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她越是这样,赵钦越是不爽,印象中的她不该是这样,她会朝他笑得甜甜蜜蜜,会偷偷地撩他,甚至偷吻他,而不是此刻这副模样。太过平静了,彷佛之前的那个她只是他的幻想。不,他不会承认!

  赵钦忽然用力地咬着她的唇。吴纾梨痛呼一声,道:“赵钦,你属狗的啊!”

  他没有使力,否则她的唇早就破了,可他看不惯她冷漠的样子,“你敢不嫁,试试看。”

  一想到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些人劝着她逃婚,甚至密谋着一些法子避开赐婚,他的心,无法避免地开始慌乱,原来这么多人赞成她离开,这么多人看不上他赵钦,不信他会好好对待她。这些人真是该死的混蛋!他赵钦一生一世的真心,却被他们忽视。

  “赵钦,我没有不嫁给你,你放心好了,我会嫁。”吴纾梨冰冷地说。对于他愿意娶她了,甚至说喜欢她了,她都不在乎了,情伤受了一回便不想再受一回了,太苦、太疼了。

  她不是不信他,而是不想去想什么喜欢、不喜欢,她知道她是未来的九王妃就够了,赵钦的妻子……其他的,她并不奢求,他给她尊重,她便受着。

  不知为何,当她说会嫁的时候,赵钦并没有太多的喜悦,也许是因为她的眼神太过冷静,他的脑海里还记着木棉花下偷亲他的姑娘,欲语还休,娇羞得不可言喻。

  赵钦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梨儿,你是否生气?”他确实自私,他知道的。她喜欢他的时候,全心全意,不喜欢的时候,转头就走,她是一个直接的姑娘。

  而他呢?该给出反应时却是冰冷的,她焐暖不了他,她的心便死了,他又该如何能让她再恢复成之前的她?“九王爷,小女子并不气,不过小女子还未嫁过去,你可以行行好吗?别压着我。”吴纾梨神色不明地说。赵钦耍赖了,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无妨,早晚要被我压,先提前适应为好。”

  吴纾梨听过最混的话也不过如此了,“赵钦,你别不要脸……嗯!”

  他侧着头吻上了她温暖的唇瓣,夹带着春风般的温柔,细细地啄吻着她,一边低语,“不要脸,又如何了。”这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赵钦,分明就是一个无赖!

  “皇上赐婚了,我怎么可能不嫁,九王爷多心了,若是无事,赶紧回九王府吧。”吴纾梨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赐婚?”赵钦冷笑几声,“难道皇上不赐婚,你就不嫁给我了?当初说要嫁给我的人……”

  “现在说不嫁的也是我,九王爷,要不要当真!”吴纾梨难掩怒火地说。

  赵钦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一条性感的直线,一双黑眸烧着火焰,“吴纾梨,太迟了,你以为你撩了我,还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地离开?”

  吴纾梨握紧了拳头,她哪有他说的这般潇洒,明明是他让她死心的,她的心也如他所愿地死寂一片,他又说是她不好,真是太可恶了。

  是他不喜欢她,她为何要自甘堕落地作践自己去喜欢他?她也不喜欢他了,凭什么要她付出所有,还要一脸痴心地等他回首,等他喜欢她?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全天下的好事全部被他给占住了。

  “赵钦,我就是不喜欢你,我以前喜欢你是我瞎了眼,我现在不喜欢你了,就是以后做你的九王妃,我也不会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就因为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若是如此,天下也没有怨偶了。”

  吴纾梨的声音刚落,赵钦先是冰冷地凝望着她,突然俯身不受控制地吻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她怎么能这么质疑他的喜欢?他更恼怒的是,前后才多久的时间,她便喜新厌旧地喜欢上了别的男人,对她而言,他赵钦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替代了吗?

  他吻得用力,几乎吮红了她的唇。他气息沉重地说:“吴纾梨,你喜欢上你那个吴子羽?”

  她的喜欢消失得太快了,要死要活地缠着他、追着他,曾一度让他不知所措,令他怀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不知羞的女子,但他并不厌恶她,对她,他天生便多了宽容、耐性。

  而她对他,太快了,就因为他不答应皇兄的赐婚,她便打算收回对他的喜欢,难道她是闹着玩啊?

  喜欢,这种复杂的感情岂能这么轻松地便能收回,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哪里会因为拒绝而放弃,她不是更应该坚持吗?为何不能等到他的喜欢?

  “吴纾梨,你的喜欢真是……”赵钦说不出如何形容她,最后压着怒气,霸道地说:“我喜欢你了,你休想让我

  喜欢了就自己逃了,我赵钦不是你可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的!”

  吴纾梨听得呆了,没见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人,她喜欢他的时候,他爱理不理,不喜欢他了,他又不许了。她的唇一阵的疼,脸色不好地说:“我都说了,九王妃我会当。”

  “你什么意思?”赵钦阴森森地问。

  “休想我喜欢你!”吴纾梨压抑地望着他。

  “你……”赵钦的眼里翻腾着阴云,“很好,看来你对吴子羽情根深种。”

  “呸!”吴抒梨不客气地说:“别扯到五哥身上,我压根就不喜欢你……嗯嗯!”

  她喜欢不喜欢,无所谓,她喜欢谁,也无所谓,只要他喜欢,不对,是爱,他爱她,那么她就想逃离他身边,便是捆着她,她也别想逃。

  对她,那股浓浓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占有欲掌控了他,要她,他便要了完完整整的她。

  赵钦粗暴地吻着吴纾梨,逼着她张开唇舌接受他,交换着彼此最亲密的唾液,恨不得将她揉进他的怀里。

  ***

  夏衣本来就有些薄,赵钦身上的热度便透过相贴的身体透了过来,吴纾梨的脸一下子就被蒸红了,属于男人的味道不住地闯入她的鼻尖,她的呼吸都快了几分,而他的吻星星点点地落在她的唇边、脸颊、脖颈……

  温度更高了,吴纾梨本来不怕热的体质,竟也热出了一层汗珠,背脊湿透了,双腿不争气地发抖,直到小腹那里顶上一抹硬物,她瞠目结舌。

  赵钦笑着望她,“真想即刻就能名正言顺地吃了你。”

  言外之意,她的清白暂时能保住,至于她的豆腐嘛,估计要被吃得一干二净。

  “赵钦,你真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了!”吴纾梨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