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赵钦的剑眉微蹙,看着她洁白的后颈,他眨了眨眼。

  “九王爷一言九鼎,从来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思,对不对?”吴纾梨喃喃地问。

  未见过这么垂头丧气的她,赵钦的掌心微痒,想摸摸她的头。他掌心一紧,五指收拢,克制了心中的欲望。

  “是。”他向来不会迁就别人,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从他出生那一刻起,他注定可以为所欲为,他连婉转的话都不屑说,看她神色一点一点地淡去,看她垂下眼眸,看她缓缓转身。

  风,吹起了她的发丝,若有若无的兰花香随风而去,她轻如棉絮的声音随风入耳,“好。”

  他继续做他高高在上的九王爷,她继续做她的吴家小姐,她知道她不能任性,对赵钦的这一回是她唯一的任性。她是被吴家人放在掌心里疼着、宠着的,但她知道,她不能随意地任性,她的婚事她可以任性一回,她可以找自己喜欢的人,但她不能在一次不行之后还继续下去。

  吴纾梨的灵魂彷佛被吃掉了一样,她的身子一下子空了,轻飘飘的,脚下无力地往九王府外走。春夏看到她,连忙说道:“小姐……”

  “回府。”吴纾梨有气无力地说。

  “哦。”春夏什么话也不敢多问,跟在吴纾梨的身后离开了。

  沥青摸摸脑袋,心中暗忖这是怎么回事?

  吴纾梨如游魂地回了吴府,去了吴五婶的院子。吴五婶正拿着花剪在修着花圜,她走了过去,沙哑地喊了一声:“五婶。”

  吴五婶转过身,“梨儿。”突然她一脸的慌乱,将花剪放在一边,上前一把搂住吴纾梨,语气急匆匆地说:“这是怎么了?”

  吴纾梨将脸埋进了吴五婶的肩膀,吴五婶肩膀处的衣料快速地湿成了一片。

  吴五婶心疼不已,这个丫头从小骨头硬,从不会轻易掉眼泪,却哭着来找她,“来,告诉五婶,发生什么事情了?”

  吴五婶放柔了语气,吴纾梨仍然没有说话,小脸贴着吴五婶温暖的身体,眼泪无声地沾湿了吴五婶的衣料,眼角湿润得很快,一小团的湿润一下子扩大了。

  吴五婶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双手静静地将她搂着,“好了、好了,没事,有五婶在。”

  吴五婶温暖的手掌心轻轻地拍着吴纾梨的背部,哭累的吴纾梨闭着眼睛,哑着嗓子说:“五婶,你给梨儿找一户好人家嫁了吧。”

  她心口那里好疼、好疼,疼得她不想再想起赵钦这个人,疼得她恨不得将心挖出来。凭什么长在她身上的心会为了那个无情无义的人疼得这么厉害,那她不要她的心,可以吗?

  吴五婶还有什么不懂呢,她明白吴纾梨的意思。她从小在京城长大,京城很繁华,这里的公子、姑娘也都被养得娇气,那九王爷是什么人,偏偏让梨儿喜欢上了。别人是娇气,九王爷那是霸气,他想如何便如何,梨儿对上他只能是输。

  可梨儿的性格这么倔强,他们根本也没有办法,想着等梨儿受伤了、挫折了,那么事情也解决了。但看着梨儿这么难受的模样,吴五婶也忍不住地红了眼,成长都是需要代价。

  本来就懂事的吴纾梨以后会变成怎么样,吴五婶很担心,但此刻吴纾梨能理智地说出这样的话,吴五婶已经明白吴纾梨的心已经死了,情根已经断了,那九王爷跟他们吴家以后也不会有关系。

  梨儿是如何看明白这一切的,吴五婶不敢问,只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好,五婶会给你找最好的人家。”

  “嗯,夫君要听话,屋子里要干净,夫家友善。”吴纾梨一边垂着泪,一边哑着嗓子说:“梨儿想来想去,这京城离西北太远了,梨儿离不开老祖宗,也会想念叔叔、婶婶,所以梨儿想嫁到西北。”

  听着吴纾梨每一句话,吴五婶眼角的泪还是掉了下来,“好、好,西北我们熟,也不怕嫁错了人,一定找一个让你满意的。”

  “五婶,你真好。”吴纾梨闭上眼睛。对她好的人很多很多,她不要再去想那个对她心狠的人了。何必想呢?等她嫁到西北去,她跟他便再也不会有关系了,不会再看到他了。

  吴纾梨反反覆覆地告诉自己,可心那里还是好痛好痛。如果那一天,她没有被他神采飞扬的身影吸引,那么她跟他也许就不会有交集了。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这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他,更希望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喜欢过他……

  “五婶,梨儿这里好难受、好难受……”吴纾梨的嗓音带上了泣音。

  吴五婶低头看去,看着吴纾梨捂着自己胸口的手。她轻声地哄着,“好梨儿,不难受啊。”

  吴纾梨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犹如进入了不见天日的地牢,黑暗、阴冷,她怎么也走不出这个地牢,将她自己禁锢在了其中。

  “好梨儿。”吴五婶故作轻松地说:“五婶也不喜欢你留在京城,五婶稀罕你,若是你愿意,就让你五哥娶了你,这样我们就亲上加亲了。”

  “呵呵……”吴纾梨笑了,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嫁给谁都无所谓了,只要那人符合她刚才提出的要求便成。

  嫁不了自己喜欢的,那她起码也要嫁一个自己满意的。

  “皇姊,是你告诉吴纾梨我不要皇兄赐婚的?”

  长公主坐在正厅的首位上,慢条斯理地喝茶,“是啊,既然你不喜欢,那也别让梨儿这么好的姑娘白白浪费感情了。”有时候早些断了也比以后痛苦不堪好。

  长公主抬头看着出色的弟弟,见他神色淡然得很,她叹了一口气,她在抱什么希望呢,难道她还希望弟弟过来是兴师问罪的不成?若是如此就好了。

  “既然来了,便与我一同用午膳吧。”长公主说完,等了半天却见赵钦没有回她,“怎么了?”

  赵钦缓缓地起身,“还有事,就不留下了。”

  长公主点点头,又开口道:“你对梨儿没做过什么吧?”

  赵钦挑眉,语带嘲弄,“皇姊是什么意思?”他对吴纾梨能做什么,倒是她,亲了他几次。想到此,他的耳根微微发烫,握了握拳头,将注意力转开,“莫不是有人乱传什么?”

  听赵钦冷冽的口气,长公主真的失望了,这个弟弟啊,梨儿如果真的要用传言逼他,岂会等到现在?

  “没什么,是我巴不得你对她做了什么,也好让人家家里人找上门要你负责,我也想梨儿做我的弟媳。”长公主毫不忌讳地说了她自己的私心。

  赵钦冷哼一声:“皇姊,这些事情你便别操心了。”

  “没有,岂会操心,既然你们之间什么都没有那便好了,梨儿以后若是嫁人了,也不会惹来什么风言风语。”长公主是真心疼吴纾梨。

  赵钦听了,口气不善地说:“皇姊,弟弟岂是会做这种下作事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