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赵钦握了握拳,当年西北吴家曾经立下一个大功,皇上正愁着西北吴家不提要求,若是吴家老祖宗提了这个要求,只怕皇上不仅开心地解决了心中所忧,更恨不得将他打包送给吴纾梨了,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你在威胁我?”

  “你们京城的人真奇怪,我说实话你不相信,我都说了,我自己会追你。”吴纾梨语末,唇角扬起明亮的笑容,“你要等我追哦。”

  有一瞬间,赵钦觉得自己被一个麻烦的姑娘家缠上了,但是想到她说不托吴家老祖宗求皇上,那么他便没什么好怕的,他还不知道这京城除了两位至亲,他还会怕一个小姑娘。

  阴暗的黑眸微抬,赵钦慵懒地扫了一眼她,还是和当初见到时一样,她的笑容始终明媚,令他的眼禁不住地微微眯起,她的笑容太亮眼了,“本王不喜欢你的笑。”

  她却笑得更乐了,“你不喜欢,但你记住了。”

  赵钦额头的青筋狠狠地抽了一下,这个女人……

  “而且我开心啊,我开心自然要笑。”吴纾梨笑得更欢了。

  他没好气地说:“有什么好开心的!”

  “当然开心啊,我终于知道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婚配……”

  赵钦的脸色随着她的话一点一点地黑了,身后的沥青、乌木在心中大大地给梨儿姑娘竖了一个大拇指,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在赵钦的脸色如墨汁的同时,不远处发生一阵异动,紧接着便响起一声惊呼声,“啊!”

  本来笑盈盈的吴纾梨忽然敛起了笑容,猛地脚下生风地往那声音跑去。赵钦定定地看了一眼,抬起脚,却跟上了她的脚步,不远不近地追在她的身后。

  吴纾梨看到吴耀武掉进了水里,一旁几个贵公子在笑着,其中有两个会武功,她只看了一眼,手便往腰上一抽,一根白狐软鞭便腾空而起,看似细细的软鞭,却在湖面上狠狠地划开了一道痕迹,极快地扬起,又在水花落下前缠住吴耀武的腰,啪的一声,将吴耀武甩到了一旁的草地上。

  吴耀武不会游泳,这是吴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因为吴耀武小时候曾经落水过,极其怕水,虽然他的武艺不错,可一看到稍微有些深的水,他便两脚发软。

  掉进湖里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等他从白茫茫的阳光中抬起头,确定自己没有被淹死,身上传来被甩的疼痛时,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手持软鞭的姊姊。他低哑地开口,“姊姊……”

  “这几位公子,不知道我弟弟是怎么掉进了湖水里?”吴纾梨将软鞭放在手心里,眉眼微低,比低眉顺眼的大家闺秀多了一股不驯。

  其中一个贵公子笑着说:“原来这位姑娘是吴耀武的姊姊啊,吴家果然是厉害,不仅男人习武,连女人也这般的厉害。”

  “我弟弟是怎么掉进了湖水里?”吴纾梨低低地重复着,较之前多了一丝烦躁。

  “呵呵。”一个会武的贵公子冷笑,“一个玩笑罢了,他不小心自己掉进去的。”

  “哦……”她拉长了声音。

  “听说吴二郎的嫡女从小在西北长大,没想到比起京城的姑娘倒是不逊色。”另一个痞痞地说。

  “嗯嗯,虽然看着凶了一点,但是吧,很有味道……”

  这几个贵公子是京城有名的纨裤,吴纾梨并不认识他们,她似自言自语地说:“本姑娘不仅凶,是很凶……”

  她的声音很轻,只在她身后的赵钦听得仔细。他看她将手里的软鞭一下一下地击打着她的掌心,娇嫩的掌心在阳光之下格外的白皙。

  “若是不爽,就直接揍。”赵钦开口道。

  吴纾梨忽而朝他一笑,“这便听九王爷的!”

  赵钦被气笑了,他什么时候让她听他的,只不过是暗示她这些人的身分一般般,不需要顾忌,她倒是好啊,直接说是他的命令,那他让她滚远些,她为什么不滚远些?

  但赵钦却来不及说这些,下一刻,他的薄唇弯了起来,她是他见过使鞭子里的人中使得最好的一个,不论男女。

  细细长长的软鞭包含着看不见的威力,一下子将那几个纨裤全部扫入了湖里,他们要是想出来,吴纾梨手里的软鞭便轻轻地将他们推进去,巧妙地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但他们却被困在了湖水与她的软鞭之中。

  会武功的那两个人也只能泅水,根本没有余地反击。吴纾梨便心不在焉地一边甩着鞭子,一边跟赵钦说话,道:“九王爷,你既然是宴会的主角,为何不出现?要偷偷看小女子呢?”

  赵钦听到了沥青和乌木退得更远的脚步声,想必他们两人早已在心中笑翻天了。他面无表情地说:“本王没有偷看你。”

  “可我看到了呀。”

  “没有。”

  “可怎么正好被我看到了?”吴纾梨困惑不解。

  “你若是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赵钦反问,何况他也没盯着她看。

  “练武之人又不是用眼睛,是用五感啊。”吴纾梨说。

  “你的感觉错了。”

  “不可能。”

  沥青低声在乌木耳边嘀咕道:“九王爷是在跟梨儿姑娘吵架?”

  乌木横了他一眼,“似乎有这么一点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