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春夏转过头,但见吴纾梨的脸更红了,于是道:“小姐,奴婢给你打扇子吧。”

  吴纾梨羞恼地趴在了暖榻上,捧着脸,“不要,我要喝莲子汤。”

  “是,奴婢给你去做。”春夏打了帘子出去。

  吴纾梨翻过身,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红晕,贝齿轻咬着手指,怎么办?好想再偷亲他一回,真是好羞啊。

  吴纾梨回京一个月,除了时不时地“偶遇”赵钦之外,其余时间乖乖地待在了屋子里,要嘛睡懒觉,要嘛就是在院子了练一会拳,日子过得也逍遥。不过自从上回偷亲了赵钦,他又明白告诉她想嫁他的女子很多之后,她心口的酸气还没过去,便停止了“偶遇”了。

  今日一早,吴纾梨起来练完拳,吐了一口气,仔细一想,她已经有好几日没去“偶遇”了,她抚了抚胸口,觉得这里还是很不畅通、很不爽快,她决定还是过几日再说。

  没想到她用了早膳,便收到了长公主的邀约,她颇为惊讶,但想了想之后,她还是答应去了。

  吴纾梨跟吴父、吴母禀告之后,用过了午膳便坐马车去长公主府。到了长公主府,迎接她的是一位慈祥的嬷嬷。

  “吴小姐来了,老奴是在长公主身边伺候的徐嬷嬷。”

  “徐嬷嬷有礼。”吴纾梨行了半礼。

  徐嬷嬷连忙还礼,见她举止进退有度,暗叹她是个心灵剔透的姑娘家,“吴小姐,长公主在正厅等你。”

  “好。”

  吴纾梨跟着徐嬷嬷往正厅走去,耳边听到奇怪的声音,脑袋微微转过去。午后的阳光和煦、轻柔,赵钦站在树下,双眼闭着,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阴影,双手背在身后,静谧地站在树荫下。

  吴纾梨停下脚步,入定般紧盯着他看。真是奇怪了,这人走到哪,哪便是一道风景。她心悸地望着他。

  嗖!一道细小的声音划破了空气,小巧的耳朵灵巧地动了动,吴纾梨猛地睁大了眼睛,想也没想,小手往腰间一按,却来不及了,她想也没想,飞奔而去。

  那是一条银狐鞭,她喜爱鞭子,也喜欢耍鞭,所以她很了解,那人的鞭子耍得并不是很好,所以她能在第一时间看出鞭子的痕迹。

  眼瞅那鞭子就要鞭笞到赵钦的背上,吴纾梨想也没想,直接整个人贴了上去。赵钦高大的身子缓缓地转过身,正好看到她轻巧、快速地从天而降,双手朝他大张开,尾随在她身后的是一条鞭子。

  啪,吴纾梨重重地抱住他,就如海纳百川的大海拥抱住他,双眸紧紧地闭上,黑色的发丝随着风轻扬。她学鞭,从小就开始学,在学之前必须要先学会被鞭子抽,因为年纪小,控制不住力道,总会伤了她自己。

  吴纾梨知道那种痛,身体被鞭子抽到,肉跟皮被蛮力狠狼地被抽得分离了,鲜血被鞭子抽成了水滴状,在衣衫上形成花骨朵的形状,伤口那里又疼又辣又麻,恨不得晕过去。

  抱着他的手紧了紧,吴纾梨忍不住地害怕,就算她皮厚,可对疼,她还是会有感觉,她还是会恐惧。

  赵钦望着用力抱着自己的吴纾梨,她娇小的身子偷偷地颤栗着,她在害怕,不是吗?既然这么害怕,又为何要挡在他的面前?

  赵钦眯起了眼睛,第一次,他感受到了被保护的滋味,弱不禁风的她妄想用她纤细的手臂保护他,这种奇妙的感觉如蚂蚁啃噬他一般,彷徨在他的心上小口小口地咬着,令他难耐地朝那使鞭子的人狠狠一瞪,迁怒道:“墨子安,还不住手!”

  那本来快伤到赵钦的鞭子一顿,又被墨子安扯了回去。力道太大,墨子安一开始也没想过留情,收回来的时候反而弄疼他的虎口,他龇牙咧嘴,没好气地说:“吴小姐,你干什么?”

  吴纾梨缓缓地睁开眼睛,就见到赵钦沉着一张脸看她,再转头看看墨子安,她疑惑地张了张嘴,“你们在做什么?”

  墨子安还未说话,赵钦缓缓地开口了,“你又在做什么?”

  吴纾梨后知后觉地发现大庭广众之下她还抱着赵钦,脸红不已,娇羞地松开了手,往后一退,小声地说:“我看到鞭子快抽到你了……”

  墨子安跳脚地说:“我们两人在喂招呢。”

  闻言,吴纾梨的脸更红了,她哪里知道呢,她只看到赵钦差点被鞭打到了。正郁闷的时候,赵钦沙哑的嗓音如狗尾巴草扫着她的耳郭,痒得她脸蛋更红了。

  “本王便这般弱?”

  吴纾梨总觉得赵钦的语气有些奇怪,彷佛在责怪她,却又不像。她伸手揉了揉耳朵,“九王爷,我可没有这么想,你的功夫可好呢。”

  赵钦便没有再说话,重重地抿了一下唇,因为心急,所以忘记他的武功曾经被她称赞很俊?从他出生到现在,护着他的人很多,但他们可不会像她这样傻气地直接挡在他面前。

  吴纾梨感觉他的目光格外的深沉,彷佛浩瀚的星空,根本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她捏了捏手,也不解释她方才的行径了,“长公主找我来,我先去长公主那里了。”说完,吴纾梨跟在徐嬷嬷的身后,赶紧地走了。

  墨子安摸着下巴,“小舅舅,这吴小姐对你真的是情深义重。”

  赵钦瞥了他一眼,“方才都看到她了,还故意使鞭子?”

  墨子安被抓了尾巴,一点也不心虚,“便是鞭子落在她身上也是她自找的,何况是为了小舅舅你受伤,我看她是心甘情愿的。”

  赵钦听了,笑了,手缓缓抬起,折下一旁树上的一截树枝,似笑非笑地说:“我看你是皮痒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