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阳光洒了下来,照在湖面上,泛起金灿灿的一点一点光泽,她的模样也越发的清晰,娇憨地望着他,一脸的深情。

  “吴纾梨,本王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赵钦冷声道。

  “你为什么要忍耐呢?你直接说不喜欢就好了。”吴纾梨无所谓地说。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本王不喜欢你,你接着会如何?”

  “你继续不喜欢我,我继续喜欢你啊。”吴纾梨一本正经地说。

  赵钦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冷冷道:“乌木!”

  “九王爷。”

  “将她给本王扔到湖里去!”赵钦狠戾地说。

  乌木一愣。吴纾梨委屈地瘪着唇,“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

  到底是谁霸道,到底是谁偷吻了谁!赵钦的薄唇弯起一抹冷酷的弧度,“乌木!”

  乌木不敢不动,主子发话了,他只好动手。下一刻,乌木便将手中的剑往吴纾梨刺去,吴纾梨头也不回,在那剑就要刺到她的时候,吴纾梨直接往赵钦的怀里一躲,乌木愣住,直接收回剑,一脸的惊讶。

  赵钦额上青筋浮起,他磨着牙,看着躲在他怀里的吴纾梨,他竟没有防备地被她抱住了,“放手。”赵钦冷言冷语。

  “不要。”吴纾梨将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乌木吓到我了。”

  赵钦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子,端庄的时候很端庄,调皮起来无人能管得住,像个小女童般俏皮,耍赖的时候更是脸皮厚得不得了,“吴纾梨,本王知道你很想嫁给本王,可你别以为抱着本王不放便能得逞。”赵钦嘲弄地说。

  吴纾梨无辜地松开手,“九王爷,小女子可不喜欢逼人。”她再不要脸,也不会做出毁了自己名声的事情来,更不会败坏吴家的名誉。

  “本王还没被人逼过。”

  吴纾梨心中一叹,手指指着她自己,“梨儿丑吗?性格不好?还是家世王爷看不上?”

  赵钦淡淡地横了她一眼,“比你好的女子多的是,本王都不要,为何要你?”

  吴纾梨难得地被气了,磨了磨牙。行,他厉害,多的是女子给他选,一股酸气在胸口升起,酸得她的牙都松了。

  难得见她说不出话,赵钦满意了,总算她还有些自知之明。

  “她们是她们,喜欢你是我的事情,她们管不着,你也管不着!”吴纾梨恼羞成怒地说。说着她站起来,一把提过吴耀武,“我要下船。”

  赵钦似笑非笑,对着沥青使了一个眼色,沥青立刻下命让船夫将船靠岸,吴纾梨提着吴耀武下了船,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耀武被以毒攻毒的法子弄得有些不怕水了,脑袋也清晰不少,抬眼偷偷觑了吴纾梨一眼,咦,他这个霸道到没天理的姊姊居然眼眶红了。

  “这里风沙大,我们早些回去。”吴纾梨嘴硬地说。

  吴耀武抽了抽嘴角,这里哪里来的风沙啊?伤心就伤心,难过就难过呗,他又不会嘲笑她。只是他这个姊姊,为何对赵钦情有独钟呢?性格这么独的赵钦怎么也不像个好良人啊,“姊姊……”

  “闭嘴!”她才不想听任何劝告呢,她就是这样,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是粉身碎骨也是她自己挑的路,便是苦、是痛,她都会自己走完。

  画舫又缓缓地离开了岸,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好似刚才的热闹只是一场烟花一样,过眼便不见了。

  “王爷,要不要属下派人送梨儿姑娘回去?”沥青问道。

  “她的武功不在你之下。”赵钦凉凉地说:“本王好不容易把她给气走了,图个清静,你想她再缠上来不成?”

  沥青嘴快地说:“属下看,梨儿姑娘怕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呵呵。”赵钦笑了几声,“你倒是了解她。”

  “王爷一直喊吴小姐驴脑袋,属下觉得是有几分道理。”话音刚落,一粒石子似的东西打在沥青的腿上,沥青疼得快要尖叫了,眼尖地一瞧,咳咳,一粒花生米。

  沥青再看看赵钦,赵钦骨节分明的手正慢条斯理地剥着花生米,他含泪忍住痛,不敢再多说一句。等赵钦不再多看他一眼,他立刻跑到乌木身边,“乌木,王爷是怎么了?”

  “王爷一向护短。”

  “是啊,这个我知道。”沥青点点头。

  乌木瞄了他一眼,“那还问。”

  “我不懂的是王爷为什么要护着梨儿姑娘啊?”

  “梨儿姑娘不是驴脑袋,你才是驴脑袋。”乌木笑道。

  沥青更加不懂了,梨儿姑娘跟王爷非亲非故,这到底是护哪门子的短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