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天气炎热,吴纾梨穿着轻薄的绿衫,隐约看见她白皙、娇嫩的肌肤,身旁的丫鬟给她打着一顶花伞,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是吴小姐。”沥青也注意到了,说完连忙捂住嘴。他多嘴干什么呢,他扭头偷偷地看了一眼赵钦。

  赵钦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唇角微微一弯,看起来不像是心情不好。沥青庆幸九王爷没有注意到他。

  “大热天,她还到处走。”赵钦懒洋洋地说。

  沥青顺着赵钦的目光看过去,突然发现吴纾梨的身形瘦了不少,他随口说道:“吴小姐看起来消瘦了不少。”

  一道眼刀子横了过来,沥青无缘无故挨了眼刀子,耳边听到赵钦不怒而威的声音,“你倒是看得仔细。”

  沥青呆头呆脑地说:“小的没看错吧?”

  赵钦的反应是轻哼一声,转过了头。沥青摸着脑袋,也不敢多问了。

  赵钦认真地打量着吴纾梨。她确实瘦了,诚如沥青所说,但她瘦得厉害,她如藕的手腕纤细得彷佛一下子就能折弯掉,看起来她过得不是很好,否则怎么会瘦成这样?

  正这么想着,吴纾梨抬起脚步往茶楼的方向走来,赵钦的心莫名奇怪地跳快了几步,他深深地呼吸一番,调整一番。下一刻,花伞微倾,露出她那张娇艳如花的小脸,粉嫩的小脸上洋溢着娇媚的笑靥。

  真是见鬼了!赵钦低咒一声,本来已经有些平复的心跳又咚咚地加速了,他坐直了身子,耳边传来沥青低低的声音,“吴小姐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要找王爷吗?”

  赵钦说不清此刻的心情,对于她的纠缠,他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但此刻,他还很清楚,她来找他,他的心情挺开心的。

  他唇角的弧度更深了。那一日之后,他以为她不会再来找他了,那样伤心欲绝的她,每每想一次,他的心都为她软了几分,真是奇怪了。

  正要走进茶楼的吴纾梨停下了脚步,一抹高大的身影走向她,男子人高马大,走到吴纾梨身边,衬得吴纾梨格外的小鸟依人。

  男子接过丫鬟手里的花伞,细心地给吴纾梨打伞,伞面几乎全部倾斜在吴纾梨那边,可以看得出他对她很贴心。

  “咦,这个公子是谁?”沥青摸着下巴,问出了赵钦心中所想。

  男子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视线,偏过头看了他们一眼,那是一双目光坚毅的眼神。

  赵钦与男子对视了几秒,男子冷然地转过了头,对着吴纾梨说了几句,与吴纾梨往对面的珍宝阁走去,男子高大的身影在阳光之下倒映出长长的影子,将吴纾梨完完全全地保护在了身前,一副珍视若宝的模样。

  “咦,这位公子跟吴小姐看起来关系匪浅啊。”沥青说道。随着他话音刚落,一阵冷意从脚底升起。

  沥青下意识地倒退了一大步,看着前方浑身冷然的赵钦,他吞了吞口水,“九、九王爷……”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赵钦冷冰冰地说。

  沥青差点要哭了,他都不知道怎么惹得九王爷生气成这样了,再看了一眼一旁安静的乌木,他连忙也加入了哑巴行列。不说话总成吧,但他到底是哪里说错了话?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赵钦隐藏在冰山之下的怒火如熔岩般热腾,他紧了紧手心,胸口好像有人拿绳子勒住他一般,令他难受得说不出话,这种感觉,真是令人厌恶!

  但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刚才一直盯着你看的男人就是赵钦?”高大的男子等那一道视线消失了,才问吴纾梨。

  吴纾梨也早感觉到赵钦的视线了,但她并不想如以前一样傻乎乎地贴上去,何况她现在要跟他保持距离。

  “嗯。”她点点头。

  男子生气地说:“他妈的,老子……”

  “五哥。”吴纾梨立刻瞪他,警告地说:“他是皇亲国戚。”

  吴子羽不屑地哼了哼,道:“要不是他的身分,我早上去揍他一顿了。”

  吴纾梨轻笑,“轮得到你出手?要真揍,我自己会揍。”

  吴子羽在心中暗骂吴纾梨装腔作势,看她的样子,对赵钦哪里能下得了手,看她这副惨白的模样就够折腾的了,“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了些,一看便知中看不中用。”

  吴纾梨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告诉吴子羽,赵钦的功夫绝对能秒杀他,免得他以为她放不下赵钦,为赵钦说话了。于是,她笑道:“五哥,你挑挑看,这里的兵器不少,其中有些很稀罕呢,只要你银子带得够够的,绝对能买下你心仪的兵器。”

  吴子羽立刻不再纠结赵钦的事情了,眼光热烈地从一楼开始看,吴纾梨跟在吴子羽身后,陪他看遍了整个珍宝阁。

  吴子羽终于挑中了一对弯刀,“你五哥我喜欢玩刀剑,但没玩过这种,这种弯刀太阴人了,刺了人还能阴森森地偷划几刀。”

  吴子羽说话从来不绕弯弯,吴纾梨听得笑了,“那五哥你还买?”

  “我先琢磨琢磨,以后遇上拿这种兵器的人,我也好不中了暗招。”吴子羽坦荡地说。

  吴纾梨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说:“五哥你这样光明磊落的人,真遇上了也只会吃亏。”

  吴子羽皱起了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吴纾梨正要回答他的话,一道清冷的嗓音插了进来,“吴小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