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京城第一花楼,汾酒楼。

  赵钦正悠悠哉地听着小曲,喝着酒,乌木忽然敲了敲门,推门而入。赵钦懒散地问:“什么事情?”

  “九王爷,有人找你。”

  “谁?”

  乌木脸上浮现一抹奇怪的神色,“还是九王爷自己瞧瞧。”

  赵钦颇为疑惑地扬扬眉,应道:“进来吧。”

  乌木往旁边一站,一个俏生生的公子哥,身高只到乌木的肩膀,一身绿色的衣衫衬得脸色白皙、透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赵钦。

  捏着酒杯的手微微一紧,赵钦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否则他为什么会看到吴纾梨女扮男装地站在那里对他巧笑倩兮。

  “九王爷,好久不见。”

  “吴小姐这身装扮当真是雌雄难辨。”赵钦嘲弄地说。

  吴纾梨自幼在男人堆里长大,对于女扮男装很有心得,对自己扮成公子哥的模样更是很自信,“九王爷真是谬赞。”

  赵钦听了,将酒杯放下,那弹着二胡的女子立刻起身离开了厢房。吴纾梨摇着扇子,缓缓地走了进来,对他说:“怎么九王爷这么小气,不请我听听小曲、喝喝酒?”

  乌木离开时自动将门带上。

  吴纾梨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兴致勃勃地看着赵钦。赵钦淡淡地说:“你成何体统。”

  听了他的话,她豪爽地大笑,“不这样,我如何找到你。若是以女装进了这里,只怕我的名声就难听了。”

  “装疯卖傻。”赵钦吐了四个字,冷冷地睇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有好心人相助,我岂能告诉你。”吴纾梨俏皮地朝他吐吐舌头。

  赵钦孟浪地往榻上一倒,姿势优雅、悠然,“你既然喜欢这里便待着吧,本王不致于这么小气。”

  “我可不喜欢这里,我喜欢的是你。”吴纾梨笑嘻嘻地说,一双水眸眨呀眨的,好不可爱、天真。

  赵钦听得失笑,“西北来的姑娘果然是不拘小节。”

  “呵呵,诚然些不好吗?”她和盘托出,“老祖宗让我回京城找门亲事,但我一定要找我喜欢的,难得我遇到喜欢的了,我为何不能直白些呢?”

  “可惜本王不喜欢你。”赵钦闭上眼睛,似要睡着了。

  “无妨、无妨,我们才见了几次面,你对我又不了解,等以后你了解了我,你定然不会这么说,到时可别太喜欢我了。”吴纾梨自信满满地说。

  要他不要太喜欢她?赵钦睁开黑眸,定定地看着她,似要看出她有什么魅力能让他如此,半晌,他的唇角往上一勾,“怕是让你失望了,别说太,恐怕连喜欢也难。”

  吴纾梨一点也不失望,反而笑了,“不先相处看看,你又知道了?”

  “有些事,不需要试。”

  她坐在那里,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忽而对他一笑,“好吧,那你别试,我来试就好。”

  半天等来她这么一句话,赵钦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最后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吐了三个字,“驴脑袋。”

  吴纾梨听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怎么知道我老祖宗都这么喊我的?”

  这一会,赵钦笑不出来了,果真是一个驴脑袋的女子,否则正常闺女哪一个会如她这样。也怪他晦气,竟招了她这么一个麻烦,但他并不放在心上,她再能纠缠又如何,他不喜欢她就不喜欢,不娶她就不娶她。

  赵钦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话,道:“会磨不代表一定会成。”

  吴纾梨笑笑,不在意,“若真是磨成了老姑娘还等不到你喜欢我,我也不会再缠着你。”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你就会乖乖嫁人了?”

  “是啊,如果你一直不喜欢我,嫁谁都一样,我不如挑一个听话的夫君嫁了。”吴妤梨洒脱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等不到他请她喝酒,她自己给自己倒茶喝,“你放心吧,我吴纾梨一向不会随便纠缠人。你没有中意的女子,也没有婚配,我这才敢追你,否则我也不会招惹你,我可不想与别的女子共侍一夫。”

  赵钦仰头大笑,发丝散在肩上,与身上的富贵花形成鲜艳的对比,“难为你还知道找一个听话的夫君。”

  “哼,找不到喜欢的已经很惨,还不听我的话,那我不是惨了?这亏我可不喜欢吃。”吴纾梨皱了皱秀丽的娥眉。

  这样性子的女子当真是少见,只是最后她是否能做到她自己所说的这样潇洒?赵钦对她一笑,“本王拭目以待。”

  她瞬间忘了喝茶,两眼直盯着他瞧,拼命点头,“九王爷,你可得多笑一笑,当真是好看。”扑通,外面似乎有人在楼梯上摔倒了。

  赵钦淡淡瞥了一眼外面,“你可得多说些好笑的,这不,本王的属下都被你逗笑了。”吴纾梨并不喜欢他说话的方式,小脸板正,“九王爷,我说的是实话。” “呵呵。”他轻笑不语。

  吴纾梨微微叹气,奇了怪了,京城的人怎么都这样的性格,她说的大实话为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平时她装腔作势的话反倒让不少人信服,“你是我见过最俊的男子了。”她不得不努力说服他。

  “嗯。”

  “不笑也好看。”

  “嗯。”

  “笑了更好看。”

  “嗯。”

  “还有你的……”

  “吴小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