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吴耀武当场软脚了,他不要靠近码头,不要坐什么船啊!结果被吴纾梨一手提起,直接往船上走去。

  等船一开,吴纾梨将吴耀武拎到了船舷边,“堂堂大男人,怕什么水,你要是不改了这个臭毛病,我便回回带你到这附近。”

  吴耀武被粗暴的吴纾梨一弄,什么怕不怕都不怕了,他最怕的就是他这个姊姊了!

  赵钦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姊弟俩,本以为吴纾梨只是借口,料不到上了船之后,吴纾梨便提着吴耀武到处走,逼着吴耀武看看水,时不时拎着他往水面压,半个身子吊在了船舷外的吴耀武悲惨地喊了几次,最后似乎认命了,安静地在那里挣扎着。

  赵钦看得津津有味,勾起唇角,漫不经心地喝着茶。一旁的沥青疑惑地说:“倒是没见过这么给自己弟弟治病的。”

  “越是逃避越是解决不了问题,也算是一种方法吧。”赵钦的黑眸幽幽地暗了暗。这就是吴纾梨的解决方法吗?用这样的方式解决任何问题。

  喜欢他便缠上,也不迂回,他倒是要高看她几分。目光落在惨兮兮的吴耀武的身上,赵钦唇角的笑容更深了,这两姊弟倒是有趣得很。

  吴纾梨忽然喊沥青,“沥青,帮一个忙,可以吗?”

  沥青看了一眼赵钦,见主子没说话,他便点头,“吴小姐请说。”

  吴纾梨笑着说:“你能不能替我压着他一会?我的手酸了。”

  在她手下的吴耀武哀怨到说不出话。沥青见赵钦不反对,便上前帮忙压住了吴耀武,“好。”

  “有劳了。”吴纾梨揉了揉手腕,神情严肃地看着吴耀武,“吴耀武,你是我的弟弟,你要是一个孬种,我便一脚结果了你,下回再被人戏弄到水里去,你姊姊我可不会这么好讲话地帮你了……”

  后面的话阴森森的,听得吴耀武不敢再反抗,从没见过人是这么帮的,他无力地挂在船舷上。

  沥青同情地看了一眼吴耀武,见吴纾梨往赵钦那里走去,他连忙将脑袋转过来,耳朵却竖得长长的。

  “九王爷。”吴纾梨一看到赵钦,脸上那张夜叉面具一下子就被撤掉了,笑盈盈地望着他。

  “吴小姐有什么话要与本王说?”赵钦慵懒地说,沙哑的嗓音彷佛醉人的女儿红,勾得吴纾梨脸蛋红红的。

  吴纾梨娇美的脸颊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小声道:“几日不见,九王爷又俊了不少。”

  赵钦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真是怪了,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动不动地将这些话说出来?这样的情话不是更适合

  男子说吗。

  “吴小姐,有没有人说过,这种话不适合对一个男子说?”赵钦挑眉望她。

  吴纾梨娇憨地颔首,“我知道啊,对不喜欢的人自然不能说,可是对喜欢的人,这种话要信手拈来,千万不能害羞。我的大伯、三叔、四叔、五叔都是这样的人,每次他们这么说,我的大伯娘、三婶、四婶、五婶都会很开心的,所以我想啊,九王爷,你听到我这么说,你也一定很开心吧?”

  赵钦面无表情地看向身后的乌木,指了指吴纾梨,“你告诉她,本王开不开心?”

  乌木的唇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吴小姐,九王爷并不乐意听你这么说。”

  “你说的又不代表九王爷想的。”吴纾梨轻哼一声。

  赵钦笑了,“本王忘记你是驴脑袋。”

  “王爷,你开心就开心,何须假装不开心呢?”吴纾梨不懂,吴家的男人都是直来直往,绝对不是这样心思深沉的,奈何她喜欢上的是这样的人,没办法啊。

  “吴小姐,你的大伯娘、三婶、四婶、五婶会喜欢,那是因为她们喜欢她们的男人,本王不喜欢你,你说什么本王都不会开心。”赵钦凉凉地说。

  这人的嗓音这么好听,可说的话却是这般的冷酷,不断地打击她,想打消她的念头,哼,作梦!“我便是喜欢这样说话,你爱不爱听都得听着。”吴纾梨笑着说。

  倒是比他还横?赵钦挑高了眉,身子微微向她靠去,彼此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她能闻到他带着普洱香气的热气,她的脸颊红红的。

  “吴纾梨,你信不信本王让人将你丢下去?”赵钦恶狠狠地威胁她。

  吴纾梨笑嘻嘻地说:“信倒是信的,只可惜小女子会泅水,王爷这样做不就白费工夫了吗?”

  赵钦的身子往后一靠,轻哼一声,懒得理她,闭上眼睛假寐着。头顶的阳光正烈着,吴纾梨望着他俊美的脸,心跳不由得加快,这个人怎么这般的迷她的眼呢?

  吴纾梨的脸颊烫烫的,呼吸也灼热了几分。画舫缓缓地沿着流水行驶着,经过一处时,一棵庞大的木棉花树歪着树身,大半的花开在了湖上,美轮美奂,衬得那沉静的男子越发的绝色无双。

  鲜艳的红色在他的脸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吴纾梨忍不住地捂住跳得飞快的心口,眼睛悄然地瞟了瞟四方,没有人注意他们,大片大片的红色木棉花形成了天然的屏障,笼罩着她与他,她就跟中邪了一样朝他倾身而去。

  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朝他过来,薄唇上一阵温热,赵钦猛地睁开眼睛,落在眼中的是满满的红色木棉花,而吴纾梨坐在他旁边,脸色倒映着木棉花的艳色,他薄唇微动。

  残留的香甜让赵钦明白,方才不是他的错觉,再看她,她水汪汪的眼眸含着笑意。她娇笑着,“原来,你是这般的滋味。”

  赵钦眼里浮起一抹杀意,这个该死的女人!

  “和我爱吃的白糖糯米糕一样的好吃。”吴纾梨下了评语。

  赵钦直接黑了脸,像一个被男子调戏了的黄花大闺女,坐直了身子。船从木棉花下划过,那头吴耀武仍然在惨叫,船上各人都在忙碌着,谁都没有注意到刚才那一幕,彷佛她方才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行径来。

  “九王爷,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