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赵钦对着皇上先行礼,等礼数全了,他才开口,“皇兄,弟弟确实有一事相求。”

  皇上不禁脸色凝重,他刚起便知道赵钦来了,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便赶紧过来了,“何事?”

  “弟弟想请皇兄赐婚。”赵钦一板一眼地说:“弟弟喜欢吴家小姐吴纾梨,请皇兄给弟弟和吴纾梨赐婚。”

  皇上正想端茶喝一口压压惊,没想到赵钦后面的话吓得他连茶盏都拿不住了,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皇兄,弟弟知道这事有些急,但吴纾梨后天就要去西北了,所以弟弟才心急,希望皇兄能尽快赐婚……”说到这个,赵钦的语速又快了几分。

  皇上彻底地明白了,敢情他一开始要给弟弟赐婚,弟弟不愿意,现在愿意了又来求他。皇上笑了,他还真的没有碰到过这么矛盾的弟弟。

  “你当初拒绝了皇兄的赐婚,如今又求赐婚。”皇上故意板着脸,装出一副不悦的模样。这个弟弟打小被他和长公主宠坏了,虽然品性上没有恶意,也没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可无论是他还是长公主,谁都不能说弟弟不好,因为是他们把弟弟宠坏了。

  但有时候,他们也有被赵钦气的时候,就因为赵钦的婚事,他和长公主急得头发都白了,赵钦还不客气地拒了他的好意,本以为真的很难等到赵钦寻到心仪的女子,结果到头来又说喜欢上吴纾梨了。

  赵钦没有被皇上的模样给吓到,挺直了背脊,“皇兄……”

  啪的一声,皇上将茶盏重重地甩在了地上,“婚姻大事,岂能胡闹!”说完,皇上也不管赵钦,直接拂袖走人。

  赵钦站在御书房里,望着皇上打开门要离开,他面无表情地开口,“皇兄。”

  皇上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侧过头,却见赵钦双膝下跪,高大的身子直直地当着他的面跪了下来。

  皇上脸上不显,心中却惊讶非凡,他这个皇弟从小就是富贵命,从来为任何事情烦恼过,更未曾为一件事情求过他。

  “你这是做什么?”皇上冷着声音道。

  “是弟弟不知好歹,皇兄为弟弟赐婚,弟弟却拒绝了,皇兄生气也是应该的。”赵钦低着头,黑发遮住了他的脸,显得他格外的谦卑。

  皇上眯了眯眼睛,双手背在腰后,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便这么僵持着。直到外面传来公公的提醒,“皇上,该上朝了。”

  皇上嗯了一声,语气平稳地说:“阿钦,你的事情,皇兄不管了。”说完,皇上便跨出了门槛,走出了御书房。

  赵钦握了握拳头,看着皇上渐行渐远的背影,没有立刻站起来,仍旧挺着背跪在那里。

  门外的太监看了一眼,这九王爷是皇上眼中的红人,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皇上,但不管怎么样,若是这等卑微的模样被别人看到,事后追究起来就不好了,于是悄悄地将门关上了。

  屋子里一片漆黑,赵钦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黑眸闪灿着坚毅的神采。他这一生太过随心,也太过如意,他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他不要的休想逼他要。

  只怪他太过骄傲、太过笃定,认定自己不会喜欢吴纾梨,认定自己不会对吴纾梨动心,可等他发现,差点就迟了。

  幸好,还没有太迟,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吴纾梨动心了,明明不喜欢她的,却连自己早已动心了都不知道。吴纾梨,大概是他这一生唯一的失算。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她,喜欢到无法容忍她要嫁给别人,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他一向动作迅速,不会给她逃离他身边的机会。

  她要回西北?她要嫁给吴子羽?呵呵,那就看看她能不能嫁得成。她若是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嫁给别的男人,那他会杀了那个男人,他倒要看看有没有人敢娶她。

  不过比起这么杀戮的手段,还是求皇兄赐婚来得妥当,起码她跟皇室挂了钩,与他有了牵扯,那么她就休想拍拍屁股,悠然地离开。

  她以为在撩拨完他之后还能欢天喜地地回西北嫁她所谓的听话夫君?哼!她倒是想得美,既然动了他的心,那么她就负责到底吧。吴纾梨,谁让她来招惹他的,谁让他喜欢上她的,她死也别想离开他了。

  长公主得到了消息,听宫人说,赵钦得罪了皇上,在御书房里跪了一天一夜,皇上却不管,长公主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朝结束后了。

  她想也没想,立刻起身进宫面圣。当她去浮生殿的时候,皇上正在写什么东西,见她来了,轻声道:“等一等。”

  长公主见皇上这么镇定,也就缓下心了,耐心地等在了一边。等皇上写好了,将那圣旨扔给了一旁的公公,公公立刻出了殿,马不停蹄地往外走。

  皇上这才有空,问:“皇姊怎么来了?”

  长公主深吸一口气,“九弟是不是做错了事?”

  皇上听了,哼了一声:“没错。”

  “是做了什么?惹得皇上这么生气。”长公主紧张地问。

  “哼,之前要给他和吴家姑娘赐婚,他不要,那朕就不管了。”皇上说。

  长公主算是听出了门道,“莫非九弟是……”

  “没错,又不知羞地求上来要朕给他赐婚。”皇上故作生气地拍了一下桌案,“以为朕是他的狗腿不成!”

  长公主忍着笑,瞧得出皇上并不是真的怒,“九弟确实太过分了。”

  “所以,朕就冷他一下,没想到他也是一个性子倔的人,跪在御书房一天一夜了。朕也不是铁石心肠,就是想磨磨他的性子,总不能想一出是一出。”皇上苦口婆心地说。

  “皇上说得是、皇上说得是。”长公主赞不绝口地颔首,微顿之后,“那皇上方才写的圣旨是……”

  “他这么求朕,朕也没有道理不允他。”说到底,皇上还是心疼赵钦,眼看一身傲骨的弟弟跪了一天一夜的御书房,皇上没有道理不允了弟弟的要求,毕竟是最亲的弟弟啊。

  长公主听了,捂嘴偷笑,“皇上说得极是。”这时间也把握得极其妥当,挫了挫九弟的脾性,也算是为吴纾梨找一回场子。人家姑娘家当初死死苦追,得不到一个好脸色,没道理九弟一开口,一道圣旨压过去,吴纾梨就要嫁。只怕吴纾梨心中不想嫁,而九弟是一个通透的,用赐婚逼得吴纾梨嫁,这心机真的是……哎……

  不知道为什么,长公主总觉得对不起吴纾梨了,好好的姑娘家都已经准备要回西北了,又要被搅乱了一池春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