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赵钦剥了几颗花生米,放在掌心里随意地玩着,薄唇抿了一下,彷佛残留着她的芳香,脑海里忽然闪现她笑着说他的滋味好的模样。喀嚓,他粉碎了一手的花生米,眼神幽幽地望向远处的木棉花……

  ***

  吴纾梨回去的路上,心情极不好,便拉着吴耀武去逛街市,尝遍了美味的小吃,她的心情也好多了,打道回府。

  刚回吴府,发现下人兴匆匆的,她挑眉地问:“这是怎么??”

  “回小姐,是表少爷过来了。”下人禀告完之后便离开了。

  吴纾梨看了一眼吴耀武,“是他?那个爱哭鬼?”

  吴耀武笑了笑,“姊,他现在可不是爱哭鬼,是……”

  “哟,表弟,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都不懂的童子鸡,没想到也知道跟女子亲近了。”一个纨裤样的男子走了过来,脸色发青,一看便知是纵欲过度。

  吴纾梨眯起了眼睛,嘴角带着冷笑,倏地从腰间扯过鞭子,啪的一声响,“爱哭鬼,你说什么?”

  表少爷瞠目结舌地看着那熟悉的动作,突然哇的一声,转身便跑。吴纾梨侧头对吴耀武扬扬眉,“爱哭鬼就是爱哭鬼。”

  吴耀武默默无语,恐怕也就姊姊有这能耐。

  两人走进正厅,一个妇女拉着表少爷往外走,“我儿怕是消受不起这福分!”走过吴纾梨的身边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吴纾梨带笑地让了路,再转头,正好看到怒火中烧的吴母。吴母两手插腰,“你做了什么好事!好好的一门亲事就这么坏了。”

  “哦?好亲事?娘,你可问过爹了?”吴纾梨才不信吴父会看得上这样的男子做她的夫君。

  吴母如鲠在喉,难受得说不出话。

  吴耀武淡淡地说:“姊姊嫁谁也不能嫁给表哥。”表哥这样的纨裤他都瞧不上。

  吴母深受打击,“你怎么跟娘说话的?”

  “娘,姊姊的婚事不仅要问问爹,还得经过老祖宗同意呢,吴家可就姊姊一个姑娘,这婚事要慎重。”吴耀武不得不提醒吴母,免得吴母擅作主张,到时难看的还是吴母自己。

  吴母被气得说不出话。

  吴纾梨轻哼一声:“弟弟,怎么说话的?”

  吴耀武乖乖不语,吴母看得更气,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哪里不了解,能治得了自己这个顽劣的儿子竟然是她最不喜欢的女儿。

  吴母不想看到他们,直接扭头就坐下了。吴纾梨规矩地行礼,转身走人。吴耀武忍不住多嘴,“娘,姊姊的亲事你还是多用心些吧。”

  吴母一声不吭,反正她想作主,也会被吴家人嫌弃,哼,要她管,她管了又不满意,不管也不满意,那她不管了,落得一身轻。

  吴纾梨回了自个的院子,春夏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春茶,“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奴婢听说那表少爷上门,心里就悬着。”

  “怕什么?”吴纾梨笑着说。

  “幸好老夫人说了,让你自己挑你自己喜欢的。”春夏开心地说。

  “是啊,让我自己挑我自己喜欢的,但若是那人不喜欢我……”吴纾梨咬着唇,水眸透着淡淡的迷茫。

  春夏轻声道:“小姐,女子这一辈子求的就是男子的宠爱,若是强求的,以后苦的也是自己。”

  吴纾梨点点头,“道理听得多,我也都懂,可真遇上了,哪里能说得通呢。”有些事情不是嘴上说一说,脑子想一想便能放弃的。

  “其实比九王爷俊的人也有,比九王爷武功好的人也有……”春夏解释道。

  “但没一个比他还要好了。”吴纾梨叹气地说。

  春夏也跟着叹气,“但愿九王爷能看到小姐的好。”突然春夏的额头被吴纾梨给重重地弹了一下,疼得春夏红了眼眶,“小姐!”

  “瞎想什么呢,他一定会看到本小姐的好。”吴纾梨瞪了她一眼,“不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春夏吐了吐舌头,“是、是。”

  吴纾梨想到今天偷亲成功,脸上浮起一抹得意,“放心吧、放心吧,他一定会喜欢本小姐的。”

  赵钦能不防备她,被她偷亲成功,说明他对她多少是不一样的。吴纾梨心喜地捂着唇,一想到自己做的大胆之事,她又兴奋又忍不住地害羞,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都要怪当时的木棉花太美,而赵钦又比之更盛,她一时难以把持,就亲上去了。吴纾梨的脸又红了几分。

  春夏看得纳闷,“小姐,你不舒服吗?脸好红。”

  吴纾梨侧过身,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没有,只是热。”

  春夏迟钝地没有异议,“那奴婢开窗。”

  “嗯。”吴纾梨喝了一口水,温热的液体滑入她的身体,那种舒服温暖的感觉令她想起唇上的那抹柔软,她情不自禁地抬手抚了抚唇,他的唇好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