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沥青拿着檀木盒走到赵钦的面前,一头雾水地说:“九王爷,吴府将你之前送去的礼送回来了。”

  赵钦正拿着一本游记随意地看着,听了沥青的话,缓缓地抬头,“送回来了?”

  “是,好像是吴府五夫人的意思。”

  赵钦眉微蹙了一下,随即展开,“嗯。”

  沥青见赵钦没有别的吩咐,便打算将檀木盒给拿下去。赵钦开口道:“本王挑的礼她不喜欢?”

  沥青脑子转得很快,即便赵钦说话没头没尾,沥青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九王爷挑了什么礼?”因为赵钦让乌木去办的这件事情,沥青并不知道具体送了什么。

  “金饰。”

  沥青的表情瞬间呆滞了,直到赵钦瞪他,他才回过神,“九王爷送了金饰?”

  赵钦颔首。

  沥青忍不住拍了拍脸,“九王爷,没有人送礼会送金饰的,只有给姑娘添妆才会送金饰啊。”

  赵钦沉下了脸,“本王并不知情。”

  沥青哭笑不得,“听乌木的意思,九王爷是看吴小姐要回西北了,所以特意送了这份礼?”

  “嗯。”

  沥青心中一叹,“既然九王爷已经送了,那也没有办法了。”

  “添妆,是吗?”赵钦喃喃自语,脑海一闪而过吴纾梨凤冠霞帔的模样,眼神闪了闪,“她一时半会也不会出嫁,这礼送得不适宜。”

  沥青苦笑,哪里是不适宜了,根本就是故意的,分明是九王爷表示吴小姐离开,他很开心啊。

  “也罢,这礼等以后再送。”赵钦开口道。

  沥青一脸的惊讶,“九王爷真的要给吴小姐添妆不成?”这添妆也是有讲究的,要嘛是长辈,要嘛是闺中好友,九王爷跟吴小姐的关系也没到给吴小姐添妆的地步吧?沥青想,这分明不是添妆,根本是添乱。

  赵钦轻笑,“有何不可。”微顿,“不过她也不可能马上就要出嫁,看来这份礼,本王要放一段时间了。”

  沥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九王爷本来就冷淡,做事也只凭他自己开心不开心,但在吴小姐这件事情上,沥青真的很同情吴小姐,遇上了九王爷,真的很心塞。看来他家九王爷要成亲,只怕很难,根本没有姑娘家能受得了吧。

  “是,小的会好好地放好。”沥青心想九王爷最好将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以后千万别想起来,否则吴小姐就真的很尴尬了。

  赵钦看了一眼檀木盒,莫名觉得碍眼了,“扔了。”

  “咦?”沥青以为自己听错了,挖了挖自己的耳朵,“九王爷,你说什么?”

  “本王说,扔了。”赵钦侧过脸,似是不想再多说什么。

  沥青真是郁闷了,见赵钦阴晴不定,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抱着檀木盒决定去扔掉。他走出了屋子,看到乌木便问:“你怎么让九王爷送金饰给吴小姐?”

  乌木无辜地说:“哪里是我愿意的,是九王爷亲自说要送金饰的。”

  沥青越发地捉摸不透赵钦的心思了,“现在九王爷又让我去扔了。”

  “那就扔了,这礼看着磕碜人。”

  沥青点头,“谁说不是呢,九王爷难得要送人礼,还闹了个大乌龙。”

  “九王爷就该听长公主的,恐怕长公主都猜到九王爷送礼会送错。”乌木为难地说。

  “吴小姐怕是心碎了。”沥青同情吴纾梨。

  “这心早就碎了。”乌木摇摇头。

  一双黑色的靴子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大树下,将他们的话不动声色地全部听了进去,没一会,便转身又往屋子里走。

  赵钦握紧了拳头,吴纾梨可怜?他对她很过分?

  她要走了,他送她一份礼,就权当相识一场,可惜送错了。她会多想吗?会认为他很开心她要走?是,他开心她不会再纠缠他了,从此他继续两袖清风,耳根清清静静,但他还不致于恶劣地故意给她添堵。

  不知道为何,赵钦想到了那一日吴纾梨离开时的背影,那死气沉沉的气息,一点也不符合她每回古灵精怪的模样。

  他身为王爷,不需要为这种事情道歉,她对他有情,他对她无情,他从来没有故意误导过她,所以他自问无愧。但那日她离开的背影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甚至连他的两个属下都说他太过绝情。

  赵钦走进屋子,坐在八仙桌旁,倒了一杯茶,缓缓地喝了一口。既然对她无意,他便无须留情。绝情,呵,那便绝情些好。

  赵钦近日的心情有些压抑,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坐在二楼,听着一楼说书声,他的眼睛落在了窗户外,今天天色不错,适合游湖、爬爬山之类的,但他没什么劲。

  忽然,赵钦的目光落在了外面的某道人影上,他抿了一下唇,定睛一看,确实没有看错,是吴纾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