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不苟言笑的皇上此刻轻松地坐在上位,他的左首是长公主,右首是赵钦。

  “我们三人很久未聚聚了。”皇上轻轻地说。

  若是有旁人在,一定会惊奇,皇上看上去格外的轻松、和蔼,也只有在嫡亲亲人前,他才会如此行事。

  “是啊。”长公主捂着嘴笑着,眼睛瞄到赵钦身上,对着皇上使了一个眼色。

  皇上意会地轻轻颔首,“九弟,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喜欢的人了?”皇上温声道。

  赵钦认真地摇摇头,“皇兄,没有。”

  “哦,是吗?”皇上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可是听说最近有一个姑娘家在追你,好像是西北吴家的姑娘,叫什么来着呢?”

  长公主适时地解释道:“皇上,那姑娘叫吴纾梨,长得娇媚、可爱,与九弟很配。”

  “哦,是吗?”皇上看赵钦不说,又说:“九弟,既然如此,不若皇兄给你赐婚吧。”

  皇上有意打铁要趁热,将这件事情给确定下来,好解决了他和长公主的一桩心事。赵钦年纪不小了,却谁都看不上,确实,皇上也觉得少有女子能配上九弟,可他却不想九弟孤独一生,眼光太高也不好,皇上差点为此急白了发。

  赵钦笑了,眼神淡淡地扫了一眼皇上和长公主。两人在他看去的时候面带微笑,非常的镇定,“那吴小姐是一个好的。”

  闻言,皇上和长公主同时一喜。赵钦接着说:“不过我并不想娶她……”

  “为什么?”

  长公主喜欢吴纾梨,忍不住地开口为吴纾梨说话,道:“吴小姐哪不好了?”

  真是好熟悉的问题,赵钦摇摇头,“她好不好与我无关,我并不喜欢她,也不会娶她。”

  赵钦心情不愉,丢了这么句话便行礼告退了,皇上和长公主同时一叹。长公主心疼地说:“那姑娘真是个好的。”

  “九弟不喜欢也没有办法。”皇上无奈地叹气。

  “随便九弟了。”长公主生气地说:“等以后他自己喜欢上了,自会求过来。”

  皇上默默地不说话,心中也想看看日后九弟求他赐婚的场景。

  十日之后,吴纾梨从长公主府中出来,便直直地跑去九王府,身后的春夏追得气喘吁吁。沥青正好从外边办好了事情回来,遇上了吴纾梨,“吴小姐……”

  “你家王爷呢?”吴纾梨飞快地问。

  沥青总觉得今天吴纾梨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仔细一想,沥青发现,这是头一回,他没有看到吴小姐笑。

  “吴小姐,王爷在府里。”

  沥青话音刚落,吴纾梨便飞快地跑进去。沥青一头雾水,抓住后来跑过来的春夏,“春夏,这是怎么了?”

  春夏着急地说:“快让开!”

  春夏推开沥青就要进去,沥青连忙拉住她,“春夏,不要急,我带你过去,别跑错了。”

  这一厢,吴纾梨已经找到了赵钦,赵钦正慵懒地拿着水壶浇灌着花园里的花,那闲情逸致的模样看红了吴纾梨的眼。

  吴纾梨走过去,赵钦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来了?”

  吴纾梨面无表情地在他前方站定,双手攒成拳头,紧紧地盯着他看,“我刚才听说了一个笑话,你要不要听?”

  赵钦随手将水壶扔在一旁,“且说来听听。”

  “长公主说皇上有意要给你我赐婚,你拒绝了?”吴纾梨一口气说完,一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赵钦神色淡然地望着她,薄唇缓缓地开口,“没错。”

  “说完了。”吴纾梨冷冷地说:“九王爷,小女子说得可好笑?”

  赵钦站直了身子,高大的身影站在吴纾梨的面前如一堵墙一般高大,望着她白净的小脸,“本王确实不会娶你。”

  这句话,吴纾梨听了不下数次,但之前她总是乐观地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总有一天会喜欢上她,但如今,她才发现,原来听多了,心还是会疼。

  眼眶发热,吴纾梨深吸一口气,她伤心、难过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她。长公主怜悯她,不想她越陷越深,长公主说,这世界上没有人会为难赵钦,就连皇上也宠着这唯一的亲弟弟,而赵钦直接拒绝了皇上想要赐婚的想法。

  长公主婉转地要她想开,她却想不开,她伤心、难过的是,有一天,她因为这个男人而悲痛欲绝,而他就如此刻一样,神色平静,彷佛什么也影响不了他。他对她,是真的无心。没有情爱,又何来有心?

  看多了吴家男子对妻子的疼爱,吴纾梨也渴望一份纯正的感情。但对赵钦,她渴望、她想要,都没用,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动摇赵钦的心思。心痛得无法开口,吴纾梨偷偷地喘了几口气,忍着那蚀骨的疼,抑制着脱口而出的痛吟。

  “就算吴家老祖宗出面,本王也不会娶你。”赵钦漫不经心地加了这句话。接着,他垂首,却看不到她的脸色,她低着头盯着她自己的绣花鞋看。

  吴纾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向来看得开,心也宽得很,曾经大言不惭地说,就算他不喜欢她,她大不了也不喜欢他,但为何此刻,她一点也潇洒不起来。

  果然是什么人也逼不了赵钦,不对,她没有逼他,但他也不会喜欢上她。吴纾梨沙哑地开口,“不会娶就是不会娶,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是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