钦拉着她坐了起来,半逼迫地令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

  吴纾梨在赵钦的陪同下,新婚的第一日便进宫谢圣旨。九王府的马车一路慢行,赵钦看着已经窝在自己怀里睡着的人儿,理了理她的大氅衣领,白色狐狸毛遮掩下的脖颈上有着青青紫紫,是昨日疯狂的痕迹。

  半年来故意远着她,故意让她眼不见为净,每每想起她在床榻上哭的模样,他的心情就低落几分,她一定觉得他很不尊重她,不顾她的意愿,硬要她给他抒发欲望。

  但他赵钦需要顾虑谁?他压根就没有顾虑过谁,唯有她,小小的透明几滴泪珠就让他彻底地败下阵。

  他对她的占有欲,对她的欲|望好似刻进了骨子里,远着些还好,他尚且能控制,可如今,她是他的王妃,是他的人,他对她这些情感一下子就不用压抑了,大可尽情地霸占她。若不是怕她再哭,若不是看她难受的模样,那半年他怎么可能发乎情,止于礼呢?现在不需要了。

  赵钦的唇角扬起一抹霸道的笑容,从今往后,他去哪里,吴纾梨便去哪里,他想如何将她困在怀里,她便只能待在他的怀里。兴许是这半年他太过压抑,一旦名正言顺,他便彻底地释放了他自己,那就占有她,爱如何霸占就如何霸占,爱如何黏着她便如何黏着她。

  吴纾梨在颠簸的马车里醒过来时,眼一抬便看到赵钦喜上眉梢的神情,平添地为他增添了一抹艳色,如此容颜出众的男子,单单看着便赏心悦目,但她没有忘记,她如何求饶,他都没有放过她的事情,以至于今天上马车都是被他抱上来的。

  她更没有忘记,在床榻上他根本没耍什么花招,仅用一个方式就要了她的一个晚上,天色灰白了他才放过她,他根本就没担心今天进宫,她喊到沙哑的声音该如何见人。

  正这般想着,一杯茶凑到她的唇边,赵钦温柔地笑着,“喝点茶,刚醒,润润嗓子。”

  她哪里还有嗓子。吴纾梨懊恼地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又喝了几口,很快便见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